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自以为是的蠢女人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迎上的是夏北城冷冽如冰的目光,童瞳忍不住后退一大步。

    她仰头一看,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这确实是夏云川的私人办公室。

    夏北城这个大哥,午休时间偷偷出现在自家堂弟办公室,真令人费解。

    “你来干什么?”夏北城冷冷的问。

    云鑫的办公室风格,和太煌办公室风格刚好相反。

    太煌现代化十足,而云鑫却有沉淀下来的厚重感。此刻这没有温度的建筑配上夏北城这没有温度的话,童瞳差点掉头就走。

    她不喜欢夏北城这个风格,总觉得他迟早能冻死身边的人。

    想了想,童瞳绽开浅浅的笑容:“不好意思,我以为这是夏二少的办公室。我走错门了。”

    说完,她转身欲离开。

    不管夏北城留在夏云川办公室里有什么事,她都要牢牢记住,这都是夏家的事,她不能插手。

    她唯一能帮夏云川的就是替他翻译海外业务文件。

    “你没有走错。”夏北城语气冷冷。

    他关了办公室里的灯,走了出来:“这就是老二的办公室。”

    童瞳伫立不动。

    她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心里有点犯糊涂,不知道该直接走掉,还是继续在夏氏等。

    当然,绝壁不能在这里等,她得找个有监控的地方等,让监控能监视到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

    万一夏北城一不小心将夏云川的重要文件当废纸丢了,这损失她童瞳也负担不起……

    夏北城出来途经童瞳身边,停住了。

    感受到夏北城散发出来的压迫气息,童瞳心里警觉起来,飞快往旁边挪开半步,确保安全距离。

    “你想干嘛?”童瞳挺起背脊问,“我不是来找你的,所以你也别找我的麻烦。”

    童瞳一颗心悄悄绷紧。

    夏北城现在是见她一次,就找她一次麻烦。让他不找麻烦,那真是期望太高了。

    果然,夏北城轻轻笑了,带着讽刺的意味:“从头到尾你都是这么自以为是,自己伤害了别人而不自知。”

    “这句话正好送回给你。”童瞳忍,却终于再也忍不住。

    她心情正好差得很,很需要一个地方发泄自己的怨气,夏北城这丫的都是主动送上门来。

    就算这是夏北城的地盘,她今天也不想忍。

    “送给我?”夏北城冷冷一哼,“好大的口气。”

    “我只是实话实说。”童瞳忍不住习惯地捋衣袖,似乎准备干架,“夏北城,如果一个女人真的爱你,会被旁人几句话就劝了改变初衷吗?你把洛婉看得太轻了。”

    “你再说一句!”夏北城声音冷冽而严厉。

    “我就说。”童瞳却悄悄后退一步,保持安全距离,“洛婉没有你看的轻。她有事业有自己的生活,她自尊自爱自强。如果你给洛婉平等的爱,让她可以放心接受你的爱,可你偏偏做不到。”

    “童瞳——”夏北城的声量瞬间翻番n倍。

    “洛婉是我见过的女人中,对爱人要求最少的。”童瞳扬着脖子,准备扛到底,“可你偏偏想把她变成主动缠绕在你身上的菟丝花。你让她的生命慢慢枯萎。洛婉只是想趁在枯萎之前,让自己重新活一次……”

    “自以为是的蠢女人!”夏北城怒面而对,“难怪曲一鸿为了平静,宁愿不远万里避开你。”

    童瞳一呆:“你说什么?”

    “我的话,你不懂么?”夏北城冷冷一笑。

    “你给我说清楚。”童瞳语音轻颤,身子有些站不稳。

    该死的,她居然相信夏北城说的话。

    在这个城市,曲一鸿能说话的人真心不多。

    他和手下几大铁粉虽然关系紧密,同坐一条船,可到底是主子,只能耐心接受尹少帆的八卦,而他自身没有八卦的权力。

    夏北城是曲一鸿极少能倾诉的人。

    “曲老太太和那些私生子不止一次要他的命,他永生不可能打开这个心结。”夏北城的声音能结冰,“结果你倒好,自作主张地收养要他命的人的儿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童瞳怔怔地听着,眸子蒙胧地瞅着夏北城。

    夏北城的声音既冷且硬,似乎能穿刺她的头皮,让她脑子里混乱。

    “如果我是曲一鸿,早就让你滚了。”夏北城轻蔑地哼了哼,加快脚步离开。

    他神色间满满都是嫌弃,似乎再也不想面对童瞳一分钟。

    偌大的空间里只剩童瞳一个人。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

    夏北城的说辞让她有点昏乱,她需要冷静一下。

    有一条她可以肯定——夏北城说的话,绝对有一定的可信程度。

    站在原地好一会,童瞳有如大梦初醒。

    她倏地转身,大步往电梯走去。

    她被夏北城一骂,思维有点走入死胡同的感觉,她需要一个睿智的人给自己引导。

    她要见林盼雪。

    本来周末就安排了要带两个宝宝去见见她老人家,现在她不得不提前了。

    二十分钟后,红色商力车停在一家咖啡馆面前。

    “瞳瞳,你总算来了。”雍容华贵的林盼雪含笑站在门口,说不出的优美怡人,“我都站得脚痛了。”

    “对不起!”童瞳微微尴尬地笑了,“我本来是打算明天带宝宝们来看阿姨的。”

    “那怎么临时变了呢?”林盼雪好笑地凝着童瞳,“你可千万别告诉你,因为你太想阿姨了,所以一天都等不了了。”

    迎上林盼雪洞察秋毫的眼神,童瞳讪讪地笑了:“如果我这么说,阿姨相信吗?”

    “相信,瞳瞳说的我都相信。”林盼雪满口道。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童瞳上前挽住林盼雪的胳膊:“阿姨,有件事,我心里糊涂了。想找个人说一说。”

    “哈哈。”林盼雪应声失笑,“我就知道,瞳瞳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压根就不是想阿姨了。”

    “不,我想阿姨。”童瞳赶紧道,“只是最近心情不太好。我怕我的坏心情影响到了阿姨,所以一直不敢来。”“这样吗?”林盼雪微微愕然,“这么说来,真的有事了。说吧,我在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