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信不信我揍他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曲老太太诧异地看着童瞳,似乎不明白童瞳为何这么说。

    钱子轩在旁边破译曲老太太眼中的意思,和风细雨地道:“二少奶奶,这还用说吗,自然是为了滔滔。”

    “那就好。”童瞳笑得特别无辜而无心,“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和曲一鸿待久了,童瞳多少学到点儿。

    不管什么事,说话留三分,效果反而比说满十分好。

    平时日常生活说话倒是可以轻松点儿,但凡遇上利益相关的事,非得这么行事不可。

    就如八卦的尹少帆,那也是八卦到七分,再罗嗦也不会把话说满十分。

    果然,曲老太太听了不自在了,面容焦灼。

    钱子轩自然将曲老太太的神情看在眼里,道:“二少奶奶是有发现不对劲吗?”

    想了想,童瞳将滔滔放下,交给淘淘:“乖,看着弟弟。”

    曲老太太和钱子轩都看着童瞳。

    “也不是不放心。”童瞳浅浅一笑,“未雨绸缪而已。滔滔还小,掌握不了自己的财富。总让人心里有点不踏实。”

    然而童瞳越不痛快说,曲老太太的面容越是焦灼不安。

    “奶奶也不用着急。”童瞳反过来安抚老太太,“我想老太太也不会十成十放心,适当敲打敲打赵助理就行。”

    “这个倒是。”钱子轩在旁连连点头,“老太太,二少奶奶这话说得是,你应该定期见见赵助理,不时提醒提醒她,以防万一。”

    “对,就是以防万一。”童瞳这才说开,“我相信奶奶和我一样,希望太煌平安。”

    曲老太太终是吁了口气,用力伸手,似乎想握住童瞳的小手。

    童瞳心里犹豫了下,还是主动伸出手,轻轻握着老太太的手。

    “真好。”曲老太太眼眶红了,“谢谢。”

    这四个字,曲老太太说得特别诚挚,似乎自心底而发。

    钱子轩在旁亦微微动容:“老太太这回真的理解二少奶奶了。二少奶奶真是滔滔的贵人。”

    “别这么说,我只是做我自己想做的。”童瞳说。

    她没有说漂亮话的习惯,这话就是她的真心话。

    从一出现在曲老太太视野里,曲老太太就一直为难她。她没有特意去记仇,但也没打算对曲老太太以德报怨。

    她打小习武,受到的教育就是以牙还牙,以德报德,以怨报怨。

    以德报怨那种事,童瞳一辈子都没办法逼自己做。

    她不是有意帮曲老太太,只是在滔滔的利益上,两人不小心就形成一致。

    “太奶奶,你们在说什么?”淘淘在旁忍不住了,“又有坏蛋吗?”

    他都听出来了。

    “没有。”童瞳抬手准备摸淘淘的小脸。

    孰料淘淘头一偏,轻轻松松就避开了童瞳的抚摸,还郁闷地瞄着亲妈。

    “噗!”钱子轩忍不住失笑,“瞧这孩子。哈哈,天生就是当领导的料。”

    连亲妈也不能当众忽略自己的尊严。

    淘淘小小幽怨地瞅了眼老妈。

    都说不要当众摸他的头啦,现在好了,被钱医生取笑了吧……

    童瞳讪讪地笑了笑:“好了,没事,让滔滔到前面来,太奶奶要和他说话。”

    淘淘果然将摸脸的事翻篇,将偷偷躲往身后的滔滔推到前面:“快过来。”

    忽然间成了焦点,滔滔很不适应,不由自主又往后面缩。

    童瞳不假思索地拉住滔滔,再度抱上膝头,柔声笑道:“几天没见太奶奶就生疏了。”

    “就是呀。”曲老太太眼眶一红,眼角淌下一颗泪珠。

    有童瞳抱着,滔滔好不容易安静下来。

    钱子轩眼睛一亮:“才不过两天工夫,我怎么觉得这孩子现在精神多了。”

    前两天滔滔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呆头呆脑的,连话都不说,逮着机会就会躲人背后,或者自个儿念念有辞。

    明明平时最爱热闹的滔滔,前两天给人的感觉,就是个离群索居的娃娃。

    今天看着正常多了。

    “那当然了。”淘淘在旁撇撇嘴,“我妈咪都没时间陪我,都快变成他妈咪了。他要是还不快点好好的,信不信我揍他。”

    淘淘说得正义凛然,铿锵有力。

    “……”曲老太太无声地笑了,眼角淌着泪,看上去很欣慰。

    似乎让她此刻归西,她老人家也没什么遗憾了。

    “老二他?”曲老太太说不了多的话,都是说点片断让人猜。

    “我老爸可生气了。”淘淘撇撇嘴,替亲爹叫屈,“妈咪只疼滔滔,他觉得自己失宠了,不生气才怪。”

    “哈哈——”这下,钱子轩直接笑开,“这孩子真顽皮,还很犀利。”

    见淘淘不悦地看向自己,钱子轩赶紧适时补充一句:“不愧是曲二少的优良基因。”

    钱子轩成功地将淘淘的不悦封锁在摇篮里。

    曲老太太的手慢慢挪动着,有点吃力。

    童瞳一看就明白,她缓缓将滔滔的小手放进曲老太太手心。

    “真好。”曲老太太红着眼睛锁紧滔滔的小脸,“太好了。”

    小手被曲老太太握得太紧,滔滔也有惊惧地想抽回手。

    “这孩子……”曲老太太有些失落。

    自小就粘着她的小宝宝,居然逃避她。

    这对于她老人家来说,简直是十二点伤害……

    得不到滔滔的青睐,曲老太太惆怅半晌,才转向童瞳:“老二那……”

    “他出差了。”童瞳别开眸子,“现在太煌大厦内部事务,由曲白管理。”

    “曲白。”曲老太太喃喃着,似乎想挣扎着起来。

    她的愿望是那样迫切,似乎太多的话想和童瞳说明。

    童瞳伸手按住曲老太太:“曲白是奶奶一手扶上去的,走的正规流程,奶奶现在有什么想法,也没用了。”

    曲老太太颓然躺下,一脸懊恼:“他……他和……和白果儿……”

    曲老太太有强烈说话的愿望,可终是语言困难,没办法将自己的想法完整地表达出来。

    钱子轩焦灼地上前一步,扶住曲老太太的肩头:“有什么话慢慢说,别着急,好不容易养好些。不能再复发了啊。”童瞳定定地凝着老太太:“奶奶是不是想说,他和白果儿是一伙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