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老太太该求二少奶奶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30章 老太太该求二少奶奶

    李司机果然将车直接开向和心居。

    夜色蒙胧中,曲一鸿从劳斯莱斯上下来,悠然进了和心居,进了老太太的卧室。

    比起白天,曲老太太现在精神状态明显好转。

    她正斜靠在床头,手伸给钱子轩把脉。

    看到曲一鸿进来,曲老太太眼神一亮:“老二你可算回来了。”

    话音未落,曲老太太长吁一口气。

    见曲一鸿进来,钱子轩恭敬地起身:“二少,老太太好多了。不过还需要静养,千万不能受气。”

    “我知道了。”曲一鸿颔首,星眸飞快一闪。

    这句“千万不能受气”说得真够艺术。

    估计等会曲老太太不管说什么,他为了曲老太太不生气,都只能忍着,否则就是不孝。

    就看老太太要和他谈什么了……

    “二伯。”滔滔在旁怯生生地喊着。

    “二少我先出去了。”钱子轩果然带着滔滔退出门外,还顺手带好门。

    曲一鸿含笑坐到椅上:“奶奶精神好了不少。”

    “可不,让滔滔这孩子陪了我一下午,心情舒服多了。”曲老太太亦流露笑容,“孩子快乐,我也跟着快乐。老二,你像滔滔这么大的时候,我也是喜欢得紧呀。可惜你长大了,离奶奶反而疏远了……”

    凝着曲老太太,曲一鸿缓缓扯开个笑容:“是吗?”

    曲老太太这是套近乎咩?

    看来老太太有事相求。

    曲老太太缓缓叹了口气:“想当初,你是多听话的孩子呀!”

    曲一鸿淡淡一笑:“小孩子当然会乖一点。瞧淘淘现在这么小,再淘气也有乖的时候。等他长大了,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到时有他自己的看法和主见,就会让我们觉得不乖了。”

    祖孙俩一来一往谈了好一会。

    曲老太太暗暗着急,她一个劲和曲一鸿谈亲情,结果曲一鸿却在谈人性。

    要是这样谈下去,谈到天亮都谈不到一块去。

    终于,曲老太太有点按捺不住了:“老二,我说这么多,是要提醒你。孩子需要亲人疼,才能愉快茁壮地成长。”

    曲一鸿拧眉锁定曲老太太。

    终于不再绕圈子了吗?

    他正等着曲老太太直言呢!十有八九,还是曲沉江的事……

    果然,曲老太太道:“滔滔这孩子陪了我一下午。无父无母的孩子就是可怜。你瞧滔滔说话声音都比淘淘小半截。一鸿,滔滔这么可怜,你难道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帮滔滔一把吗?”

    曲一鸿定定地迎上曲老太太的眸光:“童瞳和淘淘两个都十分厚待他,我已经间接在帮他一把。”

    “童瞳和淘淘怎能比至亲啊!”曲老太太焦灼地说。因为着急,她身子往前倾斜得厉害,恨不能拉着曲一鸿的手说话,“至亲父母。最疼爱滔滔的,还得是老三。如果老三以后不能陪伴滔滔成长,滔滔青春期不好过,说不定就会变成问题孩子。老二,看在我的份上,看在滔滔的份上,把案子撤了,放老三一马。好不?”

    说完,曲老太太热切地瞪着曲一鸿,盼着他答应。

    “原来奶奶在操心这个。”曲一鸿挑挑眉,“奶奶为了孙子,果然殚精竭虑。”

    “奶奶求你了。”曲老太太哽咽了,“老三这回确实该杀。哪怕杀上一千刀都是该的。但他到底姓曲,到底是滔滔的爸,到底是一家人。”

    曲一鸿俊脸微凉:“这事已交由警方处理,我这里也无能为力。”

    敢绑架他的妻儿,他没亲手扭断曲沉江的脖子,已经看在都姓曲的份上。

    还想他亲手救回来,老太太果然疯了。

    曲老太太一见曲一鸿不为所动,顿时慌了:“老二,就算我想老三回来,我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我答应你,我不会再让他进太煌。我让他带着滔滔离半山园远远的,离太煌远远的。”

    曲一鸿脸色淡淡:“奶奶,我说了,这件事情有点大,我无能为力。”

    “你不可能无能为力。”曲老太太急了,挣扎着坐起来,作势要下地,“老二,我求你了。我就求你这一次。”

    曲一鸿顿时起身,伸手摁住曲老太太:“奶奶身体还没好,不能下地。”

    “你给我办了这件事,我身体自然就好了。”曲老太太眼眶红红地说,“老二,我知道你能让老三清清白白地出来。你就帮这一回。我保证,下不为例。”

    “奶奶太看得起我。”曲一鸿缓缓起身,凝着曲老太太,“如果我真的无所不能,我妈也不会经受这么多年的煎熬。奶奶,如果谁有本事抹掉我母亲这么多年的苦难,那我可能有本事让曲沉江出来。”

    “……”曲老太太震惊地瞪着曲一鸿。

    曲一鸿则迎上曲老太太的目光。

    “我知道了。”曲老太太喃喃着,颓然躺下,靠上垫枕,“原来你们做这么多,只是为了林君华那个女人。”

    “不。”曲一鸿扯出个淡淡的笑容,“我母亲可不知道半山园发生的这些事。我母亲若知道曲沉江绑架我妻儿,她早找到奶奶面前来了。我敢打赌,我母亲若出现在花城,曲沉江终生不得释放,甚至等他的只有死刑。”

    曲老太太一震。

    她嘴唇颤抖着想说什么,终是无言。

    原本希冀的目光,现在只剩一潭死水。

    好半天,曲老太太喃喃着:“她也有儿媳,她也要当婆婆。童瞳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若她看到童瞳欺负你,也会冲过来保护你这个儿子,会治死童瞳。她迟早能明白我护儿的心。”

    曲一鸿无语地凝着曲老太太,终是缓缓松开她:“奶奶,我母亲和童瞳处得很好。我母亲欣赏瞳瞳,瞳瞳喜欢我的母亲。奶奶多虑了。夜深了,我要回去了,要不然瞳瞳会担心我。奶奶,再见!”

    不知过了多久,曲老太太才回过神来。

    面前没了曲一鸿,只有钱子轩和乔玉华。

    乔玉华扶着曲老太太躺下:“老太太,求人怎能求二少,应该求二少奶奶呀!女人的心才是软的。”

    曲老太太精神一振,眼睛一亮。

    “不,这回光求二少奶奶也没用。”钱子轩温和地道,“老太太真想救回三少,这回只怕要大出血了。”

    曲老太太颤巍巍地看向钱子轩,喃喃着:“大出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