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她是个爱情至上的女人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童瞳诧异地瞅了瞅那男子——什么大人物啊?

    恕她眼拙,实在没认出他是哪个领域的重要人物。

    童瞳正揣测着,迎面传来淡淡的笑声:“你可以走了。不过估计需要抓紧时间,否则就赶不上了。”

    童瞳这才回过神来,瞅向警官。

    “走吧走吧!”警官不耐烦地挥挥手,“你今儿运气好。”

    童瞳轻轻呼出一口气。

    她转向那男子:“谢谢!”

    “不客气。”那男子瞄瞄候机室,暗示时间真的有点紧迫。

    童瞳这才拉住淘淘和滔滔的小手:“我们走吧!”

    经过安检门,童瞳和淘淘两个弯腰拾起行李袋。

    等她直起腰来看时,刚刚那个帮忙调解的人居然平空消失不见。

    “真奇怪!”淘淘也发现不对劲,好奇地东张西望,“一下子就不见了。难道他会隐身术。”

    “别胡说!”童瞳推着儿子走,“人高腿长,走得快而已。”

    譬如曲一鸿亦有这个功能。

    “好吧!”滔滔扁扁嘴。

    他正要收回目光,忽然挣开童瞳的手,瞪圆眼睛,小脸上满满都是惊诧。

    童瞳忙忙地要赶路:“淘淘,别再往后看了,再担搁时间,就赶不上飞机了。”

    童瞳说完,忍不住默默瞄了眼滔滔。

    这十几个小时来,滔滔虽然时刻跟在她身边,可她却越来越感觉不到滔滔的存在。

    这小家伙实在安静得让她心里忐忑……

    “妈咪。”淘淘喃喃着,“你快看——”

    “再好看的都等下次再来看了。”童瞳加大力度,硬拉着淘淘走。

    淘淘向来不用她操心,怎么这么紧迫的时候,却反而有了拖拖拉拉的毛病。

    她记得平时最爱拖拖拉拉的只有滔滔一个……

    拉了几秒,童瞳都没拉动淘淘,她忍不住回头一看。

    这一看,童瞳默默黑了脸。

    她尚来不及说什么,肩头的旅行袋已被拿走。

    “我自己会拿。”童瞳牙咬咬地瞪着战青,“请你不要干扰我的行程。”

    童瞳话音未落,淘淘却在旁拆她的台,飞快将自己的小包包塞进战青手中,笑眯眯地说:“我需要战叔叔帮忙。谢谢战叔叔!回到家,我一定会替你在老爸面前美言几句。”

    “……”战青无语地瞄了瞄淘淘。

    虽然他神奇间不是那么痛快,但还是提起淘淘的小包包。

    同时,他另一只手巧妙地拿走童瞳的包包:“童助理,我不是干扰你的行程,我们只是顺路。”

    “……”童瞳懒得理会战青,“你愿意就好!”

    不要负责行李,她一路上更能全心全意照顾两个小家伙,这样未尝不好。

    童瞳拉着淘淘和滔滔加大步伐。

    确实在安检处担搁了不少时间,他们来到候机室,便也差不多登机了。

    上了飞机,战青和他们不是一个机舱,童瞳心情舒畅了些。

    可战青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愣是撵走他们旁边的人,就坐在他们旁边。

    “二少这几天每天都在给你打电话。”战青瞄瞄童瞳,“只是没人接二少的电话。”

    “……”童瞳别开脸,当做没听到。

    别开眸子的瞬间,她一眼看到安静得近乎没有存在感的滔滔,鼻子又是一酸。

    现在的滔滔,似乎不太关心身边的人,亦不理会身边的事……

    滔滔变成这样,这笔帐除了挂在白果儿头上,还有曲老太太亦占了份。

    至于曲一鸿在这件事上,他占了决定性的成分。

    淘淘在旁撇撇嘴:“妈咪每天都关机。要是有人接了才吓人。”

    战青一双黑瞳锁定淘淘:“我奉命找了你们几天。”

    “找得到我们才怪了。”淘淘傲娇地扬高小脑袋,“我们每天都在反侦探。我和妈咪又不笨,才不会被你找到。”

    凝着得意洋洋的淘淘,战青有些无语。

    这小子虽然打少不在曲一鸿身边,可那点精明和敏锐劲儿,那可全得了曲一鸿的真传。

    不得不说,他战青这么大个人,几乎没被他人蒙过。

    唯一蒙他的人,就只有淘淘这小子……

    “白果儿呢?”童瞳淡淡地问。

    战青这才转向童瞳,沉声道:“二少说,相信二少奶奶短时间内都不想看到白果儿,所以短时间内都不会再见到白果儿出现在大家视线范围之内。”

    “她还在新加坡?”童瞳皱眉。

    战青颔首:“是的,她会留在新加坡一长段时间。童助理放心,她在这里的日子身不由己。要不了她的命,但相信她会印象深刻。我打包票,她以后不会再敢惹上童助理。”

    童瞳皱眉瞅了瞅战青,没再追问。

    她现在没心情追问。

    “战叔叔,你对她做了什么?”淘淘好奇地追问。

    战青伸手摸了摸淘淘的小脑袋,却没说话。

    淘淘转向童瞳:“妈咪,你不好奇吗?”

    滔滔被那个坏后妈坑成这样,他很想看到她悲催的样子哎。

    童瞳瞄瞄儿子,缓缓握住滔滔的小手,轻轻摩挲着。

    好一会,她别开眸子,凝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我希望她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对啊!”淘淘点点头,老气横秋地表态,“我和妈咪的愿望是一样的。”

    “我会转告二少。”战青颔首。

    童瞳不再说话。

    事实上,虽然她紧紧握住滔滔的小手,都有点感受不到滔滔的存在。

    想起滔滔以前那粘乎乎的憨态,这强烈的对比让童瞳心慌意乱,没太多心思放在别的事上。

    战青向来惜言如金,这会为给曲一鸿开罪,才强迫自己多说了几句。

    此刻童瞳不乐意说话,他自然更乐得沉默。

    “真不明白。”淘淘双手托腮,陷入沉思,“那个白阿姨为什么这么恨滔滔嘛!”

    童瞳眸子一闪,轻轻吐出一句:“因为她是个爱情至上的女人。”

    不仅爱情至上,还爱憎分明。

    只可惜用力过度。

    兜兜转转几年了,白果儿几度伤她,都没激发出她的仇恨心理。

    她本是个大性之人,之前亦多少为给姨父姨妈留面子,明里暗里替白果儿网开一面。

    然而此次,她再找不到宽恕白果儿的理由。

    “爱情至上?”淘淘不解,“啥?”有没人出面给他这个五岁宝宝解释下,到底神马是爱情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