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你就是我的生命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以为,你有谈判的筹码吗?”曲一鸿漫不经心地扫过白果儿。

    “呵呵。”白果儿干笑两声。

    她那神情,就是认定自己有谈判筹码。

    开玩笑,堂堂太煌boss新年期间不远万里迢迢赶过来,肯定是相当重要的事。

    她此时不抓紧机会,更待何时?

    她要的不多,仅仅一个曲白而已。

    白果儿心中有数,只要曲一鸿愿意,自然能让曲白对她留心。

    “我既然能第一时间找到你,自然一直有掌握你的行踪。”曲一鸿语气淡淡,“自然知道你最近的交际圈子。”

    “什么?”白果儿倏地一惊,扭头看向曲一鸿,瞬间紧张起来,“你都知道什么?”

    原本淡定的白果儿,不知不觉手握成拳,眼神亦隐隐流露惊惧。

    “我全都知道。“曲一鸿无声地瞄瞄她,“还是不愿意说?”

    “我……我考虑一下。”白果儿惊惧地看着曲一鸿,脑海里飞快想着。

    这件事儿玩大了……

    “就算你不说,我一样能找到曲沉江,不过是希望能缩短这个过程。”曲一鸿心平气和地道,“你能考虑的时间并不多。白果儿,我不反对你对曲沉江做的那些混帐事,但是最好别惹恼我。”

    “……”白果儿皱眉不语,大脑里天人交战。

    抬起手腕瞄瞄时间,曲一鸿转身往外走去:“再给你一天时间。一天之后,就别找我了。但是如果有朝一日你要找我救你回去,也休想找我。”

    “等等——”白果儿忽然飞奔而出,瞪着曲一鸿的背影,“我和曲沉江的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缓缓留给白果儿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曲一鸿一言不发地走了。

    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却一声一声全敲在白果儿心头……

    出了楼房,曲一鹏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情况怎样?”

    “还行。”曲一鸿大步走向法国分公司派给两人的轿车,“这个女人没那么快把曲沉江交出来。”

    “哦?”曲一鹏愕然,“原来曲沉江也有对他忠心的女人。”

    曲一鸿脚步微微一顿,淡淡道:“不,是因为她想亲手要了曲沉江的命。”

    曲一鹏不解地“哦”了声,语气间透着丝惊奇。

    曲一鸿挑挑眉:“她刚刚的态度告诉我:只要曲沉江还活着,她不会交给我们。”

    “那这事就麻烦了。”曲一鹏沉吟着,“我们不可能花太多时间给她在这里耗。我们能不能用别的办法找人?”

    曲一鸿终是停下脚步,原地深思数秒,道:“先给她一天时间。”

    曲一鹏沉吟不语,眉宇拧成深深的“川”字。

    想当然,曲大少不是太明白,为什么非得从白果儿这里要人。

    “据战青得到的线索,曲沉江现在隐在飞车党那一群人里面。”曲一鸿淡淡道,“强龙难压地头蛇,我们能不硬拼就不要硬拼,毕竟这是巴黎。”

    “这么说,还真只能从白果儿手中要人。”曲一鹏摇摇头。

    问题是,真能从白果儿手中要到人么?

    曲一鸿拉开车门,上了车:“即然从她手里要不到,派人跟踪她也就可以了。我相信她会识相,否则……”

    曲一鸿星眸掠过若有若无的笑容。

    “她有把柄在你手里。”曲一鹏黑瞳一亮,凝着曲一鸿,“这一年时间,老二你确实变强大了。”

    淡淡一笑,曲一鸿心平气和地道:“不。”

    曲一鹏面含疑问:“难道你不承认自己的变化?”

    曲一鸿缓缓看向车外:“自从知道婷婷的身世,我从来就没有强大过……”

    。

    破旧的楼房静悄悄。

    直到一楼大门传来重重的关门声,白果儿才如大梦初醒,颓然跌倒在地板上。

    她还真没想到,隔着万里之遥,她在这边的一举一动,居然都逃不过曲一鸿的眼睛。

    这也就是说,曲一鸿若想让她万劫不复,那不过是伸伸手指头的事。

    这太危险了,她的未来当真如临深渊。

    白果儿被吓出一身冷汗。

    直到此刻,白果儿自然心知肚明,她能出现在巴黎找到曲沉江,一切都是曲一鸿安排的。

    白果儿不明白的是,曲一鸿对曲沉江是多大的恨,才故意给她机会,让她掌握曲沉江的生死……

    缓缓来到窗前,正巧看到曲一鸿等两人上车,她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目送那辆车载着曲一鸿消失在视野里,白果儿这才手脚利落地拿起包包,飞快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果儿?”电话彼端传来欣喜的声音,“你快过来,我需要你。”

    “真的吗?”白果儿淡淡地笑了,“沉江,你现在不是需要我,而是……”

    “果儿,我一直就需要你。”曲沉江的声音急促而迫切,“不管何时何地,你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是么?”白果儿洋洋一笑,“沉江,你这话说得太煽情了,我差点就相信了。”

    “我说的句句是实话。”曲沉江急急地说,似要发誓。

    白果儿眸间掠过一抹狠厉:“那个滔滔的亲妈,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吧?”

    “她?”曲沉江语气诧异,顿了顿,他哈哈大笑,“她算什么。果儿,你这醋吃得真是莫名其妙。你就算吃谁的醋,也轮不到吃她的醋,这太不可思议了。”

    白果儿轻声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最爱的人是谁?”

    “你。”曲沉江不假思索地说,“你就是我的生命,我在世上唯一想珍惜的人。”

    “呵呵。”白果儿闻言应声干笑两声,“我相信你。”

    曲沉江似乎松了口气:“那就好。”

    然而不知怎么的,他的呼吸声却沉重起来,

    “我还想知道一件事。”白果儿似乎没听到曲沉江有异的呼吸声,“你最恨的是谁?”

    曲沉江这回没有立即回答她。

    “我知道你不敢说,因为你恨的是曲一鸿。”白果儿低低地笑了,“你恨他,却样样比不过他,拿他没半点办法……”

    “不。”曲沉江忽然间离奇愤怒,喘息地吼出,“曲一鸿算老几,我需要恨他?”

    “哦?”白果儿压根不信。曲沉江愤怒了:“我最恨的是龙玫华,那个毁掉一切的老女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