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除非滔滔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滔滔稚嫩的声音吸引了餐厅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在这里。”淘淘赶紧用力朝客厅挥着小手,“这里——”

    听到淘淘的声音是从餐厅传来,滔滔明显一愣,白晳的小脸蛋掠过丝犹豫。

    等滔滔转向餐厅,看到里面比平时多了好几个人时,脚步便不知不觉停住了。

    “我粑粑麻麻来接我啦!”婷婷傲娇地说,“瞧滔滔都看傻了。”

    这当儿,滔滔已经看到里面坐了曲一鸿,还有一个看着比二伯更年长的。

    他心里更是惊惧,再也不肯往走了。

    “这孩子确实变了不少。”洛冰蓉柔声道。

    “是变了不少。”李司机在旁表态,“感觉都不是同一个孩子了。”

    洛冰蓉笑着点头:“以前他目光会流露股蛮横的味道,现在看着憨厚不少。”

    “所以说,孩子只是张白纸。”王叔叔十分认同,“他会在纸上描绘什么样的人生,拼的是长辈的能力。”

    童瞳默默瞅着有些发怯的滔滔,心头不知不觉浮上疼惜。

    她忍不住道:“淘淘,你吃完了吗?”

    “吃完了。”淘淘立即放下牛奶。

    童瞳指指外面:“吃完了就和滔滔一起去吧。”

    滔滔这孩子,本来没这么胆小的,可是经过一系列的事,现在胆小多了。

    特别是在曲一鸿面前,小家伙简直从曾经的豹子胆变成了现在的鼠胆。

    “滔滔,我出来了。”淘淘滑下椅子,快快乐乐地往外跑去,“我去拿书包。”

    曲一鹏亦正好用完早餐,他站起身来,悠然跟着淘淘出了餐厅。

    来到客厅,半眯着眼斜睨着手足无措的滔滔。

    虽然有点小虚胖,看着没淘淘那么有灵气,可那曲家特有的五官,让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曲家的血脉。

    更可贵的是,虽然是曲沉江的儿子,但没有曲沉江眼中那股戾气,反而略微流露一点憨厚之气。

    看到这里,曲一鹏的眸光柔和了些:“你就叫滔滔?”

    “……”滔滔仰着脸瞅了曲一鹏一眼,张着嘴儿,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滔滔,好了。”淘淘背好书包走向滔滔。

    顺着滔滔的目光,淘淘笑嘻嘻地介绍:“这是我们的大伯,婷婷的爸比哎。”

    “大伯好!”滔滔怯怯地喊着,小脑袋低了低,似乎想拔腿就跑。

    曲一鹏凝着那张小脸,语气轻轻:“貌似我没有这么恐怖。”

    虽然五官有曲家的轮廓,但他这个老大一向是曲家最面善的一个人。

    可能商界对手会害怕他,但却从来没有孩子在第一眼会害怕他。

    乍一看到滔滔怯怯的眼神,曲一鹏有些不习惯。

    “嘿嘿。”淘淘在旁乐呵呵地替滔滔解释,“滔滔是怕我老爸。我老爸坐在那里,滔滔才不敢说话。”

    滔滔吸吸鼻子,却默默点了点头。

    洛冰蓉在餐厅内低低笑了:“老二你这威风八面得连娃娃都害怕。”

    童瞳默默瞅了瞅曲一鸿,眸光小小幽怨——成天比滔滔摆着冷脸,滔滔不怕他才怪了。

    见滔滔浑身不自在,淘淘早一把拉住他,几乎小跑向外面:“妈咪,我们先出去啦!”

    “我也去看看。”婷婷一秒钟都坐不下去了,赶紧滑下椅子,跑出餐厅。

    她嘴里还满满一嘴餐点呢……

    战青见此情况,咽下最后一口牛奶,拿着车钥匙跟出去了。

    曲一鹏这才慢悠悠地回到餐厅门口,若有所思:“这孩子不像曲沉江。”

    “就是不像曲沉江。”童瞳忍不住解释,“所以才讨喜,让人不放心。”

    曲一鹏缓缓放下叉子,起身洁净了下手,这才道:“瞳瞳,我们该上班了。”

    “……”童瞳牙咬咬地瞪着曲一鸿。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这么急着去公司,就是不希望她和曲大少夫妻谈滔滔。

    “曲沉江……”曲一鹏似笑非笑地凝着滔滔的背影,“一把好牌被他打个稀烂。”

    洛冰蓉亦皱眉:“就是呀!再怎么样,他也得顾着自己的儿子啊!”

    “儿子是第二股东,他却想抢儿子的地位……”曲一鹏沉吟着,“再蠢的人都不会这样断自己退路,何况曲沉江没这么蠢。老二,你不觉得这里面有点奇怪吗?”

    曲一鸿语气淡淡:“本来是有点奇怪。但他能亲手毁了为他付出一切的乔爱晴,他现在这么对待自己的儿子,也就不足为奇。”

    “乔爱晴死了?”洛冰蓉大吃一惊,手里的餐点瞬间被指尖捏个粉碎。

    “死了。”曲一鸿淡淡道。

    “而且,依我们推断,应该是曲沉江蓄意谋杀。因为乔爱晴死的时间,实在太巧合。”尹少帆在旁快人快语,“只可惜他安排得几乎天衣无缝,乔爱晴着了道,就算追查下去,也追查不到曲沉江头上。”

    洛冰蓉眸色一厉:“既然是这样,老二,这么心狠又心窄的人,早该把他处理掉。”

    童瞳闻言一震,诧异地盯着洛冰蓉。

    她可真没想到,像洛冰蓉这么小女人,居然会有这么一股杀气。

    太让人意外了。

    更何况

    “我们这不是已经开始布置了嘛!”尹少帆感慨,“可惜我们还是慢了一步,让他找机会溜了。”

    李司机亦在旁摇头:“他溜了不说,儿子都不要了,还得二少给他保护滔滔,老太太又把五少扯进董事会。咳,真是一言难尽。”

    “等等——”曲一鹏深深拧眉,“我怎么觉得,这中间肯定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李司机和尹少帆异口同声地问。

    曲一鸿和童瞳亦不约而同盯紧曲一鹏,想知道他的看法。

    “大哥说说。”曲一鸿温和地表态,“有时局外看事,确实看得透彻些。”

    “这中间肯定有问题。”曲一鹏长眉拧成山峦,“但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

    顿了顿,曲一鹏看着曲一鸿:“老二,你也理理思绪,说不定能找出源由。”

    洛冰蓉浅浅笑了:“我还是觉得,曲沉江这么狠心,除非滔滔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这不可能吧!”王叔叔顿时道,“当初老太太亲自在医院里把滔滔抱回来的。能被老太太肯定是曲家血脉,滔滔肯定一出生便做了亲子鉴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