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这证明她太在乎他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曲白的动作从来没有这么利落过。

    童瞳装好离婚协议时,眸光一瞥,正好看到曲白进了一辆出租车,风驰电掣地离去。

    “跑得真快!”童瞳浅浅笑了,眸光晶莹,“也许,他现在已经后悔了。”

    “那你呢?”身后传来一个温婉让人心暖的声音,“瞳瞳,告诉阿姨,你现在后悔了吗?”

    “我怎么会后悔呢?”童瞳含笑转身五十度。

    只见劳斯莱斯旁边,林盼雪不知何时出现在那儿,正靠着车门看着她。

    林盼雪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担忧,显然十分担心她的心理承受力……

    童瞳正要回答,只见旁边已有几个记者模样的人拿着摄像机过来。

    “请问太煌boss夫人出现在民政局门口,是离婚了吗?”

    “请问是不是真的离婚?”

    “如果不是离婚,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

    连串的质疑声扑面而来。然而童瞳只是静静地瞄了下那些记者,转而看向林盼雪。

    此刻的林盼雪戴上了太阳眼镜,还微微竖起衣领,顿时遮住一半特征,没那么容易出来。

    童瞳的手暗暗伸进包包,开了车锁。

    林盼雪自然感应到了,笑着开了车门,和童瞳做了个手势,坐进副驾驶。

    “请回答我们——”

    旁边的记者还在孜孜不倦地追问着。

    童瞳浅浅笑了:“你们想知道的话,就安静下来听我说。”

    童瞳这话特别有威力,几个记者不约而同安静下来。

    童瞳平静地面对记者:“你们的猜测都是对的。”

    说完,她将离婚证和离婚协议往记者面前晃了晃:“我出身寒酸,不适应豪门生活,所以自愿放太煌boss自由。会有大把名门闺秀愿意嫁他,同时给太煌带来更多的营利和发展。”

    这么爽快的发言,让几个记者面面相觑。

    随之,几人不约而同看向童瞳手里的协议书。

    童瞳缓缓收起离婚协议。

    然而有专业素养的记者,早眼尖手快会拍下一角。

    “啊呀!她果然是有心求去,居然只要一个收养的孩子。真是好有魄力……”

    说完该说的话,童瞳没再逗留,大步穿过记者,来到劳斯莱斯停靠位,上了驾驶座。

    在记者追过来之前,童瞳早一脚油门,将记者全远远甩在身后。

    她越开越快,快得让向来淡定的林盼雪,都不由附身检查自己的安全带有没有扣紧。

    坐这个豪车,只要不是飞出车外,应该都不会伤及生命吧……

    直到离开主道,来到接近半山园附近,童瞳才一脚刹车,将车停在路边。

    她轻轻吁了口气,眸子有些茫然。

    “吓死我了。”林盼雪轻轻拍了拍心口,“瞳瞳,我不知道你开车这么猛,否则打死我也不会坐上来。”

    “噗!”童瞳轻轻笑了,“阿姨,你不觉得飚车其实很适合调节心情吗?”

    林盼雪的眸光缓缓投向童瞳。

    “阿姨,那些记者是不是你带来的?”童瞳瞅着前方,轻声问。

    “是。”林盼雪微微一笑,“既然要演,当然要演全套的。”

    “还真是完美无缺。”童瞳喃喃着,“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阿姨,这事连我都懵圈了。”

    “可是你反应能力挺快啊!”林盼雪柔声道,“瞧,你刚刚说得很好。”

    童瞳默默垂下眼睑:“风口浪尖上,总要说点话。”

    “你刚刚说得太好了!”林盼雪轻柔地笑道,“我相信,明天各路新闻都会把你们离婚的消息散出去。而且关键在于你带着滔滔净身出户,这让那些人会立即改变策略。”

    “希望如此!”童瞳喃喃着,“我这颗心脏只能承受这么大的刺激了。”

    闻言,林盼雪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她扭过脖子,凝着有些茫然的童瞳,柔声问:“真不后悔?”

    “我要是后悔,那才奇怪啊对不对?”童瞳轻声说,“我费了这么多周折,可以说好不容易办好离婚手续。”

    “那确实。”林盼雪点点头,“童瞳,我相信,曲白现在一定开始后悔了。”

    “也许是吧。”童瞳喃喃着,“如果他确实有参与的话。”

    “这个谁也说不清楚。”林盼雪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童瞳静默无声,只是静静地凝望蓝天白云。

    渐渐的,她红了眼眶。

    童瞳的神情变化,全被林盼雪收入眸底。

    她忍不住伸手,指尖探往童瞳眼角:“如果心里难受,就哭吧!”

    童瞳默然,只是吸吸鼻子。

    她确实想哭,又觉得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再说,她岂能当着一个长辈哭呢!

    就算当着长辈哭,也是当自己爸妈哭。

    林盼雪再和自己好,终究是方家的太太啊……

    凝着童瞳红红的眼眶,林盼雪试着转移话题:“可是我真不明白,瞳瞳,你为什么非得让曲白来配合你办理这个手续?我觉得他是最不合适办这个手续的人。换了其它任何一个,保密性都会好一些。”“他当然最合适了。”童瞳喃喃着,“如果他真的有参与伤害一鸿的过程,只有他亲自配合我走这个流程,我才能抓住他的把柄。如果他没有参与,说明他还念着旧情,我也放心他能保密。怎么说,我这个举

    动都是最合适的。”

    她都觉得自己这个想法,简直就是灵光一闪,超乎自己智商的聪明。

    “是吗?”林盼雪琢磨着。

    想了想,林盼雪眼睛一亮:“对,瞳瞳你这回想得比我深远。”

    童瞳浅浅笑了:“我焦头烂额地想了好些天,翻来覆去地想,总会比平时想得周全。”

    说着,童瞳缓缓别开眸光,不让自己落泪。

    林盼雪闻言有些动容:“瞳瞳呀……”

    真看不出来,懵懂的小女子愿意用心时,也能考虑周全,确实不容易。

    这只能证明,童瞳越来越在乎曲一鸿……

    “那你以后住哪?”林盼雪问,“有地方住吗?”

    “我要想想。”童瞳喃喃着。“我替君华谢谢你。”林盼雪轻声道,“不管怎么说,你这个举动让阿姨感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