第1255章 一掷千金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回不用贝特朗提醒,白果儿自动摁了免提,转换成法语:“我,白果儿。”

    电话彼端的曲一鸿静默了下,亦自动转换成法语:“看来,你遇上麻烦了。并且是大麻烦。”

    贝特朗在旁听得咧嘴一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果然不愧是集团老大。”

    碰到这么爽快的主,贝特朗直接将电话筒放耳边,亲自交谈。

    白果儿轻轻吁了口气,默默听着贝特朗说话。

    希望顺利吧……

    听到贝特朗的声音,曲一鸿略一沉吟,道:“什么事?说。”

    “爽快!我就喜欢抓重点的主。”隔着电磁波,贝特朗竖起大拇指,“既然如此,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我就直说了:拿五百万欧元来赎你弟弟。”

    “五百万欧元?”曲一鸿语气轻快,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怎么?”贝特朗语气挺冲,“你不会拿不出来吧?”

    “小意思。”曲一鸿淡淡一笑,“不过是五百万欧元而已。”

    “……”贝特朗被这轻蔑的语气给刺激到了,他倒吸一口气,有点下不了台。

    顿了顿,他口气一变:“不行,现在价格变了。最少一千万欧元。”

    “成交。”曲一鸿不假思索地道,“怎么交易?”

    被白果儿拖了半天的贝特朗,愣是适应了白果儿的慢节奏,忽然之间变成曲一鸿这样的快节奏,他跟不上了。

    曲一鸿语气淡淡:“一千万现金太扎眼,相信你不喜欢把事搞出大动静。”

    “当然。”贝特朗立即欣慰地称赞,“你确实是个聪明人。”

    “给我个帐户。”曲一鸿平静地道,“现在就告诉我。”

    贝特朗欣喜之余激动地问:“你的意思是,现在就能把款项打过来?”

    果然办事就要找老大,这效率让贝特朗欣喜若狂,激动得舌头都有点大了。

    曲一鸿道:“不能……”

    他话音未落,患得患失的贝特朗顿时咆哮起来:“你耍我吗?”

    “先生,请你注意时差。”比起贝特朗的急躁,曲一鸿格外冷静,“这笔款项太大,分公司没有这么多现金流,我必须动用我们总公司的基金。现在东方时间是凌晨五点,三个小时后银行才能开门。”

    “……”贝特朗被堵得无话可说。

    “不想要钱了吗?”曲一鸿淡淡地问,“还是不必这么急?”

    “要。”贝特朗怎会舍得放掉这条大鱼,赶紧道,“我马上找帐户给你。”

    他赶紧放下话筒,七手八脚地找银行卡。

    白果儿在旁默默坐下,静静地看着喜不自胜的贝特朗翻箱倒柜。

    一千万欧元,依时下汇率人民币就是上亿,曲一鸿这么干脆利落的一掷千金,白果儿说不惊讶是假的。

    什么时候,曲沉江在曲一鸿眼中这么值钱了……

    “找到了。”贝特朗欢欢喜喜地奔向电话机旁边,拿起话筒,“你记好……”

    刚要说帐户,他又警戒起来:“如果你报警,我可只能撕票。”

    “打算报警的人,会有我这么痛快?”曲一鸿平静地反问,“再有,我难道不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

    “不仅聪明,而且相当懂事。”贝特朗不吝赞赏,“行,那你听好——”

    报完帐户,贝特朗提醒:“记住,三个小时本帐户没到款,你就别想再见到你弟弟。”

    “可以。”曲一鸿冷静至极,“钱谈好了,现在我们该谈谈怎么‘收货’。”

    “只要收到钱,我自然会放人。”贝特朗道,“我求财,不图命。我会派人送他到你面前。”

    曲一鸿平静地:“我欣赏盗亦有盗。”

    “盗亦有盗。”贝特朗不解地看向白果儿。

    白果儿给贝特朗解释了四个字的含义。

    “盗亦有盗好。”贝特朗顿时开怀大笑,“非常喜欢和你做生意。”

    “合作愉快。”曲一鸿心情似乎也不差, “不过,我必须得确保他们完整无缺。否则你有命拿钱,没命用钱。”

    曲一鸿的声音平淡无奇,似乎没什么杀伤力,可贝特朗听得头皮发麻。

    “好。”贝特朗承诺,“他们会完整无缺。”

    白果儿瞄瞄旁边蠢蠢欲动的粗汉,总算轻轻松了口气。

    随之她唇畔掠过个讽刺的笑容——想不到她会有这么一天,会为曲一鸿的一掷千金而感激在心。

    贝特朗终于结束通话,心情甚好地吩咐:“送白小姐回去照顾曲沉江。”

    那粗汉一脸不甘地瞪着白果儿。

    “请贝特朗先生送我回房吧。”白果儿轻声道,“我比较相信你的人品。”

    “好。”贝特朗痛快答应,并吩咐,“来人,去给曲少配‘高级营养品’,这几天都把我们曲少给亏了,今天让我们的财神爷好好过把瘾……”

    贝特朗居然还算君子,真的亲自送白果儿回了房。

    一回房间,白果儿手脚利落地拴好门,立即软软地倒了下去。

    “果儿怎么了?”毒隐过去的曲沉江,现在看上去略微像个正常人,跌跌撞撞地过来了。

    他毫无形象地蹲下来,双手捧起白果儿的脸。

    原本极其注意形象,时刻流露风情万种的美丽女子,此时发丝零乱,看上去失魂落魄,茫然无措。

    曲沉江急切地问:“他们没为难你吧?”

    白果儿默默瞅着急切不安的曲沉江,好一会都静默无声。

    这样安静的白果儿,绝对离那个爱臭美高调的白果儿不沾边,曲沉江慌了:“果儿,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

    见白果儿仍然不肯说话,曲沉江倏地起身:“我去找他们拼了。”

    他反手去拉拴。

    “我没事。”白果儿终于说话了,声音低低的,“我就是好累。”

    “怎么了?”曲沉江复又蹲下,双手忙忙地将她搂入怀中,“有我在,他们谁也别想欺负你。”

    “那……”白果儿静静地看着曲沉江,“如果他们欺负我了呢?”

    曲沉江目露凶光:“那就谁也别想活!”

    白果儿泪光一闪,笑了:“别紧张,我只是逗你玩的。”

    “……”曲沉江明显松了口气。“别担心。”白果儿轻轻抚上曲沉江瘦削的脸,凝着他深陷的眼窝,低喃着,“我们很快就能恢复自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