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欠一个说法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童瞳在旁看着,听着,不知不觉脸色含春。

    即使面前一切都是假象,即使曲一鸿全凭演技,她心里亦是畅快无比。

    最起码,不得不说,她运气真的好到爆,遇上这么睿智通达的婆婆大人和小姑子。

    童瞳自个儿都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就给妈泡毛尖吧。”曲一雪在旁笑嘻嘻地道,“帮我也泡一杯。”

    “一雪你真是故意想气死姨。”林盼雪似笑非笑地抱怨,“不说让瞳瞳给我泡茶,只顾着自己,我白疼你了。”

    林盼雪话音未落,曲一雪爽朗大笑:“姨你这是吃醋啊。”

    这一笑,凝固的气氛又渐渐活跃起来,一个个似乎忘记了方紫心的存在。

    方紫心完全没料到,她爆出这么强劲的料,结果大家的反应这么冷淡,简直太出乎她的意料,一时哑口无言。

    深呼吸,童瞳绽开浅浅笑容,离开曲一鸿身边:“妈和阿姨稍等。”

    她走向厨房和餐厅方向。

    最近几个月事儿多得很,她泡茶的机会并不多,差不多都忘了手法。

    不过今天这几杯茶无论如何要泡出高水平。

    就凭曲老太太对她使的那点坏心眼,没在林君华身上起作用,婆婆大人就值得她泡上无数杯好茶。

    客厅里,曲一鸿直接走向二楼。

    其余几人落坐,视线却都投向童瞳的背影。

    “真难为瞳瞳了。”林盼雪情不自禁地道,“被老太太揉来揉去,她还能保持阳光。”

    林盼雪静静颔首。

    曲一雪好笑地摇摇头:“奶奶她老人家还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这话立即让大家都静默了,不约而同想起刚刚足球场时的画面。

    “由她吧。”林君华轻声道,“她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老太太再折腾也折腾不了多久。”林盼雪柔声道,“林姐保持好心情最重要。”

    曲一雪窝到林君华身边:“本来真轮不着我们晚辈说,可是奶奶真是越来越没下限。她到底想干啥呢?”

    林君华伸手拍了拍女儿的肩头,没有说话。

    林盼雪在旁感慨:“幸好是瞳瞳,老太太欺负不了。也幸好是林姐,不会被老太太蒙骗,要不然瞳瞳就委屈了。”

    方紫心在旁想插话,可面前的人没有一个说的话合她的意,想接话都接不下去。

    她只有懊恼的份。

    任她怎么想,也没办法想明白,童瞳那没智商没家世没背景的女人,为什么能在大家面前混得如鱼得水。

    这种被欣赏被信任的对象,不应该是童瞳,应该是她方紫心才对。

    她真是越想越不服气啊啊啊……

    童瞳拿了个盘子,将茶端出,顿时茶香四溢。

    “我又被瞳瞳比下去了。”曲一雪笑嘻嘻地道,“瞳瞳好歹还会泡茶,我除了应付毒枭,其余什么也不会。”

    曲一雪一句话,顿时让气氛变得轻松愉快。

    童瞳被夸得小脸红了红:“曲三小姐会开飞机,我连电瓶车都不会。”

    “这话我爱听。”曲一雪顿时笑开。

    美好的气氛中,童瞳一颗紧绷的心渐渐舒缓开来。

    乖乖坐到曲一雪身边,童瞳忍不住默默瞥了眼二楼。

    “只要沾上太煌,老二就不可能轻松。”曲一雪敏锐地捕捉到童瞳的视线,揶揄道,“你别管他,反正他就是公认的工作狂,只要他晚上及时睡进你被窝,你就多担待一点儿。”

    曲一雪每多说一个字,旁边的人笑意便加深些许。

    童瞳尴尬地端起一杯茶,装作专心品茶,其余什么也不知道。

    她蒙蒙胧胧地想,是不是自己不执着于婷婷的事,一切维持现状,便也保证了所有人的幸福。

    不说别人,曲一鸿自然第一个希望她能做这样的选择。

    可是,她能做到吗?

    如果曲一鹏不是以那样的方式带走婷婷,或许她心里还能接受一点。

    可是每每想起当时的事,她心里便一次次的无法平衡……

    “要是曲大少夫妻带女儿回家团圆,林姐就更没什么可遗憾的了。”林盼雪柔声说,“可惜事业越大,团圆就越只是个梦想。人生嘛,总是有得有失。就看得失能不能平衡,人心能不能知足。”

    林盼雪话音未落,曲一雪眼尖手快地抢过童瞳手中的茶杯:“瞳瞳你在想什么,茶都洒手背上了,不烫吗?”

    “……还好。”童瞳慌慌张张地用手掌擦手背。

    林盼雪刚刚那句话,似乎专门说给她听的。

    她刚刚都听到心坎里去了。

    得婷婷和失婷婷只是一念之差,她是不是真能承受得失失衡的后果呢……

    林君华和林盼雪的交情确实非同一般。那么不爱多言的林君华,居然能和林盼雪一起相处半天而不会冷场。

    本末还要留林盼雪用完晚餐再走,可林盼雪无论如何要告辞而去。

    “我倒是想吃完饭再走,可是紫心她爸打电话过来催了,必须回去。”林盼雪坚持。

    她果然拉了方紫心出去,方博文追她过来接。

    目送车尾巴消失,缄默了一下午的雪姨终于长吁一口气:“方家世代重礼,这个紫心真是个异类。”

    曲一雪笑嘻嘻地瞥了眼童瞳:“这个妹子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二哥没在外面拈花惹草吧?”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个方紫心的无视举动,全因妒忌童瞳而起。

    “你也调皮了,尽胡说。”雪姨顿时道,“二少哪有那个美国时间乱来。再说二少有心理障碍,谁乱来都轮不到二少乱来。”

    童瞳用力挤出个笑容。

    她现在一点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她一颗心里面就只有“得失”二字在无时无刻地博弈。

    一会“得”占上风,一会“失”抢了风头。

    总之双方让她一颗心片刻不得安宁……

    淘淘在和云居用完晚餐才回来。

    小家伙一回来,即被曲一鸿逮着逗着玩儿。

    童瞳独自上了二楼。她趴到床上,还在琢磨得和失。

    正想得焦头烂额,熟悉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

    童瞳浑身不知不觉绷紧,眼睛瞅着地板。果然,一双脚愈来愈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