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你想见瞳瞳?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会说话的曲老太太,闻言瞬间泪如雨下。

    纵使瘫痪,面部表情亦僵硬,也能看出她的后悔与无望。

    以及对曲一鸿无限的期盼。

    “不是每件事都可以重来。”曲一鸿平静地看着曲老太太,“现在这一切后果,都是曲沉江和白果儿促成的。奶奶如果希望事情早点解决,就告诉我,曲沉江现在在哪?”

    曲老太太这回不眨眼睛了,反而眼睛睁得大大的。

    “只有让他回来,才能解决太煌第二股东的麻烦事。”曲一鸿道,“当然奶奶如果还想护着曲沉江,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曲老太太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曲一鸿轻轻叹息:“看来,这回奶奶是真的不知道他去哪了。”

    曲老太太顿时飞快连续眨眼。

    “我信你。”曲一鸿颔首,“我想知道的差不多了。奶奶接着好好休养。”

    他准备离开,曲老太太却一脸焦灼,手脚又在开始不安分地移动。

    “你还有话要说?”曲一鸿拧眉,“你现在说不了。”

    “&#%¥……”曲老太太焦灼地咕哝着。

    紧紧巴巴盯着曲老太太的唇,曲一鸿缓缓眯起星眸:“奶奶是说,想见瞳瞳?”

    曲老太太张着嘴,似乎拼命想说出来。

    然而这回,她连“#@%@%”等等都没说出来,只是越来越焦灼。

    曲一鸿拧眉凝着曲老太太——他原想读取老太太的唇语,可惜老太太太过激动,嘴唇颤动得厉害,实在无法精确读取。

    老太太到底是什么意思?

    曲老太太青筋暴裂的样子有点怵目惊心,曲一鸿附身抱起曲老太太,让她靠上枕头:“有什么事,下回再好点说也行。”

    他起身欲离去,曲老太太却忽然发出一声浑浊的“嗯”。

    虽然有些含糊,但曲一鸿确认自己这回没听错。

    曲一鸿星眸一闪:“我知道了,你想见瞳瞳。你是为了滔滔见瞳瞳。”

    曲老太太瞬间泪流满面。

    这回,她一直眨眼睛,一直眨着,似乎压根就停不下来。

    曲一鸿缓缓吁出一口气:“不容易,奶奶终于看出瞳瞳的好了。不过……”

    他将曲老太太扶着躺下:“瞳瞳现在不在这里。她回来的时候,我会让她过来看奶奶……”

    曲老太太的泪流得更凶了。

    松开曲老太太,曲一鸿缓缓后退一步:“我先走了,奶奶好好养身体。”

    曲老太太再度瞪圆眼睛,明显不希望曲一鸿离开。

    “我会劝曲白离开。”曲一鸿了然,道,“我想,他会离开的。”

    曲老太太似乎松了口气,但仍然一眼不眨地瞅着曲一鸿。

    “从明天起,除了钱子轩,我会限制其余人过来探望你。”曲一鸿语气淡淡,“特别是曲白。”

    曲老太太艰难地扯出个笑容。

    “奶奶也别太高兴。”曲一鸿定定地凝着老太太,“我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奶奶,而是我希望奶奶有一天能活着走到我母亲面前,和她郑重地说一声对不起。”

    曲老太太闻言,缓缓合上眸子,泪流成河,湿透枕巾。

    “奶奶别太激动了。”曲一鸿语气温和了些,“要想早日恢复健康,不仅要和医生配合,最重要的是保持平常心。”

    说完,曲一鸿深深地凝着曲老太太,看到曲老太太的泪珠之后,这才转身离开。

    虽然没有回头,但曲一鸿知道,此时曲老太太一定是睁开眼睛,并目送他离开。

    出了病房,曲一鸿缓缓站定,凝着对面的曲白。

    “二哥出来了?”曲白恭恭敬敬地问,“奶奶还好吧?奶奶能和你交谈么?”

    “要是能交谈就好了。”曲一鸿斜睨着曲白,语气淡淡,“可惜不能。但是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从现在起,你不用再陪夜了。”

    “啊?”曲白愕然抬头,见曲一鸿平静得不行,道,“这是命令吗?”

    曲一鸿不假思索地道:“对,这是命令。”

    “……”曲白默然凝着曲一鸿,没动。

    “不止你,连我在内的所有曲家子孙,最近都不能再见老太太。”曲一鸿沉声道,“这是陆院长下的命令。只有脱离原来的生活圈子,老太太才能更快地痊愈。如果不希望奶奶早日复原,就可以来看奶奶。”

    曲白终于缓缓垂首:“二哥,我知道了。我现在回去。”

    曲白说完,转身大步走了,比曲一鸿走得还快。

    直到曲白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内,曲一鸿才转向钱子轩。

    “二少,陆院长真这样说的吗?”钱子轩困惑极了。

    “我说的。”曲一鸿凝着钱子轩,“从明天开始,除了你,除了医院的安保人员和护士,其余人一律不许进老太太的病房,和老太太说话。”

    钱子轩诧异地抬头看着曲一鸿,似乎不会说话了。

    但最终,他似乎明白了:“乔玉华也不能?”

    “不能。”曲一鸿说。

    钱子轩轻吁一口气:“二少,我知道了。我相信二少的决定一定是英明的。”

    曲一鸿不再多言,转身就走。

    刚刚和曲老太太说的话,都是他早有的想法。

    只是曲老太太今天才神智清醒些,他才一次性说出来。

    站在原地不动的钱子轩,目送曲一鸿背影消失,终于淡淡笑了:“还是二少好。”

    原来在曲二少眼里,他才是曲老太太身边那个最忠心的人……

    他一切都值了。

    可惜曲老太太一生都信错了人……

    曲一鸿下了楼,李司机已经开着车等在医院的正大门。

    见曲一鸿出来,他赶紧恭恭敬敬替老大开门:“二少,老太太好点了没有?”

    曲一鸿上了车,没回应李司机。

    他缓缓靠上椅背,平静地凝着“太煌医院”四个大字。

    半晌,他轻轻吐出:“为什么这世上总有这么蠢的人,非得绝望时才明白大是大非……”

    李司机明明听到,装做没听到。

    这么高深的哲理,他个司机不太懂,也不感兴趣。

    他就关心童瞳和淘淘下落不明:“二少,我们现在回去再问问战青那边的情况……”曲一鸿缓缓平静地打断李司机的话:“现在去见夏北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