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小花猫哭成大花猫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淘淘闻言, 不假思索地伸过小手,作势就要掐滔滔。

    “别闹!”童瞳挡住儿子的小手。

    淘淘虽小,那手劲可不小。面前的滔滔像个没人要的娃娃,脆弱着呢。

    “……”淘淘撇撇嘴,斜睨滔滔,“我妈咪不让我掐你,你还是自个儿掐一把自己。”

    童瞳这回阻止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滔滔果然伸出小手,往自己脏兮兮的脸上用力一掐。

    顿时产生黑里透红的效果来……

    “真掐自己?”童瞳愕然,哭笑不得地握住滔滔的小手,“别掐了,痛。这不是做梦,二伯母和淘淘来救你了。”

    痛感让滔滔清醒了不少,再加上童瞳的话,滔滔总算接受了面前是事实而不是梦。

    他仰着小脑袋,眼巴巴地瞅着童瞳,良久良久。

    那脏兮兮的小脸神情复杂,看上去像要哭。

    “不许哭!”淘淘晃着手机上的手电筒,赶紧吆喝。

    滔滔要是一开哭,那还得了,估计至少十几分钟停不下来。

    “哥哥,我不哭。”滔滔用手背偷偷擦眼睛。

    手背沾上泪水,将他原本就脏兮兮的小脸,弄着有了涂鸦的效果,怎么看怎么脏。

    “都成小花猫啦!”淘淘忍不住笑了,“妈咪你快看,滔滔变成小花猫了……”

    淘淘话音未落,滔滔小嘴一扁,再也顾不得矛盾,扑进童瞳怀中放声大哭:“呜呜呜呜呜呜——”

    “不许哭!”慌得淘淘笑容一敛,赶紧恢复成严肃脸,“滔滔,不许哭!”

    完了完了,这一哭八成就停不下来了。

    “呜呜呜呜呜呜——”滔滔几乎哭得撕心裂肺,效果堪称地动山摇。

    明明最最寂静的地方,滔滔一个人将这里变得热热闹闹

    童瞳默默瞅着崩溃的滔滔,默默拥紧滔滔,默默给儿子使了个眼色。

    淘淘看到童瞳的眼色,叹了口气:“好啦,想哭就哭吧。不过你别把眼泪鼻涕全擦我妈咪衣服上嘛!”

    这里是热带,纵使季节是北半球的冬天,可这里仍然只需要穿裙子。

    童瞳就只穿了件热带风情的大花连衣裙,滔滔这一哭,直接把眼泪鼻涕都给抹到童瞳领口、手肘、脸。

    没几下,童瞳也跟着滔滔变得脏兮兮的了。

    “唉!”淘淘在旁边连连叹息,无奈地瞅着滔滔,“真任性!”

    哭就哭好了,结果还哭得这么带气氛,简直了!

    “好了,现在没事了。”童瞳轻轻拍了拍滔滔的后背,“我们去找个地方睡一晚。”

    “呃?”淘淘眨着眸子,“妈咪,战叔叔应该马上就到了,我们不蹭他的住宿费吗?”

    听到儿子提及战青,童瞳一震,她飞快将滔滔从怀中拉开,柔声道:“滔滔,乖,先不哭了,二伯母带你先离开这里。”

    “呜呜呜呜呜呜……”滔滔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停不下来。

    童瞳无奈地摸摸滔滔的小脸:“等会找到地方住,滔滔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二伯母,我们今晚一直聊天。好不好?”

    “呜呜——”滔滔的哭声总算有所收敛。

    泪眼婆娑中,滔滔肿着眼睛瞅着童瞳,话都说不上来,只能点头。

    童瞳默默松了口气。

    掏出纸巾,童瞳分给滔滔一半:“来,擦擦。”

    “嗯嗯。”滔滔乖乖地点头,伸手接过纸巾,往脸上一顿乱擦。

    脸上泪水纵横,滔滔一时擦不过来,急了,一顿乱擦。

    “噗!”淘淘在旁忍不住笑弯了腰,“再这么擦下去,小花猫都变成大花猫啦!”

    “……”滔滔讪讪地停下所有动作。

    此时滔滔只有一张花色纵横交错的脸。

    童瞳定眼瞄瞄滔滔脸上,心酸之余亦忍不住扑哧笑了:“算了,不擦了。等会二伯母带你好好洗洗。”

    再擦下去,估计洗都不知该怎么洗了……

    “嗯嗯。”滔滔乖乖地点头,有点难为情地垂下小脑袋,不好意思抬头。

    童瞳拾起行李袋。

    想了想,她忽然拿过淘淘手中的手机,走向白果儿。

    停在白果儿面前,童瞳拿手机照了照白果儿。

    显然刚刚那一上,白果儿确实动了骨头了。她和滔滔互动这么好一会,白果儿居然没挪动半步。

    而且白果儿脸上布满浓密的汗珠,那是痛出来的汗珠。

    “童瞳,你给我滚!”白果儿恨得怒吼,“别让我再看到你。”

    童瞳凝着白果儿,懒得再说一句话。

    她微微弯腰,拾起白果儿的精致小背包。

    那是个很小很小的背包,估计里面只能装装身份证等东西,顶多再装个手机放里面。

    “你想干什么?”白果儿心中警钟长鸣,忍不住想伸手捞回小背包,“我这里没有钱。我的行李在机场丢了。我已经两天没吃过一顿好饭了。”

    为了逃走,她只能弃车保帅,仍了行李,仅剩重要证件。

    可惜这一挪动,痛得白果儿又咬牙抱住脚:“痛死我了……”

    童瞳拿了背包,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里面果然没什么东西,不过正有她想要的东西,童瞳弯腰拾起,放进自己行李袋中。

    “瞳瞳,你为什么要拿走我的证件?”白果儿急了,“那是我的身份证和签证,你不能拿走。”

    要是没了这两样东西,她寸步难移。

    童瞳将两样东西装好,走向淘淘和滔滔。

    “瞳瞳,给我站住——”纵使再巨大的痛楚,也无法让白果儿安静,“你不能拿走我的证件。”

    童瞳果然站住了。她侧身凝着地上的白果儿:“果儿,我们姐妹一场,恩恩怨怨一时说不清。到现在为止,我亦不忍心对你赶尽杀绝。但是我亦不可能纵虎归山。我要确保就算战青找不到你,你也休想再回国祸害滔滔,祸害

    我。果儿,你就在新加坡安享余生好了。”

    “还我身份证。”白果儿似乎哭了,“没身份证,什么都干不了……”

    童瞳不再理会白果儿,她一手牵住滔滔,一手牵住淘淘。

    “我们去找地方过夜。”夜色中,童瞳的声音清润动听,似有穿透力,传出好远,“淘淘,把手机关机。”“为什么呀?”淘淘不解,“妈咪,为什么手机每天都要关机?是不是怕老爸打电话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