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虎毒都不食子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09章 虎毒都不食子

    童瞳被曲老太太的吼声震得头皮发麻。

    略一沉思,她居然觉得,曲老太太这回怀疑得极有道理。

    白果儿曾经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说过狠话——如果她没能力报复到曲沉江,就会要拿滔滔来顶替,让滔滔承受她在曲沉江那里受到的屈辱。

    童瞳神游太空完毕,一眼瞥见陆院长还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

    童瞳赶紧悄悄朝他挥挥手。

    陆院长多灵透的人,一看童瞳的手势便明白。

    二少奶奶这是提醒他不要参与曲家的家务事,最好回避一下。

    “老太太,我去督促医生给孩子做治疗。”陆院长赶紧睿智地往外撤,“请您老人家放心,我们会还给您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

    曲老太太抓着白果儿不放,只给了陆院长一个“明白”的眼神。

    陆院长走出办公室,还顺手关好门。

    被曲老太太紧紧抓着的白果儿总算回过神,指着自己:“我?奶奶,你怀疑我?”

    白果儿哪想到自己会被曲老太太认定第一嫌疑人,一下子懵了。

    “除了你还有谁?”曲老太太咬牙切齿,精神得一点也不像个近八十的老人,“你有动机,更有机会。”

    白果儿似乎被气笑了:“奶奶,最没动机的就是我。”

    童瞳在旁瞅着扭在一起的两人,忽然有了看热闹的心态。

    刚刚一路看着曲老太太和白果儿秀两代情,看得她心里怪怪的。

    现在看两人开撕,她心里莫名就痛快多了。

    更重要的是,她童瞳总算在曲老太太那里摆脱了嫌疑人的身份。

    不容易啊!

    “你想嫁给老三,当然不想当滔滔后妈。”曲老太太板着脸,满满都是煞气,“自然,你第一个想害滔滔。”

    “奶奶你真是气糊涂了呀!”白果儿不怒反笑,“奶奶你大概忘了,我出过事,输卵管少了一半,为此医生已断定我生育的机会不大。现在沉江有个现成的儿子,我比沉江还高兴。”

    顿了顿,白果儿补充:“奶奶要是不相信,可以问沉江啊!”

    曲老太太一怔。

    一时气急攻心,她老人家忘了这么回事了。

    听白果儿这么一解释,曲老太太竟觉得有理。确实,白果儿不该有伤害滔滔的想法。

    “好像有点道理。”童瞳喃喃着。

    童瞳倒不是认为白果儿会因为生育问题一事会善待滔滔。

    她只是断定,依白果儿的聪明,不会傻得在曲沉江眼皮底下对滔滔动手脚。

    毕竟从早上白果儿通风报信的态度上,看得出白果儿极其忌惮曲沉江,有他面前慎之又慎。

    “那个……”童瞳默默瞅了瞅曲老太太,“不应该问曲沉江吗?”

    “对呀!”曲老太太茫然四顾,“沉江呢?”

    “他离开了。”战青在旁冷冷道。

    “啊?”童瞳倏地转向战青,“什么时候的事?”

    她没注意曲沉江的行踪。

    白果儿亦面色一变,她缓缓走到门口,推开房门,左顾右盼。

    果然,没有曲沉江的身影。

    “不用找了。”战青在旁淡淡道,“刚刚在一楼时,陆院长进来让你们上来时,他就已经离开了。”

    “啊?”曲老太太发出急促的惊呼声。

    “你怎么不挡住他?”童瞳脱口而出,“滔滔还躺在医院呢,他倒走了。”

    话音未落,童瞳就想把话收回来。

    战青分身乏术。他肯定是以她和淘淘的人身安全为首,不会因为曲沉江而离开她和淘淘。

    果然,战青道:“我的任务不是跟踪曲沉江。”

    “……”童瞳无力地耸耸肩。

    她就知道战青会这么说。

    童瞳郁闷地看向曲老太太,牙咬咬地道:“奶奶,这就是滔滔他亲爹。”

    曲老太太似乎想到什么,面色一白,颓然坐下。

    她的眼睛里面渐渐浑浊起来,不知看着哪里。神情间十分疲惫,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凝着无奈的曲老太太,童瞳忽然灵光一闪。

    “难道是他?”童瞳惊呼失声,“不会吧?”

    显然她的猜测把自己都给吓到了。童瞳站在那里有如石膏,好一会全身处理静止状态。

    童瞳忽然一把抓住白果儿:“你告诉过我,说曲沉江不许你接近滔滔对不对?”

    “对啊!”白果儿撇撇嘴,“要不然老太太怀疑我对滔滔下手,我会觉得这么好笑?我压根就没办法单独和滔滔相处?”

    “那……”童瞳犹豫了下,“这几天滔滔在和云居时,还有没有别的人进过那里?”

    白果儿摇摇头。

    童瞳脸色一白:“你还说,滔滔那几天都不吃饭,每天就爱睡觉。”

    “对啊!”白果儿点点头,“我是说过。”

    童瞳明白了。

    她定定地看着曲老太太:“奶奶,现在看来,只有曲沉江能解释滔滔体内有安眠药的原因了。”

    曲老太太似乎没听到童瞳的话,依旧看着某个方向,似乎忘了大家的存在。

    可童瞳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曲老太太那神情间似写了“绝望”二字。

    “别说了!”曲老太太喃喃着,“别说了。”

    “奶奶,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滔滔?”白果儿在旁柔声道。

    “不了。”曲老太太摇摇头,语气悲凉而无奈,“也许陌生人对滔滔更好些。”

    “啊?”童瞳不解。

    曲老太太最看重的是曲家的亲情,今天这想法太不可思议了。

    曲老太太扶着白果儿,颤巍巍地向外走去:“你送我去看看滔滔。”

    “好。”白果儿难得乖巧地扶着曲老太太。

    童瞳随之跟上:“得给曲沉江一个电话。”

    “不许打给他!”曲老太太忽然厉声吼道,“你们给我闭嘴。”

    白果儿被吓了一大跳:“奶奶怎么了?”

    “让他死在外面好了。”曲老太太红了眼眶,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永远不要再回来。从今天起,你们谁也不许再提他的名字。我就当他死了。”

    童瞳和白果儿忍不住相视一眼。

    此刻的曲老太太真是太不正常……

    一行人正走着,陆院长迎面走来:“老太太,你怎么亲自出来了?”

    “滔滔呢?”曲老太太急切地询问。

    陆院长犹豫了下:“老太太,孩子体内还有毒素,需要住院治疗……”

    曲老太太合上眼睛:“虎毒都不食子啊,你怎么敢对滔滔下这样的重手。为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