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和滔滔相依为命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再想想,童瞳心里坦然了。

    也对,这事儿出来,反正要面对曲老太太,早面对早完事早安心。

    童瞳就不相信了,现在偏瘫在轮椅上的曲老太太,还能拿她童瞳怎么样。

    别说现在偏瘫,就是曲老太太精神抖擞之时,也拿她没办法嘛……

    想到这儿,童瞳拿了手机大步下楼。

    “童助理又准备出去?”王叔叔似乎随时在关注童瞳今天的行踪,一下子就看到童瞳往外走。

    童瞳挥挥手:“老太太觉得还不够热闹,让我再去热闹热闹。”

    “妈咪——”一听到老太太三个字,淘淘的小脑袋从后院探进来一半,“要我去吗?”

    每次太奶奶都欺负妈咪,他应该跟着妈咪,妈咪才安全。

    “你在家照顾弟弟。”童瞳说,“再好好休养,这样才有力气保护妈咪。”

    “……好吧!”淘淘最听不了软话,立即乖乖应着,小脑袋又缩了回去。

    随之滔滔的小脑袋又探了进来,只是默默瞅着童瞳。

    童瞳亦默默朝滔滔挥挥手,大步离去。

    罗立兄弟相视一眼,罗正往后院走,罗立则跟上童瞳。

    “不用。”童瞳一挥手,“我一个人就行。”

    罗立也不说话,只是紧跟童瞳的脚步。

    童瞳微微拧眉,停下脚步盯着罗立。

    “瞳瞳安全,两个娃才安全。”罗立平静地说,“瞳瞳,我们兄弟在旁边也看明白了,他们只是想对付你。”

    “……”童瞳默默看了眼有脸担忧的罗立,没再说话,转身就往和心居走。

    罗立松了口气,亦步亦趋地跟着。

    来到和心居,门早开着,似乎专门为迎接她而开。

    来到曲老太太大厅,只见曲老太太姿势虽然不雅观,但神色极其威严。

    “老二呢?”曲老太太问。

    “他不在。”童瞳应声回答,眸子飞快扫了眼四周。

    果然,曲白正站在窗口位置,神色复杂。

    纵使和曲白一起长成了十八年,童瞳此刻都看不出来,曲白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她只隐约能感觉到——曲白确实后悔了……

    正在给曲老太太配药的钱子轩,见此情景,默默中断配药,转身上二楼,回避了。

    童瞳静静地凝着曲老太太:“奶奶有什么话,快说吧,我在听。”

    不得不说,在和心居不会见到乔玉华,她现在的心情比较舒服。

    如果乔玉华永远别回来,她可能会更舒服……

    “老五。”曲老太太喊着,“你帮我问。”

    在曲老太太的呼唤中,曲白终于缓缓走过来,在曲老太太身后停下,双手搭在轮椅后背上。

    曲白清清喉咙,声音有些飘渺:“奶奶想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和二哥离婚了?”

    “是。”童瞳不假思索地道。

    曲白看了眼曲老太太,接着问:“二哥现在在哪?奶奶想见他。”

    说完,曲白紧紧盯着童瞳的眼睛。

    纵使相隔三米之遥,童瞳也一眼看出曲白眼睛里的紧张。

    原来他还是害怕她说出真相啊……

    童瞳想了想,默默垂首:“他和我办好离婚手续后,就去机场了。现在应该在去巴黎的飞机上吧。”

    “当真?”曲老太太努力问着。

    “反正他办完手续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童瞳暗暗一掐掌心,顿时疼出几颗眼泪。

    再抬头看向曲老太太时,她泪眼蒙胧,看上去有些失落,有些可怜:“奶奶,我为了收养滔滔,他恨我入骨,所以非得和我离婚。现在我除了滔滔,什么也没有了……”

    “该!”曲老太太忽然怒了,“真没用。连个男人……都……守不住。”

    “……”童瞳冷冷看着曲老太太的怒颜。

    nnd她这一离婚,第一就试出了曲老太太的内心。

    原来瘫得坐都没法坐稳的曲老太太,内心也是抱着希望滔滔分割曲一鸿的股份。

    可惜老太太白欢喜了一场,她疼滔滔,但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失望啊!

    她绝对不会损伤自己的儿子,来成全曲老太太的贪念。

    “复婚。”曲老太太训着,“尽快。”“奶奶只怕要失望了。”童瞳静静地凝着曲老太太的眼睛,“奶奶也知道,我顶多算个小家碧玉,鲁莽粗心,一直被大家嫌弃。曲一鸿他现在好不容易甩掉我,现在就是用枪逼着他,他也不会再和我复合了。

    ”

    曲老太太抬起那只能动的手,食指着童瞳好一会,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奶奶怎么这么急呢?”童瞳语气间流淌着淡淡的忧伤,“最伤心的是我啊!”

    “你——”曲老太太无语。

    “曲一鸿他那个大爷,一分钱都不给我,还不给我淘淘,只把滔滔扔给我。”童瞳惆怅地道,“从今天开始,我就只能和滔滔相依为命。没办法,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谁让我收养滔滔了呢。”

    曲白闻言紧锁眉头,竟上前一步。

    然而轮椅阻挡住了他的脚步,他这才停了下来。

    童瞳的眸子飞快瞥了眼曲一鸿:“曲白也是年轻人,应该能体会我的被逼无奈,是吧?”

    “……”曲白默默看着连环演戏的童瞳,眼神间浮着疑虑。

    显然,他似乎有些不确定,面前这个女人,到底还是不是当初那个天真烂漫的瞳瞳……

    在童瞳目光的逼视下,曲白不得不俯身道:“奶奶,这事只能找二哥。”

    “他……他不在。”曲老太太艰难地道,“我想找啊!”

    曲老太太眸间缓缓溢出泪光。

    “奶奶,我也是受害者。”童瞳吸吸鼻子,声音略显粗哑无奈,“从今天开始,我得独自一人负责滔滔的安全。这是多大的责任啊!万一滔滔有什么事,就算他的股权全部给我,我也没脸要。”

    说完,童瞳定定地看着曲老太太。

    只要曲老太太还有一丝理智,老太太就会明白:为了滔滔的周全,从今天开始,曲老太太最好让下面的人乖一点。

    然而童瞳这些话并不仅仅是说给曲老太太听。

    更重要的是让旁边的曲白听到。想要坐稳太煌董事的位置,最好别惹她,否则她随时能改变他的地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