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二维码,我现在离愁满满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59章 二维码,我现在离愁满满

    “我们也走吧。”尹少帆拉着夏绿离开。

    刚迈出一步,尹少帆便被椅脚绊住,差点冲上墙壁。

    惊得夏绿惊呼一声:“你要撞墙吗?”

    “谁要撞墙?”尹少帆笑嘻嘻地挥挥手,“这里该撞墙的轮不到我。”

    “还开玩笑?”夏绿皱皱眉,伸出胳膊,默默扶住踉踉跄跄的尹少帆,不太放心地问,“你没醉吧?”

    “酒不醉人人自醉。”尹少帆振臂一呼,想拿出平时精练的样子,却又再度搂住夏绿的肩头,才不致于撞墙头。

    整个包间有点乱。

    可再乱,也憾动不了夏北城那尊冷面佛,一直就那么一言不发地坐着。

    童瞳眼尖地注意到,夏北城一身僵硬,肩头好久都没动一丝毫……

    她还想多看看,曲一鸿早拉了把她的手臂:“洛婉都出去了,你还在磨蹭什么?”

    童瞳回头看门。果然,洛婉正跨出门。

    扁扁小嘴,童瞳赶紧跟了上去。

    “姐你在下面等我——”夏云川朝外面挥挥手,“姐,你一定要等我,我等会送你回去啊——”

    曲一鸿等人进了电梯时,夏云川的声音还有回音。

    童瞳抬头瞅着洛婉:“你就这么走了,真舍得么?你弟弟才二十三岁,他肯定斗不过夏北城。”

    “也许,他们可以不斗。”洛婉轻笑,“但愿如此。”

    “做梦呢!”童瞳一撇嘴,“洛婉,他们可不是一个肚子里出来的,怎么可能团结得起来。再说,夏北城那个老子天下第一的德性,怎么能让你弟弟服气?你不留在这里调和他们,他们迟早会闹起来的——”

    “……”洛婉默默瞅了瞅童瞳,嘴唇动了动,最终垂眸,“我留在这里,也调和不了他们。”

    “是吗?”童瞳皱眉。

    洛婉惆怅地瞄瞄夏氏的方向:“瞳瞳你说,如果我留下来,他们有一天争夏家的家产,我要选择帮谁好呢?”

    “……”童瞳竟无言以对。

    可怜的洛婉……

    “不说了。”洛婉格格地笑了,用笑容掩饰自己的心事,“我送你们上车,我也得回去收拾东西。明天最后去看一回阿姨,我就得走了。”

    “我来送你一程。”童瞳赶紧说。

    “不用了。”洛婉轻柔地笑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今天分别和明天分别,其实并没多大关系。对吧?”

    童瞳正要说什么,曲一鸿缓缓抓紧她的小手:“既然如此,就此告别。”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酒楼外面。

    李司机早等在那了,见洛婉陪行,赶紧笑着打招呼:“洛小姐好!”

    “李司机好!”洛婉笑着说。

    曲一鸿和童瞳离车还远着,李司机早已恭恭敬敬地开了车门。

    坐上车,童瞳趴在车窗上,默默瞅着洛婉,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洛婉这么豁达的女人,看和临夏市透,比她童瞳懂得多多了。她想来想去,竟没有什么可安慰洛婉的……

    “再见!”洛婉挥了挥胳膊。

    “再见!”童瞳嘴唇无声地吐出两个字。

    这回,再见洛婉就难了。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在洛婉即将离开花城之前,她们解开心结,重新拾起当初的感觉。

    “别看了。”曲一鸿无语地将童瞳的小脑袋掰过九十度,“这霓虹灯闪成这样,你还能看到洛婉?”

    “我没看她。”童瞳吸吸鼻子,有些小惆怅,“二维码你说,洛婉到底是为了自己离开这里?还是为了夏北城和夏云川离开这里?”

    曲一鸿挑挑眉:“你认为呢?”

    “应该是第二个吧。”童瞳歪着头想了想,喃喃着,“如果为了她自己,洛婉早该离开了。”

    曲一鸿无声地摸摸童瞳的小脑袋,轻轻吁了口气。

    这丫头对情感有够后知后觉。不过好在脑瓜子还有潜能,直觉就能帮她解决许多认知上的疑难问题。

    “她不用你担心。”曲一鸿声音低低的,“在夏家长大的洛婉,有足够的能力自保。”

    “但愿如此。”童瞳身子一歪,小脑袋慢慢靠上曲一鸿的肩头,“二维码,我现在离愁满满。”

    曲一鸿冷冷一哼:“为了洛婉,你离愁满满。什么时候能不能为我有这种感觉?”

    童瞳吸吸鼻子:“要不我明天去看我爸妈,你让我有机会对你表现一回离愁满满?”

    “……想都别想!”

    。

    目送曲一鸿和童瞳的车远去,汇入车流,洛婉才松了口气。

    这一对虽然至今还在和曲家那个老太太和曲沉江做斗争,可是在她看来,他们已经算是神仙眷侣。

    但不知曲一鸿和童瞳自己的感觉怎样……

    正想着,一阵寒风袭来,洛婉忍不住悄悄抱紧胳膊。

    “顶着寒风送人,你就这么重视他们?”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洛婉,在你眼里,我连童瞳都不如。”

    洛婉慢慢挺直背脊:“大哥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胆子越来越大,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夏北城硬梆梆地道,“真是翅膀硬了!”

    “我的翅膀硬了,还不是大哥给锻炼的?”洛婉倏地转身,定定地瞪着夏北城,“我们就不能好好地分开吗?”

    夏北城冷冷斜睨洛婉:“我没有同意你走。”

    洛婉别开眸子:“我从来就不需要你同意。”

    “你……”夏北城脸黑如炭。

    乍一看上去,两人似乎有难解的世仇,斗公鸡似的。

    “跟我来!”夏北城忽然低吼一声,拽着洛婉大步走向停车场。

    “放开我!”洛婉挣扎着,“云川说了送我回去。他马上下来了,你希望云川看到我们吵架吗?”

    夏北城绷紧脸,远远地摇控着打开车门。

    “夏北城,你这是希望我永远不回花城——”洛婉忍无可忍,“我应该早几年就离开,我错了!”

    在洛婉的控诉声中,夏北城蛮力将洛婉拉上车。

    不等洛婉说话,夏北城已迫近洛婉面门,眼睛充血地瞪着她:“你到底都在想什么?”

    “我想离开。”洛婉咬牙道,眸子喷火地迎上夏北城。

    “你若真想离开,早就离开了。”夏北城冷冷一哼,“说吧,这回,你又想怎么闹?想得到什么?”

    洛婉悄无声息地放弃了挣扎,她陌生地看着夏北城:“原来我十余年的心里挣扎,在你看来都是闹腾。夏北城,这回我可以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