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二伯只抱二伯母,不抱你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09章 二伯只抱二伯母,不抱你

    冲向别墅的同时,曲一鸿给了战青电话。

    他电话尚未说完,兰博基尼已停下。

    尹少帆飞快下车,一脚踹开外面的大门:“淘淘——”

    话音未落,里面慌慌张张跑出两个人影。每人手里都端着“黑铁”,一人对准一个:“站住!你们是谁?”

    曲一鸿和尹少帆飞快交换个眼神。

    一看这阵势,问都不用问,就知道正好找个正着。

    “我们是谁,你们不够资格知道。”尹少帆板着脸道,“快说,淘淘他们在哪?”

    “二少我上,你来打下手。”尹少帆故意凶神恶煞地摆好架势。

    还真是摆架势,只是故意分散对方对曲一鸿的注意力而已。

    战青和李司机都身手不凡,偏偏就尹少帆只懂点防身术,完全不懂攻击对方,这架没得打。

    “看来,你是想让我们下杀手。”那两人果然被迷惑,主力对准尹少帆。

    就在这节骨眼之间,曲一鸿早已以迅雷不用掩耳之势,连环两腿飞向两人。

    一人一脚便已足够。

    那两人刚要行动,两人手里的黑铁早被曲一鸿踢飞出去,直直飞向湖心。随之听到落水的声音。

    “二少加油!”尹少帆赶紧往外走,“我去路口领战青过来。”

    应付徒手的两恶徒,曲一鸿觉得不过举手之劳的事。

    没几下,两恶徒便叠着躺在地面,痛得求饶。

    优雅地拍拍衣袖上的灰尘,曲一鸿沉声问:“人呢?”

    冷淡疏离的声音一起,顿时整个别墅区气压低沉。

    那两人颤抖着抬头,只见顶天立地一人影站在面前,吓得赶紧闭眼睛,哪还说得出话来。

    “人呢?”曲一鸿声音扬高几分,冷若冰霜,“给你十秒,若不说出,直接捆了丢湖里喂鱼。”

    被曲一鸿惊的气势所慑,那两人这下反应灵敏了,不约而同指向湖区。

    曲一鸿顺着两人指尖一看,星眸一寒。

    不假思索一脚踹出,顿时两人换了个位置,又相继叠起来。

    “饶命!”那两人实在撑不住了,纷纷求饶,“我们都是被逼着看守,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也没逼着曲二少奶奶跳湖,是他们自己下水。我们想找都没找到……”

    话音未落,曲一鸿已如闪电般离开,来到湖边。

    黑压压的湖区,压根就看不到什么。除了耳边呼呼的风声,就只有隐约的山峦起伏。

    曲一鸿拧眉扫了眼别墅,正准备去开灯,湖那边忽然传来声兴奋的尖叫:“老爸,我们在这里——”

    淘淘?

    冷淡坚强如曲一鸿,闻言亦是鼻尖一酸,心头一热,一股暖流流向四肢百骸。

    他笑了,扬高声音:“就会淘气。人呢?再喊声老爸——”

    “老爸——”淘淘兴奋的声音。

    “二伯——”滔滔紧张的声音。

    在这当儿,曲一鸿已飞快脱了衣服,跳进湖区,以奥运健儿的矫健身姿游向对面。

    湖区稍宽,对童瞳和两个孩子是个极限挑战,可是对于他来说小意思。

    “老爸——”淘淘眼尖,看到湖心的动静,顿时挥舞着双手,努力跳高,“我们在这里。”

    “在这里在这里。”滔滔比淘淘还兴奋。

    滔滔最近小胖,比以前笨手笨脚了不少,更不如以前会跳,但丝毫不影响他热情努力的蹦哒。

    人家不知道,还以为来救援的是他滔滔的亲爹。

    唯独没听到童瞳的声音。

    曲一鸿心头一紧,最后一个冲刺,湿漉漉地上岸左顾右盼,星眸圈巡四周。

    重重的夜色中,面前只有湿漉漉的两个小家伙,并不见童瞳的身影。

    他声音微微发颤:“你妈呢?”

    “妈咪在这呢!”

    “二伯母在这呢!”

    淘淘和滔滔两个不约而同地朝两边挪了一步。

    顿时,躺在地上的童瞳映入曲一鸿的眼帘。此刻的她胸脯起伏得厉害。

    曲一鸿上前一步,俯身一把搂住那个从来不曾如此虚弱的小女人。

    他搂得紧紧的,似乎要把她揉进骨子里去。

    “小笨蛋。”他说,声音沙哑得厉害,“我的小笨蛋!”

    费尽一切力气,终于将两个娃儿带到对岸,童瞳力气全部透支,一身都软绵绵的,只剩呼吸。一身湿透,又有凉意,让她第一次感觉到生命原来如此脆弱。

    不怎么会游泳的小胖子滔滔,几乎耗尽她全身的力气。

    她要歇歇,预计要歇个半小时才能缓过劲来。

    “是我不好。”得不到童瞳的回应,曲一鸿声音更加沙哑,他俯身给她做人工呼吸。

    双唇一碰,感受到曲一鸿的体温,童瞳总算有了较强的意识,似乎体力也回来了点儿。

    然后,她忽然伸出小手,抵向曲一鸿的胸口,咕哝着:“我才不要你。”

    他厚着脸皮,强势将她小手绕上他的腰,亲她的小脸:“你不要我不要紧,我要你就好了。”

    “不要脸。”她轻轻吐出一句。

    他莞尔,严肃表态:“男人敢要脸,哪会有老婆。要是五年前咱俩要脸,就没我俩的事了。”

    “……”明明身子湿凉,童瞳却觉得小脸微微一热。

    幸而夜色遮住掩饰了她脸上的红晕。

    然而她小小的羞怯,却让他敏感的觉察到了。他紧绷的俊颜终是一松,温柔亲昵:“再等一会,战青会来接应我们。放心,没事了。”

    “终于没事了。”她终于长吁一口气,颤抖着唇,轻轻吐出一个字,“冻。”

    话音未落,他已将她整个湿漉漉的身子抱紧。

    她默默趴进他怀中,忽然间就泪奔了。

    紧紧抱回他,童瞳泪流成河。

    曲一鸿身上,全是湖水和泪水……

    身后,滔滔一脸惊奇:“哥哥,二伯只抱二伯母,不抱你。二伯不是你亲爹吗?”

    “看来我真是捡来的。”淘淘严肃脸地咕哝一声。

    可瞄瞄滔滔的小脸,淘淘又来了士气:“怎么不是我亲爹?你那个亲爹才是假的。我亲爹都来救我了,可你亲爹还不知道在哪呢。”

    这话戳中了滔滔脆弱的小心肝,顿时鼻子一酸,静默了。

    童瞳渐渐恢复力气,听着忍不住低低笑训儿子:“淘淘,不许欺负弟弟。”

    淘淘和滔滔总算恢复安静。因为大家全身都湿漉漉,有点冻,为了取暖,两个一起抱住不放。

    童瞳悄然松了口气:“这才是好兄弟呀!”

    曲一鸿俯身凝着她:“宝贝,现在舒服点了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