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 五百万欧元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贝特朗满意地看着匍匐在脚边的白果儿:“果然是正宗的东方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想着刚刚经历过的风险,白果儿不寒而栗,哼都不敢哼一声。

    她现在只想痛哭一场。

    她在法国任职一年,多少熟悉这边一些事。她心里明白得很,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混帐若真把她送去风月场,绝对会让她沉寂于巴黎的花花世界,而且永远无法脱身。

    她要留着自由身回去找曲白,她绝壁不会为曲沉江付出一丁点,更不能毁掉自己。

    “头,她在骗你呢!”欲求不满的粗汉在旁点火浇油,“她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而已。”

    就差一点,他就能好好享受这个妩媚的东方美人了。

    他现在心里很不爽,特别不爽……

    生怕贝特朗信了这混帐的话,白果儿赶紧喊:“真的有人付这笔钱。相信我,一个电话就可以了。”

    “打给谁?”贝特朗略弯腰,心情大好地勾起白果儿的下巴,“咱先研究下,这个电话值不值得打出去。”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小巧的下巴被面前那只脏手给捏住,白果儿只想作呕。

    然而她不但不能呕出来,还得装作欢喜。

    “能。”白果儿保证,“一定能。”

    “谁?”贝特朗沉声问。

    果儿闭了下眼睛,咬着牙,呆呆地吐出一个名字:“曲白。”

    白果儿心头微颤——曲白对不起,我不想拉你下水,可是现在只能求你了。

    “曲白?”贝特朗皱眉瞪着白果儿,“他是谁?”

    “曲沉江的一个弟弟。”白果儿喃喃着。

    “为什么不早说?”贝特朗声音一沉,凶形毕露,“浪费我们这么多时间!”

    “对……对不起。”白果儿吓得身子一缩,“他们兄弟感情不好,他未必肯救。”

    “未必肯救?你想玩我?”贝特朗凶巴巴地质问。

    “没有。”白果儿赶紧急急解释 ,“我……我现在是说我自己需要钱,我相信他会雪中送炭。”

    贝特朗闻言,顿时眉开眼笑:“早说嘛!”

    他笑容满面地对着白果儿招招手:“起来,把电话号码告诉我,我替你拨过去。”

    他使了个眼色,让那余怒未消的法国汉子暂时回避。

    “哼!”法国汉子哼了声,只得听命。

    他走出门外时,还心有不甘地回头看了白果儿一眼——这个女人今天侥幸逃出他的手,总有一天会落入他手里。

    见法国汉子离开,白果儿这才惊魂未定地扶住旁边的椅子,用尽一身力气,颤抖着爬了起来。

    “别怕。”贝特朗笑容满面地道,“我们只要钱,对人命不感兴趣。”

    在越南受苦受累,身体完全熬不住。可是拿刚刚的心理压力一比,白果儿觉得越南那些累完全不算什么。

    活在恐惧中才更要命。

    “来,把名字和电话号码写在这里。”贝特朗耐心地递给白果儿纸和笔。

    白果儿不敢怠慢,赶紧接过笔,低头写好交给他。

    瞅着眼看着字条好一会,贝特朗瞥了白果儿一眼,语带威胁:“最好别耍我们。”

    “我没有。”白果儿惊慌地道。

    贝特朗这才笑容满面地开始拨电话。

    白果儿眼巴巴地看着贝特朗的动作,又开始心慌意乱。

    真要算来,她离开曲白不是太久,他一定还记得她对他的好,会感恩她冒着风险助他挤进太煌董事会。

    曲白一定会救她,一定会……

    “通了。”贝特朗捂住话筒,盯着白果儿,“用法语说,别在我眼皮底下耍花招。你可没有下次机会了。”

    “我知道。”白果儿咬牙去拿话筒。

    孰料贝特朗虚晃一招,话筒反而被他挪得更远。

    在白果儿不解的目光中,贝特朗直接摁了免提,这样来往通话他都能听到。

    贝特朗做了个手势,示意可以通话了。

    瞬间,曲白温润如水的声音传来:“哪位?”

    “不许用中文。”贝特朗狠狠一瞪白果儿,“让他说法文。”

    白果儿只得点头,用法文低低道:“曲白,是我。”

    “果儿?”果然,曲白第一时间就听出是白果儿的声音,他焦灼地用法文问,“果儿你在哪?”

    听到这温柔的慰问声,白果儿顿时崩溃了。

    她鼻子一酸,泪珠奔腾。

    这段时间的磨难和委屈瞬间全涌上心头,她的泪水怎么也刹不住。

    “给我好好说话。”贝特朗伸手捂住电话机进声口,凶神恶煞地命令,“和他要钱,让他直接转账。”

    白果儿拼命抹眼泪,好不容易才冷静些。

    贝特朗这才放开电话机。

    “快说你在哪。”曲白焦灼不安,“怎么哭了?”

    “我在法国。”白果儿哽咽着,“我来法国好久了。”

    “怎么又跑法国去了。”曲白自言自语,随后扬高声音,“跑法国去也没必要哭,想回来就回来。你妈昨天还碰到我,问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爸妈很担心你……”

    曲白话音未落,白果儿眼眶又是一红,泪珠再度滚落。

    “我现在才知道。”她抽噎着,“才知道爸妈对我有多好,我在他们身边有多幸福。”

    “别哭了。”曲白语气又软了些,“快回来。”

    “我……”白果儿欲言又止,惊恐地看了眼旁边恶狠狠瞪着自己的贝特朗。

    “是不是缺路费?”曲白猜测着,“我让你爸妈打钱给你,我打给你也可以……”

    “你真的可以给钱我吗?”白果儿心中一喜。

    看曲白这态度,有希望了。

    曲白随口问:“我给你。要多少?”

    “要多少你都会给我吗?”白果儿小心地追问,“我……我要的数目有点大。”

    曲白顿了顿:“五万?十万?说吧,要多少我给你。”

    白果儿语速慢如蜗牛:“曲大哥,不是五万十万,还要再多点儿……”

    深呼吸,她低低地补充:“曲大哥,我要五百万……欧元。”

    “什么?”曲白惊骇至极,“你疯了吗?还是拿我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白果儿绝望地道,“如果没有五百万,我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曲白听着,静默好久。“我挪不了五百万欧元。”他轻声道,“除非我不想在太煌干了……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