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她的直率能要我的命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58章 她的直率能要我的命

    童瞳话音未落,已挺起背脊,一步步向门口挨去。

    她走得极慢,耳朵悄悄竖起,凝神听着身后的动静,担心会听到“呯”的一声。

    之前她就说那么一句,曲老太太就差点晕过去。现在她说得这么明白,估计曲老太太会被激出心脏病。

    她只能庆幸,曲老太太平时身体倍儿棒,没有高血压那些玩疾,否则她哪敢痛快地对曲老太太说出三个方案。

    出乎童瞳的意料,这回身后安安静静,曲老太太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童瞳保持自以为优雅镇定的步伐,一直走出和心居的大门,这才悄然回眸,暗暗打量了眼里面。

    “偷偷摸摸地看什么?”乔玉华硬梆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最近是不是想暗暗对老太太做什么?”

    童瞳差点吓出高血压。

    她刚刚出来时,明明就没发现前面有人,这乔玉华到底打哪冒出来的?

    nnd这个女人老是阴阴的,有种阴魂不散的感觉,都吓死人了。

    正正神,童瞳挺起胸脯,摆出点小气势:“乔老师,这是半山园,曲家的地盘,我想看便看,需要偷偷摸摸咩?至于我对老太太做了什么,你可以直接问老太太去。”

    说完,童瞳高高扬起小脑袋,昂首挺胸地离去。

    要是让乔玉华震住她,那她童瞳岂非在曲家白混了大半年……

    目送童瞳雄纠纠气昂昂地离去,乔玉华深深皱眉。直到再也看不到童瞳的背影,她这才回神,匆匆跨进和心居的大门。

    她顺手将和心居的门关紧,还细细检查了一番,这才进了大厅。

    “老太太怎么了?”乔玉华匆匆奔到曲老太太面前。

    只见曲老太太身子僵成石膏,定定地看着某个方向,却没有焦距,眼中无物。

    见老太太没回应,乔玉华慌得一把抓住旁边的钱子轩:“钱医生,你快看看老太太啊。你是老太太的私人医生,你怎么都不赶紧给老太太准备治疗?”

    “我不是在治疗吗?”钱子轩双手按压着曲老太太的太阳穴,“乔老师你先安静下来,别吓到老太太。要是你吓坏老太太,那我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被钱子轩一说,乔玉华这才慌忙后退两步,压低声音:“钱医生,老太太不要紧吧?”

    “老太太一时气急攻心。”钱子轩平静地道,“等一会就缓过来了,你别大惊小怪,反而吓坏老太太。”

    乔玉华闻言,这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没事就好。”

    钱子轩轮流帮曲老太太按压几个大穴位。终于,曲老太太“哎哟”一声恢复正常。

    “真看不出来啊——”曲老太太喃喃着,双目呆滞,“是我小看这个女人了啊!曲家上下这么多人,谁敢跟我提太煌股份。她倒好,一口就打算把我一生的心血一次吞完。老二他知道他娶的什么女人吗?”

    乔玉华上前一步:“老太太,你说什么太煌股份?怎么了?”

    曲老太太了无生趣地摇摇手:“这个事和你无关,你就别问了。我都一个头两个大了。从现在起,谁也不许和我提太煌股份,也不许提老二家那个女人。”

    钱子轩应声手顿了顿。

    乔玉华张张嘴,欲说还休,最终无声地走开。

    快要消失时,乔玉华忽然回头:“老太太,就因为老二和童瞳欺人太甚,所以你一定要把老三赎回来。要不然老二以为老太太非他不可,以后就有恃无恐,曲家就是他一个人的天下了。”

    “别说了。”曲老太太以手抚额,“玉华,我让你别说了。”

    钱子轩严厉的目光锁住乔玉华。

    “我知道了。”乔玉华默默消失掉。

    钱子轩恢复平静,继续替曲老太太依次按摩几个大穴位。

    “没事了。我挺得住。”曲老太太声音沙哑,有种受过重创后的悲凉,“她真狠啊!比老二还狠。”

    钱子轩指尖微顿:“二少奶奶就是年轻、直率,还有点鲁莽。老太太看开就好。”

    “她的直率要我的命。”曲老太太的眼睛终于活络了些,凝神看着窗外,“我真想君华那个女人早点回来,好好治治她这个二媳妇。看她俩鹿死谁手?可惜她就是不回来啊。”

    钱子轩静默无声,手头做着本分的事,一刻不停。

    曲老太太长叹一声:“子轩你说,我拿她怎么办好?”

    “一切看老太太的。”钱子轩心平气和地说,“二少奶奶拖拉了好几天,这才正面过来和老太太谈,应该暗暗做了不少功课。依我看来,二少奶奶心里不是真的想要老太太全部股份,而只是不希望二少受制于人。”

    曲老太太揉揉眉心:“受制于人?”

    “二少奶奶在提防三少翻盘,她只想确保二少以后是太煌真正的大老板。”钱子轩笑了笑,“老太太你可以否决掉二少奶奶三个方案,但最少得承诺给二少奶奶:您把您一半以上的股份给二少。”

    曲老太太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想了想,她一拍脑门:“就是啊,她肯定就想帮老二稳坐太煌第一董事,我为什么没想到?”

    钱子轩莞尔一笑:“老太太到底年纪大了呀。再说,二少奶奶其实也不懂商业,所以才会走这么多弯路。二少奶奶若懂公司结构,早就把条件抛过来了,哪还会折腾这么多天。”

    曲老太太沉吟不语,面色凝重起来。

    钱子轩重新压上曲老太太的穴位:“老太太若真想救三少,看来只能按二少奶奶的意思来……”

    。

    童瞳一路走得蜗牛似的,嘀咕个不停:“老太太真沉得住气,一个字都不说,难道是放弃了曲沉江?如果真是这样,我岂非白白折腾好几天哎。”

    不知不觉来到露台下面,童瞳下意识地伸手去抓绸缎,准备原路回去。

    下来容易上去难,就不知没吃早餐的她,有没有那个力气爬回去。

    可奇怪的是,她手伸过去一点,绸缎往上升一点。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凑巧。

    童瞳总是抓不着。

    “切!又没下雨,要不然我就当你缩水缩得快。”满腹心思的童瞳埋怨着。

    她缓缓抬头:“难不成闹鬼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