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 来,掐死我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果儿面色一白。

    捕捉到贝特朗黑瞳间闪过的凶光,白果儿心头一慌:“贝特朗先生,求你让我离开,我必须得自己才能筹到钱。”

    “骗鬼呢!”贝特朗恶狠狠地瞪着白果儿,“他是太煌集团曲家的子孙,一个电话就可以。”

    他不再理会苦苦哀求的白果儿,转身走了。

    求不了贝特朗,白果儿只得转而求他手下,刚刚和她聊过天的黑衣男子:“求求你……”

    白果儿话音未落,那黑衣男子笑了,用法语调侃她:“白小姐,我确实被你迷住了,不过兄弟们都要消费。所以,只好不客气了。”

    黑衣男子朝旁边做了个手势,立即过来两个五大三粗的男子。

    “求求你们——”白果儿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求救的机会。

    “别喊了!再喊就收拾了你!”来人恶狠狠地道。

    “……”白果儿惊惧地闭上嘴,再也不敢吭声。

    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面对面前金刚一般的巨人,压根不敢起反抗之想。

    早知道会遇上这些野蛮人,她当初应该听童瞳的话,学几招防身术,也许还有逃跑的机会。

    然而现在后悔也迟了……

    “给我老实一点!”两个巨人一人捉住白果儿一只手臂,拖着白果儿往回走。

    白果儿心里叫苦连天。可是为了少受苦,不得不配合两个野蛮人,主动走回曲沉江那个房间。

    “白小姐,委屈你了。”黑衣男子跟上来。

    白果儿心惊胆战地别开脸。

    黑衣男子继续道:“如果有想到筹钱的办法,就和我说一声,我会陪着你打电话。”

    “……”白果儿咬咬牙——她现在真没法筹钱了。

    “当然,如果想不到筹钱的办法,那就麻烦了。”黑衣男子色迷迷地打量白果儿浑身上下,“白小姐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白果儿下意识护住胸口,远离黑衣男子。

    她不发一声地开了锁,推开门。

    “果儿——”里面响起曲沉江欣喜若狂的声音,“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话音未落,一双手臂紧紧捉住白果儿的双肩,随之紧紧搂住。

    白果儿默默腾出一只手,打开窗户。

    室内顿时天色大亮。

    白果儿嫌恶地推着曲沉江的手:“放开我!”

    她只是想折腾他,毁掉他,结果不知不觉把自己也陷在这里,这不是她原本的计划。

    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完整地离开这里……

    。

    法国太煌分公司办公室。

    曲一鸿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法国男子,曲一鹏侧在旁边喝咖啡。

    “曲董,实在对不起。”法国职员垂着头,不安地看着地板,“白小姐似乎知道有人跟踪她,换了几种交通方式。她下地铁时速度太快,我来不及出去……”

    “意思就是跟丢了?”曲一鸿语气淡淡。

    “……是。”那职员一脸自责,“早知道白小姐这么聪明,我应该多派两个人跟踪。”

    “多派两个就有用了?”曲一鹏放下咖啡杯。

    职员脸一红:“人多一点总会好一点。”

    曲一鸿将纸笔推过去一点:“把白果儿最后消失的地点写到这里。”

    “好的。”见自家老板居然没发火,那职员有如捡到个大便宜,赶紧上前写好。

    两只指尖轻轻挑起纸条,曲一鸿眯眼瞄了瞄,做了个手势,示意职员可以离开了。

    职员松了口气:“曲董如果还有别的事,都可以随时找我来问。”

    话虽如此,职员却赶紧慌慌张张地退出,生怕再被曲一鸿叫住似的,飞快走了。

    曲一鹏瞥了眼地址:“这是巴黎地铁枢纽地段,在这里可以通往四面八方。这个地址压根没有参考价值。”

    曲一鸿颔首,摁上免提。

    不一会,从电话彼端传来声音:“二少,飞车党的驻扎地应该不在巴黎。具体在哪,还需要再打听。”

    “加快速度。”曲一鸿语气严厉,“我不希望在我们找到他们之前,就先被飞车党的人给废了。”

    “收到。二少,我现在就让人去继续打探。”

    曲一鸿摁掉通话。

    “白果儿为什么要这么做?”曲一鹏不解。

    “说来话长。”曲一鸿淡淡道,“反正找到她,就能找到曲沉江。”

    “你很懊恼。”曲一鹏凝着弟弟,“你在后悔没在她身上留个跟踪器?”

    曲一鸿起身,凝望窗外穹空:“找到白果儿和飞车党都不会是大问题。我只是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曲一鹏问。

    曲一鸿沉声道:“希望我们在找到他们之前,白果儿没要曲沉江的命。”

    。

    白果儿已经在这个气味难闻的屋子里停留三天,她快窒息了。

    一分一秒都是那么难熬,崩溃的不止白果儿一个人,生不如死的还有曲沉江。

    “果儿。”一只手掌摸索着探到白果儿的足踝,“给我一点,我要死了……”

    “我也没有。”白果儿嫌恶地拍开曲沉江的手,“不要烦我了。”

    然而曲沉江的手刚刚挪开,又再度缠上白果儿:“果儿,我真的要死了。”

    白果儿倏地别开脸,看着窗外。

    一切原本都按着她的计划走,她马上就要毁掉曲沉江,离要他的命不久了。

    可是那个该死的贝特朗打乱了她的步骤。

    “果儿。”曲沉江的声音痛苦不堪,“你……你杀了我吧。”

    白果儿倏地扭过头,惊恐地瞪着曲沉江。

    她是准备要他的命,但白果儿完全没想到,有一天会是曲沉江求着她要他的命。

    “你掐死我好了。”曲沉江颤抖着抓过白果儿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来,掐死我。”

    白果儿愣愣地看着曲沉江,手一抖。

    “快。”曲沉江求着,“果儿,我难受,你掐死我就解脱了。”

    “不。”白果儿倏地抽回双手,往后退上几步,神色复杂地瞪着曲沉江。

    曲沉江向她爬过去。

    这当儿,门忽然开了,外面响起声音:“白小姐,老大找你。”

    不容分说,外面走来个五大三粗的法国人,逮着白果儿就走出去。

    他将白果儿送到一个房间。

    那里,贝特朗正悠闲地坐在一个转椅中,背对着她。

    “放我们走。”白果儿恼怒地看着贝特朗的背影,“你关着我,我怎么能筹钱?”

    “不必解释这么多。”贝特朗缓缓转过身来,“一是还钱,一是肉偿。”贝特朗加重语气:“二选一,我现在就要答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