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他晕倒了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05章 他晕倒了

    “现在是我要出门。”曲老太太扬高声音,神情不悦极了。

    她还是半山园的主子,谁也不能拿她老人家怎样。

    “老太太要出门,当然可以。”战青就如一台电脑自动回复机,声音毫无温度,“但是,二少奶奶得下来。”

    “不行。”曲老太太沉着脸,“我带她出去有点事。”

    战青连回复机都懒得当了,不再说话。

    “快开大门啊!”曲老太太连声吆喝着,“你现在给我痛快地开门,我保证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战青冷着脸:“除了二少,谁也没有资格追究我的责任。”

    “……”曲老太太这回真被气着了。

    她压压心口,转向童瞳,狠狠地道:“你命令他开门。”

    童瞳一副忧郁的样子:“奶奶,你难道不知道,曲一鸿那些死党,从来就只听从他一个人。我要是能调动战青他们几个,我还会老被曲一鸿欺压得四面楚歌吗?”

    “胡扯!”曲老太太显然不相信。

    童瞳朝滔滔呶呶嘴:“不信你问问滔滔。”

    “对呀对呀。”滔滔立即点头,怜悯地瞅着童瞳,“他们都不听二伯母的话。二伯母每次都被他们气死了。”

    “闭嘴!”曲老太太快被滔滔给气死了。

    曲老太太无奈地叹息着。

    早知道滔滔这么容易被童瞳收买,当初真不应该让滔滔每天都往和华居跑哇。

    见事态僵着,白果儿只得推门下车。

    “你怎么下去了?”曲沉江不悦地瞪着白果儿,“上来。”

    “战青不是门卫,当然不负责大门。”白果儿一甩大波浪卷发,顿时有如麦浪翻滚,优美迷人,“我下去找个保安来开门。你们等等哈——”

    “不用找保安了。”一个冷淡有力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随着有节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整个大门口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曲一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车旁,正双臂环胸,冷冷四顾。

    “老二?”曲老太太心里一慌。

    股权一抛,曲老太太手里的筹码等于完全削弱。在曲一鸿面前,曲老太太早没了那势不可挡的底气。

    “来得可真快!”曲沉江挑挑眉,皮笑肉不笑地斜睨曲一鸿,“原来堂堂太煌第一股东,居然没把重心放在太煌集团,而是放在儿女私情上面。曲一鸿,那些股东会怀疑自己的眼光的。”

    曲一鸿直接忽略掉曲沉江的长篇大论,瞄准了,直接来到后座,拉开车门。

    “下车。”曲一鸿不怒自威,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凝着童瞳,“今天那么累,你还有闲情逸致陪他们玩。笨蛋!”

    “我也不想啊!”童瞳两手一摊,“可是我总不能被人冤枉吧?”

    “笨!”曲一鸿拧眉,“他们报他们的警,你睡你的午觉,有冲突吗?”

    “……”童瞳忍不住暗暗抓了把长发,“你说的好像蛮有道理。”

    “等你睡饱了,自会有警方亲自过来请你去警局。”曲一鸿挑挑眉,“现在还不是时候,下车。”

    “嗯嗯。”童瞳被曲一鸿给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乖乖地就下车,“我还是一边睡觉一边等警方来请我吧。”

    白果儿在旁轻轻叹息着,凝着童瞳的眸子里满满都是羡慕妒嫉恨。

    终其一生,她都不可能超越童瞳的好命了。

    瞧曲一鸿虽然像是在损童瞳,句句都在说她笨,可那宠溺的眼神,哪能瞒得过世事洞明的她呀……

    下了车,童瞳下意识地一回头,不由一呆:“你们都怎么了?”

    曲老太太和曲沉江两个一脸灰败,脸色难看至极。

    “二伯母不去,我也不去了。”唯有滔滔看起来正常。

    滔滔正拼命想挣开曲老太太,跟着童瞳下来:“太奶奶你松手。”

    见滔滔那奋力挣扎的小模样,童瞳心软了,手伸向滔滔。

    “走吧!”曲一鸿不动声色地握住童瞳伸过去的小手,“这里风大,太阳大,别把脸晒黑了。”

    被曲一鸿拉着,童瞳身不由己地往和华居方向走。

    “滔滔——”童瞳忍不住扬高声音,“等会回来,我让淘淘过来和你玩。”

    她自然没能那么自由出入老太太的和心居,可淘淘能。

    “太奶奶放开我——”滔滔哭喊着,“我要下车。”

    曲老太太黑着脸,死死抱着滔滔不放:“你这孩子真是……”

    白果儿见状,赶紧走向后座,柔声道:“滔滔听太奶奶的话。”

    “不听。”滔滔似乎要爆发了,奋力喊着,“我不听太奶奶的话。太奶奶不像以前那么疼我了。太奶奶都不肯听我的话。我说了二伯母和淘淘救了我,可是太奶奶就是不相信。从现在开始,我也不相信太奶奶了。呜呜——”

    从来没应付过小孩子,更别说此刻难缠的滔滔,白果儿风中凌乱了。

    滔滔一脚踹向白果儿。

    好在白果儿没上车,在外面空间大,灵活地让开,避免被踹。

    “我要二伯母。”滔滔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太奶奶,我就要二伯母。我以后都要和二伯母在一起。”

    童瞳本已跟着曲一鸿走了几步,见滔滔这个样子,哪还能坚持跟着曲一鸿。

    她用力拽住曲一鸿,可怜兮兮地瞅着他:“我就安慰滔滔一下。”

    见曲一鸿不肯放手,童瞳默默踮起脚尖,在曲一鸿唇上蜻蜓点水地亲吻了下:“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曲一鸿冷冷一哼。

    哄鬼呢!

    多少个最后一次了。

    “真的。”童瞳双手合十,“求你了。我敢把包票,如果再不去哄滔滔,他马上就会晕倒。”

    “是么?”曲一鸿挑挑眉,“那就等他晕倒再说。”

    “……”童瞳懊恼地瞪着曲一鸿,忽然恼了,声音大了起来,“你放不放?”

    滔滔的哭声扰乱她的心。就算她现在被迫离开滔滔,她也是心在曹营心在汉呕。

    “不放!”曲一鸿俊脸淡漠,“他有亲爹在那里。”

    他几乎就不明白,童瞳为什么偏要往那边凑。她难道就没看出来,曲沉江想要她的命吗?

    两人正僵持不下,滔滔的哭声忽然停止了。

    白果儿忽然尖叫一声:“你们都别吵了。快看,滔滔他晕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