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我拿全部换你太煌总裁之位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25章 我拿全部换你太煌总裁之位

    在李警官的示意下,那个踩住曲沉江胸口的警员这才挪开脚。

    另外两个警员则迅速反剪曲沉江双手,胁迫他起身,来到李警官面前。

    “受害的是我儿子。”曲沉江怒不可遏,“你们不去找真正的绑匪,还跑我家来信口雌黄,我要上告你们警方。”

    “请便。”李警官大概见多了这种场面,面对曲沉江的咄咄逼人,依然笑容可掬。

    曲沉江瞪着淡定的李警官:“我要见我奶奶。”

    曲老太太大把律师替他出面和警方周旋。

    “一步步来。”李警官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等录完口供,你找谁来谈都没问题。”

    面对不吭不卑的李警官,曲沉江终于意识到自己正处于劣势,渐渐安静下来。

    见警方插手,一心想痛痛快快打一场的童瞳,便也只得乖乖让一边。

    她瞪圆眸子看着,目测事情的进展。

    童瞳就不信了,都到现在这个地步,曲沉江还能翻身。

    这回总该将曲沉江在太煌连根拔起了吧?

    就是曲沉江这一倒,滔滔以后的人生就难了。虽说现在曲沉江也不管滔滔,但好歹是个靠山……

    曲沉江脸色极为难看。可惜现场没有曲一鸿,否则他今天一准得和曲一鸿算个总帐。

    心知大势已去的曲沉江,终于冷静下来。

    “请你给我一个抓捕的理由。”曲沉江眼神定定地锁住李警官,刚刚愤怒的他,现在已恢复成风度翩翩和气俊美的曲三少,“被绑的是我儿子,你们就是怀疑全世界的人,也不能怀疑我。你们这是拿法律开玩笑。”

    李警官沉吟数秒,笑了笑:“去了警局,你就知道了。里面已经有你五个帮手在等你。”

    “他们极可能是受人指使。”曲沉江冷静地说,意有所指,“最近有人一心想踢我出曲家。”

    “是吗?”李警官不愧老警官,笑着摇头,“这么说吧,我们是在六十公里外的丽湖一个别墅解救人质,抓的绑匪。曲三少知不知道他们被绑去的是那里?”

    曲沉江谨慎地回答:“我要是知道他们在那里,我早就找人去解救我儿子了。”

    李警官似乎随口问:“你真不知道那个地方?”

    “不知道。”曲沉江一口咬定。

    李警官总算扯出个笑容:“这么说来,那你肯定从来就没去过那里。”

    曲沉江冷冷一哼:“我没事去郊区做什么?别说我以前从来没去过,以后也不可能再去。你们肯定抓错人了……”

    李警官摇摇头,不急着辩解,慢慢掏出手机,翻到相册。

    他挑了一张相片给曲沉江看。

    “……”曲沉江瞪着照片,哑口无言。

    “如果这还不够让曲三少信服,请再看看这个。”李警官又翻出张视频,唇畔若笑,“曲三少,你从丽湖别墅回来,连衣服都没换下来。我们就不用多说了吧?”

    “……”曲沉江脸色大变。

    他的桃花眼渐渐阴鸷起来,瞪着视频画面好久。

    “别看了,那就是你。”童瞳悠悠然道,“曲沉江,我真不明白,你恨我们就算了,为什么连自己儿子都敢下手?滔滔是和我们走得近了些,但他还是你儿子,滔滔一直幻想着你这个亲爹能带他出去玩。”

    “……”曲沉江的唇微微颤动了下,终是无言。

    似乎紧绷的心一旦放松,整个人便萎靡下来。桃花眼亦失去光泽,看上去连人都矮了少许。

    静谧间,曲沉江忽然肩头微微一颤,惊愕地转身。

    他的直觉没有错。

    院门外,曲老太太正苍白着脸,双手握紧栅栏直直地站着,定定地瞪着他。

    曲老太太那神情,似乎震惊过度,看着曲沉江像陌生人。

    曲老太太那僵硬的身子,让人怀疑,她已经来了好久好久,一直就站在外面看。

    曲老太太旁边站着曲一鸿。他神色淡淡,可低调的作风也掩饰不住他运筹帷幄间散发的强大气场,通身气派。

    曲沉江观之默然。

    “为……什么?你为什么拿滔滔冒险?”曲老太太声音颤抖着,似受到灭顶打击,“老三,我最看重的一直只有你,结果恰好是你背叛我。为什么呀?”

    “……”曲沉江张张嘴,终是默然。

    “除了太煌总裁之位,我什么都给了你。”曲老太太眼眶红红的,身子颤巍巍的。

    幸而赵助理和曲一鸿一左一右地扶着她,要不然曲老太太早瘫软在地。

    这个打击,比昨天听说曾孙被绑架的打击更大。

    曲沉江久久看着曲老太太。

    最后,他笑了:“可是我只要太煌的总裁之位。其余的……”

    他抬手一指曲一鸿:“我拿其余所有的,来换你的太煌总裁之位,你愿意吗?”

    曲一鸿神色淡淡,语气从容:“你问错人了。你应该问奶奶,问太煌董事会。能决定太煌总裁人选的,从来就不是我。否则在我归来任职的第一天,你就该拿大刀向我砍过来了是不是?”

    “……”曲沉江无言地瞪着曲一鸿,久久的。

    “我知道你欠了外债。”曲老太太哽咽着,“我已经在悄悄帮你筹集资金,准备帮你度过这个难关……”

    曲沉江浑身一震,张嘴看着曲老太太。

    最后,他缓缓合上眼睛,转向警员:“走吧!”

    以李警官为首,几个警员悄无声息地带走曲沉江,上了警车。

    不知为什么,瞅着曲老太太失神的目光,童瞳心里有些难受。她默默走到曲一鸿身边,悄悄站着,鼻子酸酸的。

    显然不止她心思复杂,在场所有人都是。

    连曲一鸿在内。此刻他气场如旧,可星眸间隐隐似有惆怅。

    他或许在缅怀往事——就算现在将曲沉江从太煌连根拔起,以前发生过的事,也已无法重来。

    最冷静的还是战青。

    他上前一步:“二少,没事我们走吧。”

    刚刚匆匆将淘淘和滔滔交给王叔叔时,王叔叔高兴得泪流满面,说今天要做大餐庆祝。

    曲一鸿颔首,随手牵住童瞳:“我们走吧!”

    童瞳下意识地要挣开曲一鸿的大掌。却反而被曲一鸿握得更紧。

    她仰首眯眼瞅他,迎上他惆怅的眼神,不由心头一紧。童瞳敢发誓,她从来不知道,曲大总裁也有如此寥落的时候。

    终是挣开他的双手,她紧紧抱住他的胳膊,小脸贴上他肩头。

    她悄悄绽开浅浅的笑:“我饿了……”

    童瞳话音未落,忽然身边“呯”的一声,有重物落地。

    同时赵助理发出尖叫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