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 再也不许提她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就要现在收养。”童瞳的背脊再度挺直。

    她默默握紧滔滔的小手。对于滔滔来说,这几个月关系他未来几十年,一天也等不得。

    她隐约明白了,他又想对她用“拖”字决。

    对前对婷婷用拖字决,结果把婷婷给“拖”得没了影子,连他自己也看不到。

    如果又想用拖字决拖住收养滔滔的事。

    没门!

    她童瞳可能不是那么聪明,可也不会傻到跌倒在同一个坑里。

    “你非得这么倔?”曲一鸿语气严厉起来。“你说倔,就是倔吧!”童瞳轻轻笑了,眸中难掩失望,“想不到你为了阻止我收养滔滔,居然起了个大早,追到这里来了。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你不用担心淘淘,我是他亲妈,会疼他,更不会担搁他。

    ”

    她附身抱起滔滔,对淘淘一笑:“乖,我们走快一点。”

    说着,童瞳抱着滔滔加快步伐。

    她真想飞回小别墅。可滔滔到底大了,她抱着吃力,想快快不了。

    好心累!

    淘淘犹豫了下,瞅了瞅亲爹,最终还是选择加快脚步跟上妈咪。

    曲一鸿黑着脸,瞪着前面的人。

    沉吟数秒,他终是皱眉跟上:“今天我们非好好谈谈不可。”

    默默听着曲一鸿紧随而来的脚步声,童瞳心里一酸,眼眶悄悄红了。

    他若真心舍不得她,又如何能让他那双艺术家的手掐上她的脖子?

    他难道不知道,她现在还活着,幸亏他是在总裁办公室掐他,幸亏尹少帆刚好在办公室吗……

    想着想着,童瞳不受控制地紧紧咬住唇,悄然加快脚步。

    她清晰地听到后面紧随的脚步声,一声一声响在她心头,让她一颗心更乱了。

    他还跟着干嘛啊?

    都恨得她不行,直接要她的命了,结果第二天居然跑来她身后说“对不起”,说“商量”,说“谈谈”。

    他丢了她的婷婷,任人伤害滔滔,他也不许她保护滔滔……

    这个大爷哪哪都值得吐槽,她何必冒着生命危险陪他“谈谈”。

    他们已经没什么好谈……

    “童助理——”战青生硬的声音传来,“二少给你买了礼物。”

    这声音让童瞳差点闪神。

    “你也许喜欢。”战青硬梆梆地接着道,“你看看——”

    “不看。”童瞳正正神,继续往前走。

    眼见小别墅就在前面,童瞳明明不想让身后那个人知道自己和滔滔的落脚地,可现在也没办法,只能进不能退。

    不过让她奇怪的是,后面的脚步声似乎越来越小。

    他或许离开了吧,这倒是让她松一口气……

    “妈咪,老爸停下了。”淘淘扯了扯童瞳的手,轻声告密,“老爸现在是黑脸包青天。”

    “哦。”童瞳干巴巴地应着儿子,“别管他,我们到了,你陪滔滔,还可以在家玩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妈咪送你和滔滔去幼儿园。”

    “嗯。”淘淘乖乖地应着,往后偷偷瞥了一眼,“妈咪,我怎么觉得,我们有什么地方坏事了。”

    “呃?”童瞳一怔。

    什么意思?

    说话间,已经到了小别墅,童瞳放下滔滔,反手拍了拍背。

    她笑着和滔滔抱怨着:“下次要自己练习跑步喔,要和淘淘一样健康灵活。要不然二伯母年纪轻轻,就会变成驼背老太太……”

    话音未落,淘淘忽然尖叫着冲过来:“老爸,你想干嘛?”

    淘淘飞快挡在童瞳前面,隔开了老爸老妈。

    “你吓到孩子了。”童瞳心里难受而诧异,表面努力保持不动声色。

    她轻轻将滔滔拉到身后,迎上曲一鸿眸中凝聚狂风暴雨的星眸。就如一只濒临爆发边沿的雄狮。

    只一眼,童瞳就知道,他似乎又想掐她。

    瞄瞄后面尾随而来的战青,童瞳一颗紧绷的心微微一松。

    就算为了曲一鸿自己,战青也不会让曲一鸿有机会伤到她童瞳,她现在至少不用担心生命安全。

    凝着童瞳眸中一闪而过的惊惧,曲一鸿星眸似乎掠过淡淡的忧伤。

    然而,那也只是一瞬间。

    他那张俊脸经过各种错综复杂的变化后,最后居然只剩下漠然与疏离。

    “我真是自作多情。”他声音微凉,透着浓浓的失落与悲怆,“我昨天白白折腾半天,愧疚得一晚未眠,甚至想背弃我的原则,放弃我的底线来和你求和。现在看来,我在你眼里,纯属是个笑话。”

    “老爸?”淘淘轻声喊着,想伸手去拉曲一鸿的手。

    淘淘有点听不懂老爸的话,可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有点心疼老爸。

    那种感觉自动涌上来,压根无法解释。

    曲一鸿不着痕迹地避开儿子的手,缓缓插进裤子口袋,漠然道:“你放心,我不会再来打扰你。”

    他眸色淡淡地斜睨了眼滔滔:“还有他。”

    “……”童瞳愕然听着,有点云里雾里。

    谁能帮她解释解释——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刚刚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他却莫名其妙地说翻脸就翻脸,比当初的滔滔都翻脸快。

    她到底哪里又招惹他了?

    难道就因为他个大爷现在钱权在手,就可以想生气就生气,想发火就发火,想怎么任性就怎么任性吗?

    童瞳心里乱糟糟地想着,却吐不出一字来了。

    她只是下意识地加紧护着滔滔,只希望滔滔此刻陷入自我境界,没有听到曲一鸿说的话。

    星眸锁定童瞳护紧滔滔的小动作,曲一鸿淡淡瞄了眼一脸担忧的儿子。

    他忽然蹲下,拍拍淘淘细细的肩膀,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二少,车停在这边。”战青指指身后。

    跟着战青上了车,曲一鸿怅然关上门,缓缓合上眸子。

    “二少……”战青生硬地提醒,瞄着后座精美包装着的小礼品,“你的礼物没有送出去。”

    既然都来了,好歹把礼物送出去,也不枉来了一趟。

    “不必了。”曲一鸿一伸指尖,将那精致的礼品挑入掌心,顺手扔出车窗,落进绿化从。

    战青诧异地看着,不敢再问。

    曲一鸿缓缓合上星眸。

    他的声音疲倦至极:“这别墅是老太太的。短短一天时间,她们全部安排好了。她现在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童瞳。”顿了顿,他轻轻地补充:“就这样吧!听好,以后谁都不许再提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