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我是童瞳我怕谁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童瞳的尖叫声,淘淘的小身子火箭头冲向童瞳:“妈咪,对不起——”

    小家伙二话不说,踮起脚尖,小手用力勾住童瞳的脖子,将童瞳硬拉着蹲下。

    “哎哟!”童瞳差点被淘淘给拉着坐到地板上。

    她赶紧用手顶着地板,撑住身子,才没让自己的屁股和地板来个亲密接触。

    “妈咪痛不痛?”淘淘伸手轻轻摸着童瞳的额头,焦急得很。

    滔滔慢半拍才咚咚地跑过来,伸长了脖子,细声细气地说:“二伯母哪里痛?我给二伯母呼呼。”

    说完,滔滔果然煞有介事地对着童瞳的额角轻轻地吹着。

    “噗!”本来被砸得恼火的童瞳,见两个小家伙尽显暖男本色,争相送温暖,顿时心里腾上暖意,咧嘴笑了。

    “没事。”童瞳摸摸自己的额角,“瞧,什么事也没有。”

    “嘿嘿。”淘淘这才咧嘴笑了,“妈咪,刚刚不好意思啦!”

    童瞳这才有空打量地板上的罪魁祸首,蓝蓝的软软的一团,原来是一条裤子。

    童瞳伸出手,用尾指挑起裤子,在淘淘和滔滔面前晃了晃:“哪个宝宝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咪,这是弟弟的裤子啦!”淘淘讪讪地道,“滔滔要整理自己的衣服,我给他从衣柜里挑出来。”

    滔滔在旁连连点头:“本来哥哥想扔给我的,谁知道哥哥扔到二伯母身上了。”

    说完,两个小家伙有志一同地仰起小脸,瞅着童瞳嘿嘿地笑,还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

    “真淘气。”童瞳也忍不住笑了。

    眸子一扫,童瞳转身走到床头,提起小书包。

    有点沉,里面果然塞满了小小的衣服。

    塞进去的只占小部分,还有大半正乱七八糟地撒在被单上,有如摆地摊。

    “……”童瞳默然回眸,凝着憨笑的滔滔,心里五味杂陈。

    小家伙居然这么盼望着回和云居,可见滔滔小小的心里,装着连她也挖掘不出来的心事……

    淘淘和滔滔悄悄挨到童瞳身边,瞅着瞳瞳手里的小书包,神色各异。

    “妈咪你瞧。”淘淘有些郁闷,“弟弟一点也不留恋我们。”

    滔滔可怜兮兮地抓住淘淘的手,透过窗口,指着和云居的方向:“哥哥,我就在那里嘛。”

    夜色蒙胧中,三人自然看不到和云居的主卧,但都能感觉到它确实好近。

    童瞳默默将滔滔搂进怀中。

    “对呀,很近的。”她道,“和住在一起没多大区别。”

    淘淘嘟起小嘴:“妈咪你个骗子,明明就不一样嘛。哼,妈咪你和滔滔一伙的……”

    淘淘气呼呼地趴回床上,郁闷地将滔滔散乱的衣服全堆在一块,自个儿生闷气去了。

    童瞳想笑不能笑,只能强制自己板起小脸:“淘淘,刚刚你老爸说你今晚没练钢琴是怎么回事……”

    话音未落,淘淘顿时精神抖擞地出去了,一边埋怨着:“老爸真麻烦哎——”

    滔滔赶紧拔腿追上去了:“哥哥弹琴,我画画。”

    目送两个小家伙一前一后地去了琴房,童瞳抿唇一笑,走向自己房间。

    刚推开房门,里面便传来曲一鸿淡淡的声音:“老太太都说了什么?”

    “老太太压根就不会说话。”童瞳撇撇嘴,百无聊奈地松着指关节,悠然挨到曲一鸿身边,“都是钱子轩替她代言,也没什么大事,她就是放不下滔滔。”

    曲一鸿冷冷一哼。显然这个答案在他预料之中,没什么稀奇。

    童瞳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抿唇笑了:“不过你儿子差点把老太太的脑梗给气得复发了。”

    曲一鸿瞥一眼童瞳:“你看上去挺高兴。”

    “一般般啦!”童瞳嘿嘿一笑,“不喜不悲而已。毕竟老太太是你奶奶,又不是我奶奶。”

    顿了顿,她无奈地道:“我打小就没见过奶奶,对奶奶两个字完全无感。”

    曲一鸿随手拉住童瞳飞舞着的小手,一起躺下,重重一哼:“她也不是我奶奶,她是别人家的奶奶。”

    “噗!”童瞳笑着点头,“嗯嗯,老太太确实是曲沉江的奶奶,和你没多大关系。”

    这真不是个愉快的话题,曲一鸿渐渐陷入沉默。

    “怎么啦?”童瞳翻过身子,笑嘻嘻地给曲一鸿抛了个媚眼,“陷入不愉快的童年回忆了吗?”

    曲一鸿瞄瞄小笨蛋那个极不专业的媚眼,眼角狠狠抽搐了下。

    “还不肯承认。”童瞳用手去刮曲一鸿的鼻子,“哼!”

    他缓缓抓住她不老实的小手,沉声道:“明天哪也别去,辅助王叔叔搬家。”

    “真这么急啊?”童瞳诧异地睁圆眸子,“我还以为你不急呢!”

    瞧他每天该做啥就做啥,只是偶尔问问王叔叔搬家的事,童瞳还以为曲一鸿完全漠视搬家的事。

    曲一鸿沉吟数秒,轻声道:“我妈过两天就回来了。”

    “啊?”童瞳瞬间全身紧张起来,“真的?”

    婆婆大人要回来,这可是年度大事。

    斜睨着童瞳瞬间紧张的小脸,曲一鸿莞尔:“原来也有你害怕的事。”

    “谁说我害怕了?”童瞳瞬间挺起胸脯,雄纠纠气昂昂地道,“我童瞳怕过谁呀?”

    曲一鸿似笑非笑地凝着童瞳:“声音越大,只能证明你越心虚。”

    “……”童瞳差点被噎死。

    好吧,到底是无所不能的曲大boss,驰骋在商界的狐狸,轻易就把她那点可怜的心思全看透了。

    然而童瞳就是童瞳,每次都能把死鸭子嘴硬的含义诠释到极限,此刻她高高扬起小脑袋,铁铮铮地道:“瞧林阿姨那么响当当的人物,我都不怕她。婆婆大人那么护着我,我就更不用怕了……”

    在曲一鸿洞悉一切的星眸的凝视下,童瞳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终是闭嘴。

    “好吧。”她喃喃着,尴尬地抓住发尾,秀眉拧成麻花,“你当然不会知道,对于女人来说,婆婆就是人生最大的挑战。”

    “有吗?”曲一鸿似笑非笑地凝着童瞳。“当然是。”童瞳用力点头,无限惆怅,“你是男人你不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