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是不是你给滔滔下的毒手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08章 是不是你给滔滔下的毒手

    想想曲沉江有可能对亲生儿子下毒手,童瞳心里发寒。

    她真不愿意自己往那边想……

    然而休息室里最忙碌的人却是白果儿。

    白果儿一会看看心神不宁的曲老太太,一会看看脸色阴鸷的曲沉江,偶尔还会瞥一眼托腮沉思的童瞳。

    “大家别担心。”白果儿笑盈盈地安抚着众人,“有医生呢,没什么好怕。”

    曲老太太懊恼地挥挥手,示意她现在需要安静。

    真正安静的只有淘淘。

    小家伙压根没耐心坐在那儿,早跑出去找李司机,说是要去买东西给滔滔吃。

    大家正忐忑不安地等着,陆院长过来了。

    “滔滔怎样?”曲老太太急切地迎上去,步子比童瞳的还快。

    陆院长面色凝重,他迎上曲老太太急切的目光,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就快说。”曲沉江在旁拧眉道,“别吞吞吐吐的。有事说事,没事我们就带滔滔回去了。”

    “有事。”陆院长脸色愈加严肃,附下身来,温和地道,“老太太如果可以,请跟我来——”

    “怎么了?”童瞳一颗心提到半空。

    曲老太太原本还算镇定,如今一看陆院长的态度,她全身不由哆嗦了下。

    曲老太太惊慌失措间六神无主,看上去站都站不稳了。

    “老太太先别着急。”陆院长赶紧扶住曲老太太,“孩子暂时没事。”

    曲老太太长吁一口气,缓缓拍了拍心口:“差点吓死我了。”

    童瞳主动上前一步:“陆院长既然让我们过去,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奶奶,我们跟去看看情况再说。”

    童瞳话音未落,白果儿早知趣地挽住曲老太太的胳膊。

    陆院长颔首,以手相请:“请老太太和二少奶奶跟我来——”

    一行人跟着陆院长来到主任办公室。

    “请坐。”陆院长指着几把椅子,“我让医生把化验结果拿来给老太太看。”

    一分钟后,陆院长将一小叠化验单放进老太太手中。

    “这都是什么?”曲老太太皱眉,戴着老花眼镜,翻看着,“这字写得龙飞凤舞的,谁看得清?”

    “医生写字都这个风格。”白果儿在旁笑着解释。

    童瞳拿过曲老太太手中最上面的一张,眯眼认真辩认:“尿素,亮氨酸,马勃素……呃?就算看清了字,也看不懂内容啊?这里面为什么有尿素,滔滔又不是花草,需要施肥……”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陆院长面色凝重。

    “什么意思?”曲老太太和童瞳异口同声地问。

    “这是化验结果,不是处方。”陆院长声音凝重,面色肃穆,“也就是说,这是从孩子身体里化验出来的东西。”

    “啥?”童瞳微微一愕,“验尿?”

    童瞳和曲老太太面面相觑。

    不是内行,实在看不懂也听不懂。

    “你看还有这些。”陆院长翻动着化验单,“这些成分,都是安眠药所必须的成分……”

    “你是说滔滔服用了安眠药?”曲老太太大吃一惊,愕然起身,一声断喝,“胡扯!”

    被曲老太太一吼,陆院长惊得倒退一步。

    “不是胡扯。”陆院长不知不觉压低声音,“如果不是因为情况诡异,我也不会这么紧张。”

    曲老太太眼睛间掠过一缕厉芒,她渐渐握紧拳头,盯着不知哪个地方。

    最终,曲老太太虚脱地问:“这结果会不会有错?”

    “老太太,这是主任医生亲自督查出来的结果,不会有误。”陆院长无奈地解释,“就算有可能弄错全天下的病患,我们也不会弄错自家人的检验结果。”

    曲老太太僵硬地站着,怔怔地听着,眼神渐渐涣散起来。

    她嘴唇哆嗦得厉害,连身子也是。

    然后,她忽然转过身来,一把抓住童瞳,双眸充血:“你们可真狠心啦!看到我把剩下的股权全交滔滔,你们就不许滔滔活着。说,是不是你们给滔滔喂的安眠药?”

    “我们?”童瞳瞪圆眼睛,没好气地怼回去,“切,奶奶你没吃错药吧?”

    曲老太太真能想。

    “不是你是谁?”曲老太太红着眼眶,斗鸡般瞪着童瞳,“今天不是你和淘淘救的滔滔吗?只有你们才能接近滔滔。别人也骗不到滔滔。”

    童瞳咬牙瞪着曲老太太:“难怪曲二少不许我接近滔滔,他早料到你会借机反咬我一口。”

    话音未落,战青的僵尸脸出现在大家面前。

    他冷冷地上前一步,霸道地抓开曲老太太的手。

    “你给我滚开!”曲老太太怒了,“今天这件事,我和童瞳这个女人没完!”

    可惜曲老太太声音大力气小,一心想抓住童瞳泄愤,中间隔着战青,也就只能嘴上占点上风。

    陆院长显然被眼前暴力的一幕惊呆了。

    得了自由,童瞳转向陆院长:“陆院长请帮忙再解释一下——你是说滔滔今天被人喂了安眠药?可是今天滔滔并没有表现出噬睡等症状。是不是检验结果哪里有偏差?”

    陆院长这才回过神来,匆匆道:“老太太你估计误会二少奶奶了。”

    “哦?”曲老太太这才安分了些。

    陆院长转向童瞳:“老太太,二少奶奶,请你们静下心来听我说。”

    “快说。”童瞳一呶嘴,“你看都要打起来了,你还不赶紧说清楚。”

    陆院长略显尴尬。

    清清喉咙,陆院长面色再度凝重起来:“孩子不是今天才服的安眠药。”

    “什么?”童瞳发出惊呼,“你确定?”

    如果说滔滔是今天被喂了安眠药,她倒是好理解。毕竟被人贩子抓住的时间内,发生这种事是可以理解的。

    “依情况来看,孩子应该持续了好几天。”陆院长神色凝重,“至少也持续了三四天。”

    曲老太太颓然坐下:“三四天?”

    那无论如何都怪不到童瞳头上。

    “怎么可能?”童瞳喃喃着,“这几天滔滔都跟他亲爹住着,连淘淘都见不到滔滔。还有谁能有那么大能耐在曲沉江的地盘里给滔滔下手?”

    童瞳还在逻辑推理,曲老太太倏地一把抓住白果儿:“是不是你给滔滔下的毒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