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情圣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49章

    屋子里有些暗,散发出浑浊的气息,令人有窒息之感。

    白果儿从光线明亮的外面进去,一时适应不了光线,不得不揉两把眼睛:“你在哪?”

    话音未落,白果儿左边三十度的方向扑过来一个颀来的身影:“果儿,我在这。”

    “哎哟!”白果儿惊呼一声,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让。

    扑过去的曲沉江落了空,一个趔趄没站稳,身子像座小山般往旁边塌陷。

    快要塌陷之际,白果儿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吼:“别——”

    只见原本因失重要摔落地板上的曲沉江,正平衡好姿势挂在白果儿身上。

    曲沉江那庞大的体重让白果儿摇摇晃晃,似乎随时要摔倒。

    “呵呵。”外面传来法国人的笑声,“每次一见面都这么激情,让兄弟们都心痒痒啊!”

    闻言,白果儿立即噤声。

    拼尽全身力气,白果儿总算将曲沉江扶着坐好。

    “就不能开窗吗?”白果儿皱眉抱怨着,顺手一推窗户。

    顿时洒落一室阳光,曲沉江整个人亦暴露在充足的光线中。

    只一眼,白果儿便暗暗倒吸一口气,心中浮现惊惧之色。

    这一回她只隔了三天就过来看他了,可是曲沉江这三天的变化,足以让白果儿差点没认出他来。

    一头浓密的头发又长又乱,眼窝深深地陷下去,脸色苍白得吓人。

    唯一令人觉得正常的,是那双格外有神的眼睛,正期盼地凝着白果儿。

    “你……你……”白果儿结结巴巴地问,“你现在觉得怎样?”

    曲沉江似乎适应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强光,双手捂住眼睛好一会,才松开手,眯眼打量白果儿。

    “很快活。”他喃喃着,一只大掌却急切地抓住白果儿的手,“果儿,你果然才是我的救星,让我这么快活。这么多年了,你是让我唯一能这么快活的人。”

    白果儿悄悄松了口气。

    她忍着夺门而逃的冲动,手慢慢抓住曲沉江的手腕,试图将他的手挪开。

    可惜她刚有这个意向,曲沉江已经再度抓紧她的手,而且抓得更紧。

    “我眼光果然不错。”比起以前,曲沉江絮叨了不少,“果儿,只有你顾念我的心情。”

    白果儿小心翼翼地道:“我们该走了。”

    “走?”曲沉江大吃一惊,“果儿,这里很好,很快活,我为什么要走?”

    白果儿别开脸,懊恼的同时却露出淡淡笑意。

    不错,这就是她要的效果。

    在她一手调较下,曲沉江果然正朝她布置的路上走,迟早死无葬身之地。

    她似乎已经能看到他的未来了……

    “要走的。”白果儿压低声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不能再住这里了。”

    “为什么?”曲沉江顿时眼睛充血,“不,我就要住这里。我喜欢这里,果儿,你也留在这里,我们一起快活。”

    曲沉江二话不说,伸出双臂,死死将白果儿搂进怀里:“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放开我。”白果儿呼吸困难,“你这样会让我窒息的。”

    她话音未落,曲沉江立即松开她,慌慌张张地道:“对不起,果儿,我不是有意的。”

    白果儿抓紧机会,找了个空档从曲沉江铁箍一样的手臂中滑出身子。

    她悄悄长吁一口气,心有余悸:“如果你爱我,以后不能这样对我,会要我的命。”

    “好好好。”曲沉江忙忙地应承,双手慌慌张张地捧起白果儿美丽依旧的脸,“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疼你都疼不过来,绝对不会要我的命。”

    白果儿后退一步,冷笑一声:“乔爱晴以前也是你最爱的女人,你还不是要了他的命。”

    “她……”曲沉江的脸扭曲了,似乎在承受莫大的痛苦,“她是自找的。她就是自找的。”

    曲沉江此刻的面容实在有些恐怖,白果儿警戒地后退两步。

    “她只是比较爱你而已。”白果儿试探着,“我看她只是太爱你了,而你害死了她。”

    “没有,我没有。”曲沉江声音变了调,“我没有想害死她。她本来可以不死的,偏偏回来送死。”

    “她可以不死。”白果儿轻声道。

    曲沉江语气颓丧:“如果她不死,我就得死。”

    “为什么?”白果儿惊讶地凝着曲沉江,“她可不像童瞳那样会拳头,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伤害不了你。”

    “你什么也不知道。”曲沉江急促地捂紧双脸,“再弱的女子,也能要人命。”

    原本不可一世的曲沉江,忽然脆弱如葱苗,似乎随时可能崩溃。

    “晴晴。”曲沉江细微的声音从指缝间挤出来,“晴晴,对不起……”

    白果儿不解地凝着曲沉江——原来这个花从浪子,也有真情流露的时刻。

    原来乔爱晴在他心目中并非什么也不是,他真心爱过乔爱晴。

    白果儿干巴巴地猜测:“我知道了,你以前很爱乔爱晴。可是老太太对她下了狠手,你们不得不分开。乔爱晴离开你之后,你就开始逃避感情,变成大家眼中的花从浪子。是不是这样?”

    曲沉江浑身一震。

    他缓缓松开手,怔怔地看着面前神情淡定的白果儿,恍若梦中。

    “看来我猜对了。”白果儿轻声道,“原来你才是曲家真正的情圣,比曲一鸿还痴情。”

    面对曲沉江,白果儿能心狠到极致。

    可是此时此刻,她心里还是为曲沉江发酸。

    曲沉江忽然别开目光,粗声粗气地道:“别胡说八道,我现在最爱的是你。”

    “也许吧。”白果儿淡淡一笑,看向窗外,“我们走吧。”

    曲沉江没动,瞄瞄旁边的地板——那是一地的针头。

    “我们没钱了。”白果儿瞄一眼曲沉江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孔,“我现在供不起你的高消费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曲沉江面色渐渐起了变化。“别看了,快走吧。”白果儿略显焦灼,“我们还欠他们好多钱,再不赶紧离开,说不定他们改变主意,就不许我们离开这里。你要知道,他们就是红灯区那种杀人不眨眼的货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