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他一点都不像他爸比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34章 他一点都不像他爸比

    “……”童瞳默默一声叹息。

    她双手支腮,趴着茶几,无力地瞅着餐厅里的淘淘和滔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谁都觉得白果儿变化最大,孰料白果儿骨子里倒依旧是当初那个费尽千方百计要得到曲白的痴情种。

    所有困难都阻不住白果儿霸住曲白的心……

    “希望白小姐能如愿。”曲一鸿在旁淡淡一笑。

    白果儿神情间有些茫然:“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只希望,老天爷不要计较我当初对童瞳做过的事,别再毁我退路……”

    童瞳抿唇不语。

    她恨白果儿设计了自己,以至于婷婷至今不能归来。

    她实在无法谅解白果儿。

    可是平心而论,白果儿对曲白的执着,她童瞳都为之佩服……

    “我得回去了。等有时间,再找战青好好问问。”白果儿转身寻找滔滔,“我不能留这里太久,曲沉江没耐心等我。我得押着滔滔回去。”

    白果儿扭头就喊:“滔滔——”

    滔滔和淘淘两个依依不舍,舍不得分开。

    白果儿扬高声音:“滔滔,你不想和你爸比一起睡觉了吗?”

    “想。”滔滔脆生生地应着,终于小跑过来,乖乖跟着白果儿走了。

    童瞳跟随到门口,目送白果儿和滔滔走出大门。

    “白阿姨——”淘淘的小脸从童瞳背后探出来,“滔滔明天可以去幼儿园吗?”

    白果儿笑了:“这个不好说……”

    “我一定要和哥哥上幼儿园。”滔滔顿时不依,“要是爸比不同意,我就……我就……”

    滔滔想不出什么招可以威胁他老爸,都要哭了。

    “别想了。”白果儿拉着滔滔,加快脚步,“你只能求他。求不过他,你就认命。”

    “我才不。”滔滔带着哭声,“我爸比要是不同意,我就哭,拼命哭——”

    滔滔的声音终于消失不见。

    童瞳和淘淘母子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扁扁嘴。

    “估计弟弟再也上不了幼儿园了。”淘淘闷闷不乐地耷拉着小脑袋,“妈咪,我怀疑他那个爹,肯定不是亲爹。”

    “别胡说。”童瞳赶紧阻止儿子,“爹是亲爹,只是不亲。”

    “亲爹肯定会亲。”淘淘辩驳,“妈咪我觉得,滔滔和他爸比应该去看看洛阿姨。”

    “看洛阿姨?”童瞳呆了呆,没听明白。

    他们看洛婉干嘛?

    “让洛阿姨给他们判定下,看滔滔的爸比是不是亲爹啊!”淘淘老气横秋地说。

    “……”童瞳无语地瞅着儿子。

    淘淘郁郁寡欢地往回走:“妈咪你说,哪有这样的亲爹嘛!”

    童瞳牵着儿子的小手,慢悠悠走向二楼。

    “不用去给他们作亲子鉴定。”童瞳说,“滔滔和那几个弟弟,进来时都有做过亲子鉴定。”

    “可是,也许弄错了呢?”淘淘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意见,“妈咪你瞧,滔滔那么憨,又爱哭,我都能把他管得服服帖帖。可是他爸比那么精明那么坏,滔滔一点都不像他……”

    童瞳有点招架不住儿子的追问:“滔滔也许像他妈咪。对了,他妈咪就很老实。”

    乔爱晴确实老实哎……

    淘淘不再说了。他跑到健身房,和亲爹一起鼓捣了会,然后回到钢琴室开始练琴。

    童瞳自认没有音乐天赋,听着淘淘的琴声,她不吝赞美,却无法阻止自己神游四海。

    想到乔爱晴,不禁为之惋惜,恨不得想送曲沉江几个拳头。

    那么一个活生生的乔爱晴哎……

    可想到乔爱晴面见滔滔时,那等冷淡疏离,童瞳又为滔滔不值——别离太久,亲妈也不亲了哎。

    不知内情的,也会觉得滔滔不是曲沉江和乔爱晴亲生……

    “妈咪!”淘淘不太开心地瞅着亲妈,“我的钢琴不好听吗?”

    依他的经验,亲妈现在眼中无物的样子,八成在神游。

    淘淘的喊声惊醒了神游的童瞳,她听到了淘淘最后一句话,赶紧道:“好听好听,太好听了!”

    “又忽悠我。”淘淘扁扁嘴,指指书房,“老爸在喊你。”

    “是吗?”童瞳赶紧起身就走,“我看看去。”

    目送亲妈的背影,淘淘闷哼着:“瞧吧,明明就没听我弹琴。还好听好听真好听,骗宝宝呢……”

    童瞳哪知道自己被儿子给忽悠了,她当真以为曲一鸿找自己,转身就去健身房。

    健身房没人。

    略一抬头,隐约可见书房内有人影晃动,童瞳赶紧走向书房。

    书房门虚掩着。

    童瞳正要推门进去,里面传出战青的声音:“二少,她如果问我,我知道怎么做。”

    “我相信你。”曲一鸿沉吟着,纵使只听声音,也能想像他此刻深思熟虑的神情,“白果儿想要他的命,我们自然支持。借她之手解决曲沉江,效果更好。但我们得防着白果儿反水,你得留一手。”

    “我知道。”

    “她要是真来问你,你给她选个能保证自身安全的方法。”曲一鸿略一沉吟,“可以让白果儿多受点苦,但不管任何情况,都得留着她的命。”

    “二少难道也怜香惜玉?”战青语气微微愕然。

    “别想多了!”曲一鸿语气淡淡,“白果儿真没了命,瞳瞳没法和她姨父姨妈交差,瞳瞳自己心里也不会好过。”

    “二少,我知道了。”

    “你好好想想。办法多得很……”

    “好的,二少。”战青边说边拉开书房门。

    童瞳正紧贴着门偷听,身子的重量全压在门上,这下直直地往里冲,差点啃上结实的大理石。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有力的手臂抓住她细细的胳膊。

    “你在偷听?”曲一鸿居高临下地凝着面前那张心虚的粉嫩小脸。

    气氛不对,战青自动撤离。

    “谁偷听了?”童瞳雾蒙蒙的眸子转了转,昂首挺胸,雄纠纠气昂昂地迎上曲一鸿,“自己家,想怎么听就怎么听,反正没有偷听。”

    曲一鸿的俊脸应声抽搐了下。

    童瞳,你赢了!

    瞄瞄曲一鸿无奈的神情,童瞳就知道自己危机解除。

    “二维码,我刚刚在想滔滔的事。”童瞳兴致勃勃地抱住曲一鸿的长臂,“淘淘说得对,曲沉江对滔滔越来越差,估计真不是亲生的……”

    “胡扯!”曲一鸿送过去鄙夷的眼神,“淘淘的话你也当真,智商又回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