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不速之客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战青无声地斜睨着淘淘,僵尸脸总算有了细微变化。

    “好不好嘛?”淘淘嘟着嘴追问。

    战青甩给小家伙一个白眼:“我要是不这么说,你以后就会在你三姑姑面前说我坏话,是不是?”

    “嗯嗯。”淘淘脸不红心不跳地用力点头,“还是战叔叔最聪明了,我都不用解释了。”

    “……”战青的脸直接黑成阴霾。

    哪有这么不可爱的孩子,专门坑他战青的。

    他战青好歹也是战家的大少爷,跟着曲一鸿跑到这里来,还不是为了曲一雪。

    要是这段爱情追逐被淘淘或婷婷这两个小家伙给毁了,他会抓狂的。

    不对,他会把他们给带回去天天管教,管他是不是曲一鸿的儿子。

    “战叔叔,你在想怎么对付我吧?”淘淘眯眼瞅着战青隐隐变化的脸,落在战青的眼睛上。

    “对付你?”战青冷冷一哼,不屑地收回目光,“我是谁?犯得着花心思和个孩子斗着玩?”

    “不是就好。”泺淘淘顿时眉开眼笑,“那我们就说定了,你就这么和我妈咪说,我以后会对你好的,和三姑姑说好话。我猜三姑姑一定会听我的话。”

    “……”战青甩出去大白眼,“你越来越像你那个厚脸皮的妈。”

    淘淘一听,顿时不满意了。

    他瞬间扭过头,扬高声音:“妈咪,战叔叔他说你……”

    可惜淘淘话没说完,小嘴被堵上了。

    战青铁青着脸:“想告状?”

    “唔——”淘淘还想说。

    可惜到底人少,在娃娃堆中再怎么威武,也没办法在战青手下得一点好处。

    挣扎了几下,淘淘灵活地换了风格:“我没说你坏话。”

    “哼。”战青这才松开淘淘。

    这当儿,童瞳和滔滔已经站到车外。

    看到车内只有战青,童瞳悄悄松了口气:“有事吗?”

    战青下了车:“有一点事,我接你去一个地方。”

    “呃?”童瞳微微一愕,“什么地方?”

    不容战青解释,童瞳匆匆补充一句:“我晚上没有时间。”

    “我想童助理一定会去的。”战青语气从容,倒没有平时冷淡。

    “为什么?”童瞳诧异地问。

    战青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高深莫测起来?

    迎上童瞳坦然的目光,战青终于没那么淡定了,道:“伯父伯母过来半山园找你了。”

    “啊?”童瞳大吃一惊,诧异地瞪着战青,“我爸妈?怎么会?”

    爸妈虽然都是崇尚武力之人,但并没有粗心到什么招呼也不打,就跑到半山园。

    她都没接到爸妈电话,甚至连个信息都没有。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战青语气温和了些,“二少刚好不在家,去见夏大少了。王叔叔就安排伯父伯母去了太煌酒楼。所以,他们现在正在等童助理。”

    “……哦。”童瞳干巴巴地应着,眸子盯紧战青。

    她仍然持深度怀疑。

    没有比她更了解爸妈的为人了。

    爸妈直爽了一辈子,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从来不给人添麻烦。

    “是不是真的,童助理去了就知道了。”战青的视线锁定淘淘和滔滔,“他们两个可以不去……”

    “我第一个要去。”淘淘听明白了,“你是说我外公外婆来了嘛!我肯定要看看他们啦!”

    战青默默闭了嘴,淘淘这个简单的理由,他竟无言以对。

    然后,战青的视线锁定最后面的滔滔。

    迎上战青的冷脸,滔滔就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整个身子都藏到童瞳身后,让战青看不到。

    “滔滔不能离开我半步。”童瞳言简意赅地道,“可是,我们一定要去太煌酒楼吗?”

    她不得不承认,太煌酒楼就是曲一鸿的地盘,就算关紧包房门,她和爸妈说的任何一句话,照样会第一时间传到曲一鸿耳中……

    “也可以回半山园和华居。”战青说。

    “……”童瞳噎了噎,“去太煌酒楼。”

    战青一脸“我知知道是这样。”

    童瞳眸子一转,当没见看到战青的脸。

    战青不再多言,他下了车,将车门拉开:“请。”

    童瞳默默抱起滔滔,将小家伙放上车座,又准备抱淘淘上去。

    “我自己来。”淘淘多灵活,话音未落,已经上去了,还得意洋洋地对着战青做鬼脸。

    战青不再多言,无声地松了油门,劳斯莱斯在车流中灵敏穿梭。

    童瞳凝着战青的驾驶技术,为之汗颜

    不得不说,来这里上学的都是巨有钱人,开的车都是加大加长型,战青这技术实在值得称赞。

    童瞳正在走神,忽然觉得有双小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胳膊,她赶紧回神。

    原来是滔滔。

    小家伙不时瞄着战青,眼中有惊惧之色。

    “没事。”童瞳握紧滔滔的小手,“二伯母在呢!二伯母会一直在滔滔身边,不用怕。”

    “对呀,还有我。”淘淘在旁邀功,“我是你哥哥。你要求助,应该第一个向哥哥求助。”

    “嗯。”童瞳表示赞同。

    见老妈支持自个儿,淘淘顿时兴致勃勃起来。

    童瞳母子俩你一句我一句,终于成功让滔滔的注意力全吸引住,滔滔忘了战青的存在,也忘记了惊惧……

    来到太煌酒楼时,天色还早。

    牵着滔滔的小手,童瞳的神思早已跑远。

    再来太煌酒楼,她居然有种漠—茫然的感觉。好像 这个地方有些陌生……

    战青将车停好,自个儿先下车,伫立一侧:“淘淘和滔滔可以留在车内。”

    “不。”淘淘立即抗议,“我要看外公外婆。”

    说完,淘淘弯腰一跳,稳稳地落到地上。

    他转身将小手伸给滔滔:“来,我牵你去看我的外公外婆。你以前见过他们的喔。”

    战青转向童瞳:“我觉得,还是把他们留在车内好。”

    “不好。”童瞳扶着车窗,缓缓下车,仰首凝着以美丽灯光组成的“太煌酒楼”四个大字。

    战青微微拧眉。

    “我说过了,滔滔现在不能离开我。”童瞳说,“离开半步都不行。”她背好包包,一手牵了淘淘,一手牵了滔滔,往酒楼里面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