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这个男人不好应付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果儿呆呆地站着,脸对着电话机,眼睛里没有焦距。

    她就保持着那个僵硬的姿势,半晌没回过神。

    “啪”的一声,一个重重的巴掌落上桌子,震得电话机都跳了一跳。

    “居然敢糊弄我!”贝特朗气势汹汹地逼视着白果儿,“人家压根就不想和你通电话,你果然不想活了。”

    白果儿恍若未闻,面色不动,眼睛不眨,陷入某种无我的境界。

    这更激怒了贝特朗,恼怒地朝外面一招手:“人呢?给我进来。”

    那法国粗汉正在外面等着,闻言心里一喜,立即出现在门口:“老大有什么吩咐。”

    “立即送她去谈价。”贝特朗懊恼非常,“一分钟都不要担搁。”

    “好的老大。”那粗汉子闻言忍不住欣喜地进来。

    哈哈这东方美女折腾来折腾去,最后他还是能光明正大地占便宜。

    太好了哈哈……

    手腕被那人箍紧,白果儿才有如大梦初醒。

    她似乎没感觉到疼痛,眼睛只看着贝特朗,喃喃着:“你相信爱情吗?”

    “爱情?”贝特朗一愣。

    这个马上等着肉偿的东方美女,居然问他相不相信爱情?

    太扯了!

    “哈哈——”贝特朗哈哈大笑,“你问我相不相信爱情?太好笑了。”

    白果儿没有笑,只是默默瞅着贝特朗,渐渐的,眼眶红了。

    “你们男人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样子?”她固执地问贝特朗,直接无视想拽着自己离开的粗汉。

    贝特朗摸摸满是络腮胡子的下巴,半笑不笑:“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也不关心,我们比较关心享受。”

    白果儿怔怔地看着某个方向:“这么说,你们男人压根就没有爱情。”

    “不。”贝特朗笑了,指指曲沉江所在房间的方向,“那个曲家富少爱你,你应该问问他,爱情到底是什么。”

    白果儿竟真顺着贝特朗的手指,看向外面。

    “他爱你。”贝特朗说,“我猜就是这样,你应该比我们清楚。”

    白果儿喃喃着,似乎含糊地说着什么,可惜模模糊糊地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好了,现在送你去好地方,那地方多的是爱情。”贝特朗揶揄着,“每天都会有新的男人爱上你。”

    白果儿听着脸色不变,看上去心思毫无波动。

    “快点走。”法国男子没了耐心,推着白果儿往外走,“我们忙得很,没时间陪你聊天。”

    白果儿踉跄了下,慢半拍地抓住桌沿。

    “你们不就是要钱吗?”她轻声说,“想尽快得钱的话,就再给我点时间。”

    那法国粗汉立即急了:“还罗嗦什么,大家都忙呢。”

    生怕再生变,他大力推着白果儿的身子:“再罗嗦就别怕我对你不客气了。”

    白果儿看上去有些神不守舍,眼睛里满满都是茫然,似乎虚弱得连路都走不稳。

    她完全没有做任何反抗,被那男子推着一步步往外走。

    “等等——”贝特朗忽然扬高声音,“回来!”

    有预感到嘴的鸭子又要飞了,那男子赶紧道:“老大,别担搁时间了。”

    “不。”贝特朗捏着下巴,深思地凝着白果儿的背影,“她说得对,我们要的就是钱,而且必须尽快……”

    那男子急了:“老大,这女人溜得很,你可不能上她的当。”

    贝特朗摇摇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魂不守舍的白果儿:“真要捞了这一笔,我们可以收手了。”

    那粗汉虽然心中极其不甘,依然不得不推着白果儿回到贝特朗面前。

    贝特朗站起身来,绕着白果儿走了一圈,才停下脚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吧,还有什么办法?”

    “我刚刚找错人了。”白果儿垂着眸子,声音有些沙哑,“我现在给你找一个出得起,也愿意为曲沉江出五百万欧元的人。我相信,他会很快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

    “哦?”贝特朗犹疑地瞄了眼白果儿,“你确定?”

    白果儿面无表情地抬头,扫了眼贝特朗,轻声道:“如果他不给你答复,我随你怎么处置。”

    “这话痛快!”贝特朗顿时眉开眼笑地用力一击掌,“早这么痛快,我一定待你如上宾。瞧,我们白白浪费三天好光阴,也让曲沉江白白受了三天折磨。”

    白果儿不再多言,她默默拿过纸和笔,将电话号码写好,推到贝特朗面前。

    贝特朗没有立即拨通电话,研究的目光落上白果儿的眼睛。

    读出贝特朗眼中的疑问,白果儿轻声道:“这人是曲一鸿。”

    见贝特朗仍然不解,白果儿只得接着解释:“他是太煌集团的大老板,曲沉江的哥哥。”

    “曲一鸿?”贝特朗咀嚼着名字发音,“我听着怎么耳熟?”

    一脸不耐烦的粗汉在旁没好气地提醒:“老大忘了,曲沉江上次给我们下的单,目标就是这个名字的发音。”

    “对,我记起来了。”贝特朗重重一拍桌子,激动地起身,“对,就是他。”

    白果儿默然不语,这件事她不清楚。

    “原来就是他哥哥。”贝特朗恍然大悟,“好玩,太好玩了!他原来想要他哥哥的命……”

    贝特朗的声音戛然而止,瞪着白果儿:“他都要他哥的命,他哥还会救他?”

    白果儿听得心头一寒。

    定定神,她只能装平静,半猜半估:“他哥哥不知道他干了这事。”

    “这倒有点道理。”贝特朗深思地点点头,“当时出面的都是我们的人。不过,这个男人可不好应付。他当初在我们的地盘上,居然能毫发无损地成功离开,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白果儿平静地看着贝特朗:“难道你怕和他交上手?”

    “我们查了,他身边有国际刑警。”贝特朗有些为难,“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他现在已经在法国。”白果儿道,“没有带任何帮手。你如果想要钱,这是最好的机会。”

    “真的?”贝特朗眼睛一亮。

    白果儿缓缓点头:“而且,他正急着要找曲沉江。”

    “太好了!”贝特朗兴奋地一拍大腿。

    二话不说,他笑盈盈地开始拨电话。电话通了,果然是曲一鸿的声音:“哪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