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滔滔是沉江的儿子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23章 滔滔是沉江的儿子

    被人看透自己心思的童瞳,心情瞬间有点不美好了。

    她正要反驳曲一鸿,尹少帆已笑嘻嘻地跟上来:“终于可以出来了,真开心!”

    “……”童瞳无语地瞥了眼尹少帆。

    这都什么儿子呀!

    回头一瞄,瞄到王叔叔寥落的神情,童瞳心里不由紧了紧。

    她碎碎念地跟上曲一鸿:“二维码,我发现你们当儿子的,都没王叔叔那么重感情。”

    “是吗?”尹少帆眨眨眼睛,笑得弥勒佛似的。

    “难道不是吗?”童瞳怅然,“瞧还没到分离的时刻呢,王叔叔就那么惆怅。我怀疑王叔叔如果是个女人,现在早落泪了。二维码,王叔叔一定非常爱和华居这个家,也非常爱你。”

    曲一鸿几人相继上了车,闻言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眼。

    几人的目光一碰触,又默契地挪开。

    最后,尹少帆难得严肃了一回:“身为世界上名列前茅的教育学博士,能安心留在这里带大二少,一定会有一个不寻常的理由。童助理以后就会知道了。”

    童瞳心中一动:“为情?”

    尹少帆:“呵呵。”

    “呵呵是啥意思?”童瞳忍不住送过去一个超级大白眼,“我猜对了?尹助理,难道王叔叔是暗恋你老妈,所以舍不得走?”

    童瞳错愕地发现,她这回收获了三个大白眼。

    其中一个居然是战青的。

    童瞳郁闷地咕哝一声:“我总不能认为,王叔叔是等曲三小姐长大。切,我这想法简直太猥琐了——”

    童瞳话音未落,战青杀人的目光立即扫射过来。

    有如重型炮弹,惊得童瞳赶紧往曲一鸿身边挨了挨……

    气氛正需改善之际,车后传来喇叭声。

    “老太太来了。”尹少帆瞥一眼后视镜,压低声音说,“开的七座商务车,看来带的人不少。”

    曲一鸿微抬手腕,瞄瞄时间:“果然准时。”

    童瞳一脸懵懂:“老太太又想干什么?”

    曲一鸿缓缓搂过童瞳肩头,声音淡淡:“我答应放曲沉江出来,她答应送曲沉江出国。”

    “……”童瞳诧异地瞪着曲一鸿,好一会,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事?二维码,你还是不肯告诉我家里的事。你这样很讨厌啊你知不知道?”

    她心里很失落的好不?

    亲亲她洁净白皙的额头,曲一鸿柔声道:“这事如果要说清楚,最少得说个三天三夜。”

    “啊?”童瞳忍不住惊呼。

    尹少帆严肃脸:“童助理,二少这回真没骗你。这事无从解释起。”

    她凝着面色淡淡的曲一鸿,难得严肃的尹少帆,却流露隐忍之色的战青,心里慢慢平静下来了。

    虽然很讨厌曲一鸿老是不肯及时告诉她事情的发展动态,可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事,童瞳自然明白了——不管曲一鸿做任何一个让自己不开心的选择,都有一个不得不选择的原因。

    见童瞳安静下来,曲一鸿这才沉声吩咐:“战青,开去警局。”

    战青点点头,瞄瞄后视镜,缓缓加快车速。

    童瞳压低声音:“老太太这回真沉得住气,她居然一句话都不说。”

    乍一看上去,车内坐着个最优雅最慈祥的奶奶。

    曲家几十年的荣耀,确实打造出了一个优雅了几十年的贵妇。

    “不用多说。”曲一鸿懒懒地斜睨着窗外,“我们只看她的行动。”

    “……”童瞳默默地闭了嘴。

    十分钟后,战青缓缓减速,将车慢慢停了下来:“二少,到了。我先去警局提人。”

    曲一鸿瞄瞄旁边,曲老太太的商务车也停了下来,曲老太太正准备下车。

    他缓缓颔首:“看准了时机再出来。”

    “好。”战青敏捷地下车。

    曲一鸿等人亦下了车。

    童瞳是最后下来的一个。她刚站稳,便见曲老太太穿着身黑色的休闲装下来,看上去比平时利落不少。

    “你的司机呢?”曲老太太警觉地瞪着这边。

    “李司机送淘淘去学校了。”童瞳立即道,她一把拉开曲一鸿,瞪着曲老太太,“你为什么不让滔滔去学校?”

    “去学校了呀!”曲老太太喃喃着,面色好看多了。

    “我在问滔滔为什么没去学校?”童瞳有点沉不住气了。

    大清早的,滔滔打电话给淘淘诉苦求救,可见小家伙心里有多无助。而她竟对滔滔的无助竟没什么办法。

    “瞳瞳,你怎么这样和奶奶说话?”白果儿施施然下车,风情万种地笑了笑,“滔滔是沉江的儿子,奶奶的曾孙。难道我们会害滔滔吗?瞳瞳,你要记住,滔滔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童瞳有片刻哑声。

    白果儿虽然混帐,但这话真是说得非常到位,让她有点哑火的无奈。

    “不说啦?”曲老太太笑了,摇摇头,“想必你也知道,滔滔确实和你们没有关系。算了,今天大家都很可能是最后一面,别再飞机对大炮了。都和和气气地谈事情吧!”

    “当面。”曲一鸿颔首。

    “你不和和气气的也不行。”曲老太太瞥了眼商务车,“老二,我的王牌就在车上。我希望你能好好配合,否则吃亏的绝不是我。”

    “王牌?”童瞳不解地皱皱眉头,踮脚看向商务车里面。

    可惜商力车内房间拉了帘子,她怎么踮脚尖都没用。

    “不用看。”曲老太太鄙夷地笑了,“童瞳,你这样看,老二会非常不高兴。老二,奶奶说得对吧?”

    童瞳应声回头,果然见曲一鸿绷紧了脸,正目光如炬地凝着曲老太太。

    迎上曲一鸿那犀利的目光,童瞳心中没来由的一跳。

    她领教过曲一鸿的冰山风貌,但在夏北城的对比下,她已经慢慢把曲一鸿看成暖男。可他此时冷冽如冰的目光,却让她再度感受到了冰山的温度。

    “……”童瞳张嘴想问,终是默默闭了嘴。

    “现在可以放老三吗?”曲老太太上前两步,“快点,我可没什么耐心。”

    “可以。”曲一鸿面色淡淡,“但是,我不想当着奶奶的王牌放人。”

    “什么?”曲老太太皱眉,“难道你还想毁约?”

    曲一鸿眸光淡淡,神色疏离:“毁约的是奶奶吧?说好放人,为什么还带他过来?”

    他脸色一凝:“如果一分钟内 他还在我视线内,今天就别想放曲沉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