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主动送上门去挨揍咩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曲老太太看上去有点难过,“我只是……不放心滔滔。”

    “有二少奶奶带着,有什么不放心的?”钱子轩淡然反问。

    “……”曲老太太张着嘴,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就是担心啊……

    “我看二少奶奶聪明得紧。”钱子轩缓缓扯出一个暧暖的笑容,“比曲白他们都聪明。”

    曲老太太摇摇头:“是就好了。”

    明明就是个超级傻的傻女人啊,要不然无论如何不会落到个净身出户的结局。

    钱子轩将轮椅推往后院方向:“老太太你还是少担心二少奶奶,多担心曲白他们。他们才不省心啦……”

    轮椅快要进入后院时,钱子轩缓缓回头看了院门口一眼。

    他有点好奇,童瞳接下来会怎么做。

    连净身出户都想到了,而且雷厉风行地执行。

    这个年纪轻轻的曲家二少奶奶,真是提得起放得下。

    就算林君华有这魄力,也只是对公事上而言,在感情上就有点含糊,优柔寡断。

    若林君华在感情上也和童瞳这么大刀阔斧,当初就不会受苦了……

    “老二他……”曲老太太喃喃着,“真的回来了,又走了吗?”

    专程回来办个离婚手续,浪费那么多时间,好像压根就不是曲家老二的作风。

    “你管他呢!”钱子轩淡淡一笑,“只要二少把太煌管好,其余的事,老太太只管无视就好。”

    他瞥一眼紧皱收养的曲老太太:“再说,你想管也管不了。别怪我说实话,老太太你现在连二少奶奶都管不了。”

    “……”曲老太太被狠狠噎住了,半晌,只轻声叹了口气。

    。

    童瞳出了和心居,外面只站了罗立。

    远远近近,只有半山园正中的游乐场兼幼儿园传来小宝宝的欢呼声。

    “瞳瞳,没事吧?”罗立赶紧迎上来。

    “没事。你说能有什么事?”童瞳耸耸肩头,“走吧,我们回去了。”

    罗立不放心地瞥了眼和心居里面。

    童瞳冷冷一哼:“就凭现在的曲老太太,已经没法气死我了。”

    听出童瞳语气中的俏皮,罗立忍不住笑了:“我就是担心嘛。没事就好。走吧!”

    两人沿着甬道,往和华居走去。

    快要到达和华居时,罗立忽然停下脚步:“瞳瞳你看——”

    顺着罗立的指尖,童瞳默默看向和华居门口,悄悄地皱了眉头。

    “走吧!”童瞳闷哼着,“没什么要紧。”

    罗立点点头,老远就笑道:“曲白还在这里啊,在等瞳瞳吗?”

    曲白应声脸红了红,看上去有些尴尬,步子略微往旁边挪了挪,将大门让开。

    童瞳静静地看着曲白,缓缓停下脚步:“你还要赶着上班,我就不请你进去坐了。”

    她清晰地记得,曲白说还要回公司加班,结果他却停留在这里。

    曲白紧紧凝着童瞳,嘴唇动了动,瞥了眼罗立,欲语还休。

    罗立经过曲白,点点头就进去了。

    对于曲白,罗立表示十分理解他——文弱书生一个,专门受童瞳欺负。

    当年曲白离开洛城的前一天,还被童瞳揍。

    罗立完全不担心罗立能伤害到童瞳。

    见罗立的背影消失,曲白才上前一步:“瞳瞳,我有几句话……”

    “去那边说。”童瞳一指和云居方向,“走吧!”

    曲沉江下落不明,白果儿信息全无,现在的和云居连大狼狗都没有了,成了半山园最偏僻的去处。

    童瞳比曲白更快地往那边走。

    曲白明明腿长,却费了些劲才追上童瞳。

    暖暖的阳光洒在身边,童瞳心里平静了不少。

    左顾右盼,除了看到球球在和一只贵宾犬嬉闹,另外连只鸟儿也没看见。

    “有什么事,说吧。”童瞳停下脚步,坦然凝着曲白,“也许明天我就不在这里了,你想问也问不到。”

    曲白一震:“你要去哪里?去欧洲找二哥?”

    “你怎么认为我会去找他?”童瞳诧异地看着曲白,

    “因为……”曲白咬了咬牙关,“瞳瞳,我现在明白了,你就是假离婚。”

    凝着曲白不甘的眸子,童瞳轻轻笑了。

    她的眸光转向奔跑嬉闹的球球:“真也好假也好,反正离婚证是真的,离婚协议是真的。那么,你认为这离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我……”曲白被童瞳绕晕了,一时竟无言以对。

    依童瞳这么说,这离婚当然是真的了。

    可是……

    “我把他踹了,还主动送上门去挨揍咩?”童瞳浅浅笑了,眸光投向长空,“我带滔滔回爸妈那里,又安全,又幸福,还不用防备各种人。我觉得我这一回洛城,也许就再也不想来这边了。”

    “是吗?”曲白语气间带着疑问。

    “你不信就算了。”童瞳笑了,朝曲白眨眨眼睛,“不过你帮我领证的事,你可得替我保密喔。要是我爸妈知道了,那肯定是你告诉我爸妈的。”

    “我……”曲白默然,好一会才道,“伯父伯母很快会知道的。网络上已经传开了。”

    “我爸妈不关心网络。”童瞳浅浅一笑,“没那么快知道。”

    曲白沉吟数秒,抬头凝着童瞳:“瞳瞳,你真的就准备这么两手空空的回洛城吗?”

    “不是两手空空。”童瞳顿时严肃地纠正,“是一手一个娃。”

    曲白脱口而出:“淘淘他……”

    “淘淘归他,可是不妨碍我带他。”童瞳认真地解释,“曲白,我离婚的唯一变化,就是滔滔和我成了利益共同体。而曲一鸿和淘淘是利益共同体。”

    “……”曲白一震,失落地凝着童瞳,“瞳瞳,你变了。”

    “不变就被生吞活剥了呀!”童瞳一甩长发,惆怅地道,“你不也变了吗?”

    “我……”曲白的声音嘎然而止。

    他凝着童瞳好久,终于扯出个失落的笑容:“不管怎么说,你确实踹了他,这能安慰我一下。”

    随之,他红了眼眶,拿着公文包的手微微颤动着。“原来你真的恨他。”童瞳倒吸一口气,“可是曲白,你为什么不恨白果儿?她才是罪魁祸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