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太奶奶呜呜,二伯母呜呜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果儿微微皱起的秀眉渐渐松开,她笑了。

    居高临下地瞧着滔滔,白果儿忽然附身,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滔滔的小下巴。

    “白阿姨,是不是呀?”滔滔眼神里有惊惧之色,可声音却大了起来。

    “那当然。”白果儿语气比任何时候都温柔,“滔滔呀,只要你乖乖听话,你亲爹就不会为难你二伯母和淘淘。”

    “我爸比什么时候回来?”滔滔执着地问,一脸期盼。

    “这个么?”白果儿浅浅笑着,眸子转动,道,“这就不知道了。”

    滔滔有些不满意这个答案,看上去又不敢和白果儿对着干,一时纠结了。

    总算,滔滔又抬起头来:“我可以去看我爸比吗?”

    “这可不行。”白果儿差得身子直晃,“你爸比肯定不会答应。”

    “……”滔滔静默了。

    他要亲自和爸比说话,可是找不到爸比,怎么办哎?

    “好啦,别胡思乱想了。”白果儿一指旁边,“给我一边待着。”

    “我想和爸比打电话。”滔滔坚持着,“我有重要的话和爸比说。”

    “不能。”白果儿渐渐没了耐心,“你亲爹连你的小命都没放在心上,你以为他会愿意听你的话?”

    “……”滔滔的小嘴扁了扁,又有要哭的预兆。

    “不许哭!”白果儿厉声喝道,“你要是哭,让你二伯母和淘淘他们听到,你就麻烦了。”

    这话比巴掌都有威力,滔滔的小脸立即僵住,没再往哭的方向发展。

    委屈地瞅着白果儿好一会,滔滔眸中渐渐浮起绝望的意味。

    他默默垂了小脑袋,一步一挪地往楼上走去。

    他得去画画。

    “你去哪?”白果儿大声喝住,“给我站住。”

    滔滔委屈地站住了,怯怯地瞅着白果儿:“我去楼上画画。”

    “画什么画!”白果儿不屑地笑了,“你那算画吗?滔滔,男孩子嘛,不要学得那么文邹邹,应该多锻炼身体。”

    “我喜欢画画。”滔滔坚持着。

    “你应该和淘淘学练力气。”白果儿巧笑倩兮地摸摸滔滔的小脑袋,“那样以后才有力气打坏蛋。”

    “练力气?”滔滔喃喃着,眸子一亮。

    这个提议似乎有点让滔滔心动,脸色好看了点儿。

    等他有力气了,他第一次要把面前这个白阿姨给打趴。

    “怎么练?”滔滔眨巴着眸子,“打沙包吗?”

    “噗!这里哪有沙包给你打呀?”白果儿笑得直不起腰来,脸上都起了褶子,“你看电影里,人家少林寺的练力气,都是从小事情练起。所以,从今天开始,家里的碗归你洗,地板归你拖。就这么说定了!”

    滔滔脱口而出:“我不会洗碗,不会拖地。”

    他是太奶奶宠大的孙少,能自己拿筷子吃饭,在大家眼里已经很好的。

    洗碗拖地板这种事,他压根就没听说过。

    “不会就学。”白果儿笑着一指外面,“碗在厨房里,扫帚在外面。你做完这两件事,就来和我说一声。”

    说完,白果儿笑盈盈地上二楼。

    这个滔滔仗着有曲老太太和童瞳保护,在她面前一直架子十足,她被气到好多次。

    她现在可找到机会整他个小屁孩了。

    曲沉江造的孽,她现在有机会从滔滔身上一点一滴地找回来。

    “快去啊!”见滔滔不动,白果儿催促着。

    滔滔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可怜兮兮地瞅着白果儿:“白阿姨,我还是不练力气了。”

    等有机会,他再让哥哥教他练武更容易长力气。

    “不练?”白果儿倏地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瞅着小正太,语带威胁,“你要是不乖乖的,我就告诉你爸比,说你被淘淘带坏了。你爸比说不定一生气,不知什么时候就找滔滔算帐去了喔。”

    白果儿话音未落,滔滔慌忙转身,几乎小跑向厨房。

    目送滔滔小小的身子消失在厨房方向,白果儿缓缓双臂环胸,冷冷一笑:“这么点儿大,就想和我斗。”

    “我已经在洗碗了。”滔滔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可惜滔滔话音未落,厨房地板便传来清脆的瓷器撞击声。

    白果儿皱皱眉:“碗打碎了不要紧,反正你有的是零钱,我照扣就行。但是,你可别让我看到厨房地板上有碎片。否则你麻烦就大了!”

    说完,白果儿用力一甩大波浪长发,笑盈盈地往楼上走去。

    “哼。”她笑容加深,“这么美好的日子,此刻才正式开始呢!”

    她大把时间对付这个傻白甜。

    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得考虑考虑,要不要去看望看望曲老太太。

    来到露台,白果儿暗暗打量着和心居。

    安安静静的和心居没有一个人影,连乔玉华那大妈都不见人。

    眸子一瞥,看到同样安静的和乐居,白果儿不禁沉吟起来。

    等到晚上,她得去看看曲白……

    一楼厨房,碗还没开始洗,滔滔已经摔破一个碗。

    滔滔蹲在地上,小嘴一扁,低低哭了:“太奶奶呜呜!”

    要是太奶奶在家,他才不会受这个苦。

    想到太奶奶还在医院昏迷不醒,滔滔改口:“二伯母呜呜。”

    说了小会,二楼似乎传来白果儿的声音,滔滔吓得赶紧回神,默默拾瓷片。

    瞧这碗被他摔得四分五裂,满地都是碎片。

    没人帮自己,滔滔只得认命,一小片一小片地拾着碎瓷片。

    好尖锐的瓷片,似乎只要他稍微不专心,就会刺破自己娇嫩的小手儿……

    滔滔正想着,只觉指尖传来隐隐刺痛。他定眼一瞅,只见指尖冒出一团圆圆的红色液体,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血!”滔滔吓得尖叫,“我流血了。”

    二楼传来白果儿的声音:“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流点血算什么!滔滔,给我听好了,再让我听到这些声音,我可就告诉你亲爹了啊!”

    “……”滔滔匆匆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小嘴。见白果儿没再说话,滔滔这才松开小手,喃喃着:“白雪公主的后妈,跑我家来啦!我要是和哥哥一样会打架就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