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父债子还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能。”童瞳不假思索地道。

    童瞳的果断让童慧玲气坏了,一把拉住童慧云:“姐,你看看你女儿……”

    “说话就好好说话。”白子松无奈地看着妻子,“慧玲,现在是我们来求瞳瞳帮忙。”

    求人也要像个求人的样子,白子松不得不提醒妻子。

    步长青与童慧云相视一眼,心里有了打算。

    童慧云拉住女儿,暗暗使了个眼色:“瞳瞳,你去楼上,这里交给爸妈好了。”

    曲一鸿等人正在午睡呢,要是被童慧云吵醒了,大家没面子是小事,可能事情就闹大了。

    这件事如果闹到曲一鸿也参与进来,白家就只有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婷婷的事还在那里摆着,曲一鸿若真怼上白家夫妻,谁也没办法拉架……

    “姐,瞳瞳不能走。”童慧云急着去拉童瞳。

    童慧云紧紧抓住妹妹的手:“瞳瞳已经说得很明白,她不知道果儿在哪,你拉着瞳瞳也没办法。”

    “我……”童慧云急切间红了眼,“那我家果儿到底去哪了啊?”

    白子松自觉无言面对童瞳,只是无奈地看着她。

    步长青在旁看着欲言又止的白子松,缓缓叹息:“别为难瞳瞳,我家瞳瞳已经够厚道。”

    见老爸为难,童瞳心里有些难过。

    爸妈为自己付出的实在太多,她真心不想把爸妈牵连进来。

    想了想,童瞳努力扯出个笑容:“姨父,这样吧,我到时帮你打听下曲沉江的下落,他肯定知道果儿在哪。”

    “是吗?”童慧玲犹豫着。

    “他如果不知道,还有谁知道呢?”童瞳勉强道,“他们上次都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啊!”

    “有道理……”童慧玲喃喃着,眼睛透着希望之光,“他应该知道果儿在哪。可是我们也联系不到他呀。”

    “我想办法找到他的联系方式。”童瞳说,“姨父姨妈你们得给我点时间。”

    “好……吧!”童慧玲犹豫着答应。

    童慧云松了口气:“可不,你本来就该找曲家三少,不该找我家瞳瞳。”

    童慧玲终于松开童瞳。

    得了自由,童瞳赶紧往外面走去。

    “等等——”童慧玲忽然扬高声音,怒火转移到曲沉江身上,“曲沉江现在在哪?”

    童瞳摇摇头:“我得打听下才知道。”

    “那他儿子呢?”童慧玲追问。

    “滔滔在家。”滔滔现在就在四楼,可童瞳下意识地隐藏真相。

    “这么说,还有父债子还 机会。”童慧玲怒道,“曲沉江他就是个混帐。他要是不还我一个好好的果儿,我找他儿子算账。”

    童瞳闻言心里咯噔了下——不得不说,遗传果然是件很重大的事。

    白果儿也是姨妈这个想法,所以滔滔才吃了白果儿的亏。

    “瞳瞳,你去休息吧。”步长青不动声色地让女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知道老爸的好意,童瞳不再多言,继续往外走去。

    至于二楼这么复杂的局面,就交给爸妈好了。

    童星武馆开了几十年,爸妈自有一套睿智的处世哲学,要不然武馆早就关门了。“

    她应该相信爸妈的能耐。

    童瞳上了四楼,蹑手蹑脚地在走廊里走了一圈。

    每个房门都关得紧紧的,想当然楼下的声音没传上来,没有吵醒大家。

    童瞳松了口气——她得庆幸爸妈这房子质量还好,门也够厚实,隔音太好了……

    想了想,瞳瞳回到楼梯口,继续观察二楼的动静。

    二楼门紧闭着,不知道大家谈得怎么样。

    大约五分钟后,门终于开了,白子松和童慧玲相继推门出来,往一楼走去。

    两人的神情都不太愉快,但比起刚刚来的时候,已经好了一半不止。

    目送两人消失在一楼,童瞳这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人不见了,可声音还在传来:“姐,你一定要提醒女婿,帮忙找果儿啊!”

    “啊?”童瞳呆了呆——看来爸妈把曲一鸿也拉下水了,真不应该啊。

    不过想到姨妈的缠功,童瞳又了然了。

    拍了拍心口,童瞳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一推开门,童瞳便哑然失笑。只见两上小家伙横七竖八地躺在她的闺床上,被子都没盖稳实。

    特别是滔滔,除了肚子被被子遮着,其余全露在外面。

    “睡个觉也不老实。”童瞳好笑地坐到床沿,用被子把滔滔整个包裹起来。

    孰料她刚要缩回小手,滔滔眼睑微微一动,随后睁开眼睛,呆呆地瞅着童瞳,看上去一脸呆萌。

    “不好意思。”童瞳不由笑了,“二伯母把你弄醒了。”

    听童瞳这么一说,呆萌的滔滔瞬间红了小脸,羞涩地瞅着童瞳,欲语还休。

    童瞳默默瞅着,心中不知不觉腾起淡淡的心酸。

    不管滔滔如何恢复,和以前那个胆大包天的滔滔到底不一样了。

    小小年纪,居然懂得了隐藏自己的心事。

    果然磨难催人老。

    “再睡一会。”童瞳悄悄指了指淘淘,“瞧,哥哥还在睡。”

    滔滔眨眨眼睛,果然翻过身来看淘淘。

    淘淘果然睡得正香,滔滔小脸红了红,乖乖地又闭上眼睛,细声细气地道:“二伯母,我睡着了。”

    “……”童瞳无声地笑了。

    她俯身亲亲滔滔的小脸,再起身瞅着。

    果然不出她所料,滔滔的小脸刚刚还是淡淡的熏红,现在快红成小苹果。

    想起姨妈刚刚说过的话,童瞳唇畔的笑容渐渐淡去。

    姨妈的反应提醒了她一件事——曲沉江在太煌任职时趾高气扬,得罪的人不少。这些人会不会也和姨妈白果儿一样,觉得要父债子还,对滔滔暗下杀手呢?

    想到这里,童瞳不由自主冒出一身冷汗。

    她默默握紧滔滔的小手,凝着小家伙好久好久。

    在她温暖的相握中,滔滔终于呼吸变得平衡均衡,再次进入梦乡。

    童瞳皱眉想了想,忽然松开滔滔的小手,大步回到二楼。

    步长青夫妻正准备下楼,见童瞳神色凝重地站在门口,不由大吃一惊。

    “怎么了?”童慧云焦急地握住童瞳的双手,“你姨妈我们已经打发走了,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是。”童瞳挤出个笑容,“爸,妈,我有件事得和你们说实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