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曲老太太的最后风光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45章 曲老太太的最后风光

    曲白见此情景,早默默上前扶住曲老太太:“奶奶先别气,等她把事情说清楚。反正她现在跑不掉。”

    “你——”白果儿泪光闪闪地指着曲白。

    这话比任何事都更凌迟她的心。

    可惜她现在压根没时间安抚自己的心,只能慌乱地道:“是呀,奶奶你先听我解释。”

    “我已经完全听清楚了。”曲老太太气怒地指向白果儿,“果然红颜祸水。可惜不止老三,连我老人家也被你也迷惑住了。白果儿,你今天休想完整地离开曲家。”

    迎上曲老太太冷冽的眸光,白果儿心觉如在冰窖。

    曲老太太气成这样,她若硬来,或许今天真的走不出曲家。

    身处绝路,白果儿反而慢慢冷静下来,思路亦渐渐清晰起来。

    事已至此,她岂能蛮干,只能智取。

    想到这里,白果儿转过身,背对曲白,柔声道:“奶奶,你正在气头上,大概忘记了今天才嘱咐过我的话。我现在只是在暗暗奉行奶奶的指令啊!”

    “什么指令?”曲白在旁发出疑问。

    “是吗?”曲老太太激动地反问,她步步走向白果儿,紧紧盯着白果儿的眼睛。

    “奶奶,当然是啊!”见稳住曲老太太,白果儿心里一松,扯出个浅浅的笑容,“我又不是童瞳那样,面对男子,话不投机就送拳头。女人能用的手段有限……奶奶,我不能说再多了。”

    白果儿悄悄朝曲老太太使眼色,示意两人再说下去,她就笼络不了曲白了。

    曲老太太绷紧脸,背着双手,眼睛锁定白果儿, 威风凛凛地绕着白果儿走。

    “奶奶,怎么回事?”曲白一如既往,还是那个温雅的书生,“我想知道,到底怎么了?”

    曲老太太的脸越绷越紧,愣是将脸上的皱纹都给绷得看不见。

    绕了白果儿三圈之后,曲老太太终于停住了。

    “奶奶?”曲白不解。

    曲老太太忽然扯开淡淡的笑容。

    “奶奶总算明白了。”白果儿亦长吁一口气,“太好了……”

    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一道凌厉的巴掌声在傍晚的夜色中传出老远。

    曲白几乎相信,整个半山园的住房都听到了这声巴掌声。

    而完全没有设防的白果儿,被曲老太太这重重一巴掌,扇得直接一坐在地。那张精致美丽的面孔,亦渐渐浮起五指印,且越来越清晰……

    白果儿被打懵了,下意识地伸手抚上自己的脸,茫然抬头:“奶奶——”

    “闭嘴!”曲老太太一声吼,红着眼眶瞪着白果儿,“亏我疼你这么久。白果儿,你心如蛇蝎,简直人中极品。我和老三都眼瞎呀!”

    “……”白果儿嘴唇蠕动了下,最终静寂无声。

    这一巴掌亦将她的思维扇得清晰起来。

    凝着曲老太太颤巍巍的身子,泛红的眼眶,苍白的脸,白果儿忽然笑了。

    她转向曲白,甜甜一笑,美妙不可言。

    既然演不下去,她的未来堪忧,那不如破釜沉舟,赌一把吧……

    “你还笑?”曲老太太气得捂头,“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我只是个普通女人。”白果儿一甩长发,扶着茶几缓缓起身,笑看着曲老太太,“我只要爱情。谁挡我的爱情,我就让谁不好过。对,曲沉江是我有意拉下水的。”

    曲老太太被气得心血翻滚,指着白果儿:“你——”

    “你”了半天,曲老太太却没有说出第二个字。

    曲白下意识地扶紧曲老太太:“奶奶何必和她一般见识。”

    “我见识差吗?我可不这么认为。”白果儿含笑握着头发玩,慢悠悠地绕着曲老太太转圈,“老太太,你猜对了,我对曲白的剖白,句句都是真心话。”

    曲老太太颤颤地指向曲白:“你是不是和这个狐狸精合伙赶走老三?”

    “奶奶怎么这么说?”曲白惊骇至极,缓缓松开曲老太太的胳膊。

    “对呀,我早就和曲白合伙了。”白果儿笑眯眯地说,“老太太,你如此偏心,冒着得罪全天下的风险护着曲沉江一人,你以为还有孙子真心关心你吗?他们只会一个比一个恨你,他们更想合伙整死滔滔。”

    白果儿这话似乎沾了毒药,让曲老太太身子剧烈一晃。

    找不到支撑,她只能扶住墙。

    “这都是你自找的。”白果儿笑盈盈上前一步,“老太太,我说的对不?”

    脸色苍白的曲老太太缓缓合上眸子,好一会才低低吐出三个字:“老三呀……”

    “嘻嘻,你还对曲沉江抱希望呀?”白果儿笑得直不起腰来,“奶奶,你不会真以为,我有那么大能耐,能让曲沉江变坏吧?我告诉你,曲沉江他骨子里就是个痞子,他就是个六亲不认的主。一个连儿子都不爱的人,你希望他能爱你吗?”

    “住口!”曲老太太咆哮了。

    “我偏要说。”白果儿笑得更厉害了。

    曲白定定地看着白果儿,忽然一把拉住白果儿,拽着她迈开客厅门,来到前院。

    “给我出去!”曲白压低声音,“没看见奶奶快支撑不住了吗?”

    白果儿笑了,亦压低声音:“我要的就是这效果。难道你还想曲老太太好好活着,再把曲沉江请回来吗?我为你付出多少,你好不容易等到的今日,你想拱手让人吗?”

    “……”曲白一震。

    “你在太煌的地位已定。”白果儿再加一把火,“老太太现在对你而已,已经可有可无。曲白,如果你想出人头地,如果你想和曲一鸿一争高低,你就给我闭嘴!”

    “……”曲白久久凝着白果儿,静默无声。

    白果儿笑了,将小手从曲白手中抽出,再度进了客厅,还把门给关上。

    她掏出手机,笑盈盈地道:“老太太,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你的身边到底有没有你可以信任的人。”

    说完,白果儿开始拨打号码。

    电话通了,白果儿打开扬声器:“沉江,老太太现在身体很不好,你要不要回来看看她?”

    “看她?”曲沉江阴冷的声音传来,“若不是她,我怎么可能变得一无所有?若不是她,我怎么可能会变成半山园的公敌?果儿,实话和你说,我恨不能她早日见阎王。”

    白果儿格格笑了:“沉江,你这话真要人命……”

    话音未落,白果儿的声音变成惊呼:“来人呀,老太太晕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