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越来越呆萌快乐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26章 越来越呆萌快乐

    “老太太——”赵助理尖叫着,手忙脚乱地去扶曲老太太。

    谁也没想到,向来健康的曲老太太,在目送警车开走后,毫无预兆地晕倒了。

    “我来吧。”战青快速过来,准备抱起曲老太太。

    童瞳亦弯腰,准备帮战青。

    “等等——”曲一鸿挡住战青,“先做急救。赵助理,马上打电话给钱医生,让他即刻过来这里。”

    赵助理答应着,赶紧一边去,给钱医生打电话。

    对于急救,战青自然最为拿手。他飞快把曲老太太侧放好,就地施救。

    一瞬间,和云居前面兵荒马乱。

    钱医生匆匆过来之际,曲老太太在战青的急救下,已幽幽醒来。

    只是双目无神,说话声音几乎听不到。

    钱医生进行简单的望闻问切后,语气凝重:“老太太郁结于心,急火攻心,需要慢慢调养。”

    曲一鸿颔首。

    自有保安抬来舒适的腾椅,将曲老太太放上云,直接送回和心居。

    “怎么了?”乔玉华惊慌失措地奔过来开门,“老太太这是怎么了呀?二少,你们把老太太怎么了?”

    乔玉华一把抓住曲一鸿的胳膊。

    赵助理在旁皱眉道:“乔老师,这不关二少的事,你别拉着二少。”

    这个乔玉华一急之下越界,可以理解她对曲老太太的忠心。但无论如何,不能越界吧。

    童瞳在旁道:“我们貌似从来没干过什么坏事,为什么在有些人眼里,我们似乎天生就是坏人似的。”

    童瞳这话,就是说给乔玉华听的。

    这个乔玉华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每次一见到和华居的人,上至曲一鸿,下至淘淘,她都要难为一下。

    不仅吃错药,而且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在主子面前这么放肆。

    “二少奶奶别生气。”赵助理赶紧当和事佬,“乔老师和老太太处久了,有感情。她可能只是担心老太太。”

    童瞳早跟着曲一鸿一起,加快脚步跟上保安,将乔玉华远远甩在后面。

    来到曲老太太的房间,保安将曲老太太放到床上靠着,钱子轩这才坐到床前,又给老太太把了把脉。

    “脉相不稳。”钱医生叹息一声,“老太太,我说什么来着,你老了,管着自己的身体就足够,你管他们晚辈怎样呢!就算你现在能管,还能管一辈子不成?”

    曲老太太神思倦怠,只是不说话。

    钱子轩拿来纸,提笔写下几样药,将药单交给曲一鸿:“二少,这几样药家里没有,让太煌医院配送过来,老太太现在要用。”

    “好。”曲一鸿应着,转身就走。

    童瞳犹豫了下,还是跟着曲一鸿走出房间。

    “等等——”曲老太太忽然用力撑起身子,手伸到半空,无力地指着童瞳,“你留下来。”

    “呃?”童瞳应声停下脚步。

    曲一鸿亦侧身扫了眼曲老太太:“奶奶需要什么,吩咐我就行。”

    “我不要什么。”曲老太太气息微弱地指着童瞳,“我就让她陪陪我。你们都有事,她没事。既然说是曲家的孙媳妇,我身体不舒服,她照看下有问题吗?总不能我身边除了医生和佣人,一个曲家人都没有吧?”

    曲一鸿长眉深拧,正要说什么,童瞳朝他使了个眼色。

    童瞳随之乖乖往回走:“我来了。”

    曲沉江那祸水被警方带走,曲老太太又气息奄奄,童瞳觉得现在的和心居,比和华居还安全。

    再说曲老太太神清气爽之时整她都没得手,她现在更不用担心了。

    见童瞳回来,钱医生便起身:“老太太,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不舒服,你喊一声,我就进来。”

    曲老太太做了个手势,表示知道了。

    钱子轩转向童瞳:“二少奶奶,老太太就交给你了。老太太现在适合静养,不能剧烈运动,不能生气。”

    “嗯。”童瞳应着。

    钱医生走了出去,童瞳便另拿了张椅子,乖乖坐到床边。

    童瞳瞅着虚弱的曲老太太,说实话有点发愁。

    她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又深知自己鲁莽。这会面对曲老太太,她还真怕快言快语的自己,一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一不小心气倒曲老太太。那她就真惹上麻烦了。

    “说吧。”曲老太太的声音低低的,“这回是不是老二特意给老三设的局,让老三铤而走险?”

    “……”童瞳的嘴儿张成“o”。

    曲沉江果然是曲老太太的心头肉啊!

    事情走到这一步,曲老太太还是相信曲三少冰清玉洁,觉得全是曲一鸿设的局,童瞳也是无语了。

    童瞳总算明白,为毛曲一鸿对曲老太太只有起码的敬,而没有正常的亲近和爱。

    这老太太偏心也偏得太恼火了。

    深呼吸,童瞳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别把虚弱的老太太吓瘫。她直奔主题:“曲一鸿没必要给曲沉江设局。”

    曲老太太皱眉不语。

    童瞳定定地瞅着曲老太太:“你是不是当初给曲沉江承诺过,让他当太煌总裁?”

    曲老太太眼神闪烁了下。

    童瞳一看就明白了——曲沉江对曲一鸿的恨,也有曲老太太一份功劳啊。

    果断不和睦的兄弟,都是长辈给害的。

    她默默地托着腮,思索着,咕哝着:“不管曲沉江受了多大委屈,都不能拿自己亲儿子来做试验。他招来的那几个绑匪,都是凶狠好色之徒,杀人不眨眼的。我们是命大才逃出来。难道奶奶真的认为,曲沉江可以原谅?”

    曲老太太闻言,眼眶不由红了红。

    她忽然挣扎着要起来:“我的滔滔呢?”

    “滔滔现在由王叔叔看着。”童瞳说,“我不希望滔滔知道今天的事。他还不到五岁,不会理解这些事。昨天被绑架的真相,我们永远不能让滔滔知道。奶奶你说呢?”

    曲老太太眼睛活了起来,她久久看着童瞳,像在看一个才刚认识的人。

    “滔滔本性很好。”说到滔滔,童瞳脸上悄然漾开母性的温柔,“他现在和淘淘一起玩,一起上学,越来越呆萌快乐。奶奶,奶奶难道想让滔滔知道爸爸不堪的一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