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离开曲家才是上上之策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闭嘴!”夏北城抓狂了,怒瞪尹少帆,“你就是曲一鸿的走狗!”

    “……”尹少帆无语地摊了摊双手——他今天出门一定忘了看日历。

    前后不过几分钟,他被两个人鉴定是“走狗”。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风度!记得保持风度。”曲一鸿半笑不笑地斜睨夏北城,“和我助理较真,不怕人笑话?”

    “谁笑话?”夏北城暴躁得不行,“你们吗?想笑就笑呀!”

    “……”尹少帆悄然退后两步,保持安全距离。

    夏北城脾气不好,这是全花城都知道的事。

    他身为曲一鸿身边最灵活的太煌助理,绝不会让自己去撞枪口。

    “看来你正处于更年期。”曲一鸿似笑非笑地打趣着,拿过夏北城手中的球杆,往草地上走去,“天天忙公事,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呼吸新鲜空气,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脂粉堆里。”

    “……真不是男人!”夏北城咬牙切齿地道。

    他看看曲一鸿悠然的姿态,再瞄瞄俱乐部的方向,举棋不定。

    尹少帆早乖乖跟上曲一鸿,故意扬高声音:“二少,如果夏大少不和你打球,我来陪你。”

    “谁说我不打?”夏北城声如洪钟,明显夹着怒气,“今天输了的在这里当众跳舞。”

    尹少帆悄悄往后一瞥,闷笑:“二少,你今天可不能输。你得给夏大少机会在这里跳舞,可遇不可求喔!”

    让夏北城那座冰山在高尔夫偌大的球场上跳舞,真是人生最美的风景嗷……

    如果夏北城真这么做,估计明天夏北城就是头版新闻人物。

    “行。”曲一鸿眉尖一挑,“到时你最好全程录像。”

    “啊?”尹少帆挠挠后脑勺,“二少,我要临时改行当记者吗?”

    曲一鸿的球杆差点落上尹少帆:“想当记者,早十年就得去。等会把它录下来,让瞳瞳发给洛婉。”

    “高!”尹少帆顿时竖起大拇指,“二少就是二少!”

    夏北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尹少帆赶紧闭嘴,摆出难得的严肃脸,恭恭敬敬站立一边。

    “开始吧!”曲一鸿迎风而立,英姿卓绝,他含笑相请,“北城你先来。”

    夏北城心里浮躁,哪管客套,果然率先开始。

    然而高尔夫球就是项高雅的体育活动,压根不适合心浮气躁的人玩。

    竞赛的时间不长,夏北城几乎兵败如山倒,很快便败局已定。

    “夏大少,跳舞!”尹少帆在旁笑嘻嘻地提醒。

    夏北城脸黑如炭,没好气地瞪着曲一鸿:“你的人,你管管。”

    “尹助理说得没错。”曲一鸿不动声色地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北城,你现在可是夏氏的代言人,一言九鼎。食言可不是你的风格。”

    “……”夏北城张口结舌,头一回胀红了脸。

    尹少帆在旁努力憋着笑,几乎瞥出内伤。

    咩哈哈,想像下夏北城跳舞的场面,简直太振奋人心了。

    “本来就是个玩笑。”夏北城不悦地甩出个大白眼,“曲二少不会当真吧?”

    “玩笑?”曲一鸿挑挑眉,“如果这么说,北城,下次咱可不好见面了。”

    他远眺四方,唇角微弯:“今天风大,没什么人,你想要的观众,现在就我和尹助理。你就当活动下筋骨,我和尹助理不会笑话你。”

    “曲一鸿,再这样我们可不是朋友了。”夏北城咬牙道。

    “朋友?”曲一鸿淡淡笑了,“我们只是互损的合作伙伴。愿赌服输,咱下回还能一起喝酒打高尔夫。否则的话……”

    曲一鸿拉长声音,含笑斜睨着夏北城,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尹少帆在旁笑嘻嘻地道:“二少,我猜夏大少压根就不会跳舞。他怕扭成大妈的广场舞,所以不敢跳!”

    “闭嘴!”夏北城只想掐死尹少帆,“曲一鸿,你什么眼光,招的这么八卦的助理。”

    曲一鸿挑挑眉:“我也嫌烦。要不北城把你的助理给我用,我现在就让他走人。”

    “……”夏北城立马消声。

    曲一鸿和尹少帆两个默契十足,最终夏北城浮躁到极点,果然背对尹少帆,随便跳了几下。

    “很有型嘛!”尹少帆乐呵呵地说,“可惜没音乐。”

    夏北城天生就是个冷峻的型男,举手投足自有他独特的风范,舞姿其实十分之潇洒迷人。

    只是配着高尔夫球场,还是让他偷笑。

    “北城真是全能。”曲一鸿在旁笑道,顺便给尹少帆使了个眼色。

    接到曲一鸿的信号之前,尹少帆已然开始录像。

    咳,这段视频肯定会比最红的网红视频还火爆万倍。

    似乎把跳舞当成一种宣泄,本来只打算随便摆几个pose的夏北城,居然一分钟后才停下来。

    然后,他保持一个高难度的姿势,惆怅地站立原地。

    “怎么了?”曲一鸿盘膝坐下,“想女人了?”

    凶巴巴地瞪了眼曲一鸿,夏北城静默地坐在一旁,凝望长空:“别调侃我了。我觉得你现在的处境,比我要难上百倍。你不需要我帮手?”

    “最难的不是现在。”曲一鸿轻笑,“你多虑了。”“不是我多虑,而是你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夏北城难得流露关切之情,“昨天曲老太太忽然脑梗,说不出动不得,成了活死人。满世界流言说,可能是你曲二少的策略。还说你肯定会借机谋夺太煌第二

    股东的财产。如果那个小股东有任何意外,你都是第一个嫌疑人。”

    顿了顿,夏北城加重语气:“想害死那个小股东的人,一定不止一个。”

    曲一鸿沉吟不语,神色渐渐肃穆起来:“你想帮我?”

    “无所谓帮不帮,不过是互惠互利。”夏北城竟挤出个笑容,“曲二少,你知道我们利益为上。但外界的利益捆绑,有时候比亲情更可靠。你我关键时刻说不定能互相拉一把。”

    鼓掌声缓缓响起。

    “明白人!”曲一鸿掌声渐停,“希望有机会互拉一把。不过太煌小股东这事,我自己会处理。”“一个屋檐下生活,你如何能处理?”夏北城不屑地道,“依我之见,让那小股东离开曲家才是上上之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