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那个女人就是你的逆鳞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曲一鸿飞快瞥了眼夏北城。

    “别那样看我。”夏北城语气冷冷的,“我可不像你,把女人宠得无法无天,让自己堵心。女人对我而言,不是必需品,偶尔的调剂品而已。”

    曲一鸿不置可否地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伏特加。

    他将伏特加拿到眼前,打量着里面的纯度。

    夏北城瞄瞄酒:“光喝酒有什么意思,美酒就得加女人……”

    曲一鸿不语,径自来开酒瓶。

    “先生,让我来。”服务员在旁笑盈盈地道,“这是我们的工作。”

    懒得理会服务员,曲一鸿一伸手,不知怎么的,服务员手中的开瓶器便到了他掌心。

    “呀!”服务员惊呼一声,不可置信地瞪着曲一鸿的手。

    没两下,曲一鸿便开了瓶,将开瓶器放到一边。

    夏北城凝神吸吸气,点点头:“这酒纯正。”

    他顺手将酒瓶拿过去。

    “这是我的。”曲一鸿不假思索地从夏北城手中夺过酒瓶。“我懒得管你。不过你现在和我在一起,我得独善其身。”夏北城面色冷冷地斜睨曲一鸿,“你平时不喝这种烈酒,如果你在我面前喝出什么问题,我相信大家都认为我谋杀了你。我还要继承夏氏,夏氏还没

    到我手里,我可不会拿命陪你玩。”

    曲一鸿淡淡笑了:“喝个酒,你夏北城居然婆妈如此。你怎么不拿这点耐心去追洛婉?”

    夏北城冷冷一哼:“我的事不用你管。”

    顿了顿,曲一鸿沉声道:“若你拿出这个心,洛婉也不会跑没人影。”

    “我不缺女人。爱我的女人地跑,随便抓一个就是。”夏北城冷冷道,他倏地一把扯过旁边的服务员,将服务员硬压在自己膝头,眯着眼,危险地问,“告诉爷,你爱我。”

    “救命!”服务员却不配合地惊呼出声。

    “……”夏北城懊恼地瞪着服务员,缓缓松开手臂。

    服务员一得自由,立即转身就跑,再也管不得自己还得为人服务。

    夏北城一抬头,迎上曲一鸿深邃如海的眸光,万年冰封脸便红了红:“都是遇上你这个倒霉鬼,要不然我运气也不会如此差。这种不识抬举的女人,百万中不过一个。今天运气差点,不小心就遇上了。”

    说完夏北城别开眼睛。

    曲一鸿缓缓将空空的高脚杯倒置,见里面确认干净无杂物,这才拿起伏特加,给自己满满斟了一杯。

    伏特加果然不愧全球有名酒。

    酒倒出来,无色无味,看着就如一杯白开水。

    可谁知道,这东西对于不懂酒的人来说,完全能致命。

    “你真打算喝?”夏北城拧眉瞄瞄外面,“还没到晚上。”

    “谁说只有晚上才能喝伏特加?”曲一鸿淡淡反问。

    “没有这个规定。”夏北城凉凉地道,“你要是喝出个好歹来,大把狗仔队会拍下你的尊容,宣告天下,各种造谣生非。说不定明天你们太煌的股票就会因此跌停。”

    曲一鸿定定地凝着夏北城:“你这么关心我,这不是你的风格。你不会对我有想法吧?”

    夏北城瞬间黑了脸:“我只对女人有想法。我就算对童瞳有想法,也不会对你有想法。曲一鸿你个基佬,你以为每个男人都和你一样——哎哟!”

    话音未落,夏北城失态地发出声惊呼。

    他湿漉漉地起身,条件反射地怒喷曲一鸿:“你疯了!”

    居然将刚刚斟满的一杯伏特加,完全泼到他身上。

    这可是大冬天,这酒水冷,天也冷,粘粘的几乎一身湿冷,怎么说都不舒服。

    曲一鸿这简直就是想谋杀他。

    抬头一看,夏北城的怒气渐渐凝固.

    还以为此刻的曲一鸿应该一脸歉意,孰料他完全失望了。

    曲一鸿脸上十分淡然,似乎一点也不后悔刚刚那个莫名其妙的动作。

    “果然疯了!”夏北城脸色臭臭的,“曲一鸿,你那脸色……好像是我泼了你的酒似的。”

    “你要是想报刚刚一杯之仇,你现在可以泼回来。”曲一鸿四平八稳地道,星眸深邃如海,“我坐在这里,你想怎么泼就怎么泼。”

    夏北城的脸瞬间僵了,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看曲一鸿:“我就随便说了句话,也没有特意要污辱你家那个母夜叉的意思,你就泼我酒,你算什么男人!”

    曲一鸿拧眉不语“我知道了,祸起萧墙,家里受了气没地方发脾气,所以找到我当替死鬼。”夏北城万年冰封的脸总算裂开一角,冷冷一哼,“曲一鸿,我可提醒你,女人可没有友情可靠。童瞳那个女人,嚣张得不行,你迟

    早会把她宠坏,到时挖你墙角的人,不是你的对手,而是最疼你的女人……”

    “闭嘴!”曲一鸿倏地喝止夏北城,青筋暴跳。

    “行。”夏北城不悦地往外走,“我算是看清了,童瞳那个女人就是你的逆鳞,谁也不能碰,玩笑也开不得……”

    夏北城独自走了。

    独留下曲一鸿一个人。

    他久久凝着空空的杯子,缓缓合上深邃的眸子。

    。

    童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太煌大厦的。

    等她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时,已经出了太煌大厦,正站在外面马路边的出租车停靠处。

    她尚在清理头绪,眼角的余光便注意到一辆车正悄悄停在自己身边。

    童瞳没有多想,下意识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想到刚刚发生的事,她鼻子一酸,眼眶一红,泪光一闪……

    一张雪白的纸巾出现在她眼皮底下。

    “谢谢。”童瞳下意识地道谢。

    “不客气。童助理去哪?”

    听到李司机的声音,童瞳愕然抬头:“怎么是你?”

    果然是李司机,正一脸担忧地看紧她。

    晕,她还以为自己坐的出租车,完全没想到会是李司机出现在出租车地盘。

    “是我。”李司机温和地说,“婷婷这事,是二少做得不对。童助理你别急,也别恨二少。你不在的这几天,二少寝食难安。他心里十分内疚,童助理,你得给二少一点时间……”童瞳挤出个笑容:“不说这些了,你送我一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