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你不能听一个女人的话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42章 你不能听一个女人的话

    曲老太太板着脸,别开视线:“事情就是这样了。”

    “奶奶——”曲沉江牙咬咬地瞪着曲老太太好一会,倏地握紧拳头,转向四周。

    曲一鸿平静地迎上曲沉江含冤的锐利锋芒:“若奶奶愿意把那些股份转移到我淘淘名下,我现在早感谢奶奶了。”

    “……”曲沉江眸间掠过隐忍和无奈,终是狠狠道,“你放屁!”

    白果儿不解地上前几步,悄悄挽住曲沉江的胳膊:“我们先回去吧。有事家里再说。”

    曲沉江站着不动。

    “说再多也没用了啊!”白果儿压低声音,“手续都已经办完。我们走吧——”

    能感受到曲沉江浑身的怒火,白果儿心里惊惧,却壮着胆子抱着曲沉江的胳膊,愣是生生拉着曲沉江走向大门。

    终于出了总裁办公室,白果儿拽着曲沉江进了电梯。

    电梯缓缓在面前关上,白果儿这才长吁一口气:“沉江,依我看,奶奶这么做,确实是为你。滔滔那么小,他就算变成太煌第一股东,都得由你这个亲爹代理……”

    “你懂个屁!”曲沉江粗鲁地吼住白果儿,“滔滔十八岁前,谁也不能动他名下的股份。等他十八岁成年,他就能自行处理自己的财产。从前到尾,我都摸不着太煌股权。老太太她为了我?说得真好听。”

    白果儿不解地凝着曲沉江:“可滔滔到底是你儿子,你们的利益是一体的。”

    当爹的不都盼着自己能出人头地吗?

    只要滔滔成为太煌第二股东,整个太煌和曲家,谁敢再轻看曲沉江!

    “闭嘴!”曲沉江懊恼地推开白果儿,“今天都别提这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白果儿默默闭了嘴。

    电梯到了一楼,门开了。

    曲沉江黑着脸大步出去,似乎压根忘了白果儿的存在。

    默默跨出电梯,白果儿没有立即追上曲沉江。

    她困惑地凝着曲沉江孤傲的背影,有点茫然——曲沉江刚刚真的太觉不住气了,有点不象平时那个曲沉江……

    。

    二十八楼,总裁办公室。

    曲沉江的离开,让里面每个人都松了口气。

    “二伯母,我爸比怎么了?”滔滔困惑地瞅着大门,“我爸比为什么这么生气?”

    “因为……”童瞳张张嘴,却不知如何解释。眸子一转,她随意找了个借口,“可能是因为我把你带进来了吧。你知道,你爸比不太喜欢二伯母。”

    “是吗?”滔滔眨眨眸子,看上去有点不相信。

    “就是这样的。”童瞳一口咬定,“没办法,二伯母以前和你爸比打过架。”

    “真的?”滔滔立即瞪圆眼睛,担忧地问,“我爸比有没有伤到二伯母?”

    童瞳忍不住笑了:“没有,二伯母很厉害哒。”

    瞧曲沉江这亲爹当得真够失败,自己亲生儿子不帮自己,却担心她这个二伯母是否吃亏。

    “那就好。”滔滔松了口气,释然了。

    瞄瞄外面,气氛似乎好了不少,童瞳含笑起身祖宗们都知道吗?”小手握住滔滔的手儿:“滔滔,我们出去,说不定你太奶奶要带你回去了。”

    “嗯嗯。”滔滔应声往地上跳。

    有点胖,动作不是那么灵活,看上去有点滑稽,童瞳忍不住乐了:“你爸比比你灵活多了。”

    想当初曲沉江准备对她动手的时候,那手脚速度能甩滔滔几倍。

    童瞳带着滔滔出来,正听曲老太太道:“老二,老三走了,我们现在接着谈第二股东的事。”

    “奶奶说的两点,我都随意。”曲一鸿挑挑眉,神色淡淡,“通告太煌全球是小事,随便一个邮件,几分钟内所有太煌职员都能接到新任股东的消息。重要的是……”

    “是什么?”曲老太太有点沉不住气了。

    曲一鸿懒懒一瞥正从招待室走出来的滔滔:“重要的理他还不到五岁,怎么入驻董事会?”

    “原来老二是担心这个呀!”曲老太太悄悄松了口气,总算有了点笑容,“滔滔才不到五岁,自然不能亲自理事。这个好说,让沉江替滔滔代理第二股东就行。”

    “想得真美!”童瞳挺起背脊,脱口而出,“奶奶还说要送曲沉江去国外,原来压根只是忽悠我们,早就替他打算好了。切,奶奶你怎么可以这样?”

    “闭嘴!”曲老太太被童瞳的心直口快直击心事,顿时臊红了脸。

    “我就不闭嘴!”童瞳偏迎上曲老太太,“这些话曲一鸿自然不好说出来,就得我说出来。奶奶你这么偏心,曲家的祖宗们都知道吗……”

    曲老太太恼羞成怒:“我和老二谈公事,轮不到你插嘴!”

    “你当然不希望我说话了。”童瞳扁扁嘴,学着从容淡定,“我说的话太真了,所以不好听嘛!”

    “你……”曲老太太气血翻涌。

    她手指颤抖着指着童瞳,说不上话来。

    “我不说话也改变不了事实。”童瞳笑了笑,“恕我直言,整个董事会除了奶奶您,不会有第二个人同意曲沉江代理滔滔,不会再让曲沉江有机会接触太煌核心事务。”

    曲老太太闻言心里一跳,盯紧曲一鸿:“老二,你可不能听一个女人的话。”

    “女人?”曲一鸿似笑非笑地抿了口咖啡,沉吟数秒,凝着曲老太太一言不发。

    童瞳无力地瞅着天花板:“奶奶,你和我都是女人哎。奶奶是让他连我们两个的话都不听吗?”

    “……”曲老太太气得跌坐椅上。

    童瞳悄悄抱了抱有些紧张的滔滔,悄悄在他耳边嘀咕一声:“没事,不用担心你太奶奶。”

    滔滔默默抱紧童瞳的胳膊,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

    曲一鸿淡淡笑了:“奶奶您真是有点闲……童瞳就是这个性格,有事说事,才不会绕弯。您老非得和她较真,被气到了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调解。一个是我老婆,一个是我奶奶,我帮谁呢?对吧?”

    曲老太太一颗心倏地下沉,盯紧曲一鸿:“你打算徇私偏帮她?”

    “偏帮不偏帮,这话儿说早了。”曲一鸿缓缓眯起星眸,“奶奶想曲沉江出任代理董事,他本人愿意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