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你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06章 你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曲老太太本来腿软,一见王叔叔,顿时气怒得不行,站得笔直。

    初冬的风掠过曲老太太额头垂落的一小摞发丝,衬得曲老太太愈发严厉,神怪不可侵犯。

    曲老太太不怒自威:“还不是因为你们。”

    “……”王叔叔张嘴瞪着曲老太太,无声地指指自己。

    他本分老实的一个孤单的半老头子,收敛自己的锋芒与才华几十年,甘于跟在曲一鸿身后,流转全球当居家主男,照顾一手带大的曲二少。王叔叔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当评曲家劳模。

    结果这么安分的他,居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曲家的当家老太太。

    心酸之余隐隐惶恐——伴群如伴虎啊。

    “还装无辜!”曲老太太怒斥,“如果不是你们非要送淘淘和滔滔去什么蓓蕾幼儿园,他们两个会出事吗?你们一个个给我等着,我会回来收拾你们。”

    曲沉江在旁暗暗一拉曲老太太的衣袖:“时间紧。”

    曲老太太这才甩袖转身进了门口的车。

    “淘淘出事了?”王叔叔愕然地瞪着曲沉江开车离去。

    数秒后,王叔叔转身就跑:“李司机,快,淘淘出事了——”

    几日不见的李司机从和华居里出来,看上去有些憔悴不安,惆怅失落:“什么事?”

    王叔叔一把抓住李司机:“快,带我跟上前面那辆车,跟上曲老太太——”

    。

    初冬时分,北风微凉。然而凉风之中,入眼处皆是青山绿水,美不胜收。

    清冽的湖边,景色怡人的碧柳垂水的岸堤上,清一色修长挺拔的男人临水而站,比风景更吸引人的目光。

    只是各种俊颜看起来太显冷凝,让行人不敢接近。

    尹少帆惊骇地打量着面前的美景,差点惊掉下巴——果然是南方偏僻湖区别墅。

    他讶然感慨:“二少 ,你就是童助理肚子里的蛔虫。”

    这默契度是否太高了?

    “二少你看——”战青指着云蒸雾绕的湖面,“靠东南这一面的沿岸,多是独栋别墅,李警官已经开始排查。”

    尹少帆瞪着面前的美景,倒吸一口气:“这得看运气。”

    运气好,一开始盘查就能碰个正着,那就立马能救人。

    运气不好,将这片湖区盘查完,估计得入夜才能查完。时间一长,就凶多吉少了。

    曲一鸿冷冷扫视着平静无波的湖区。

    记忆中,那个小笨蛋运气一直不太好,但每次都能神奇地起死回生。

    希望这一次同样有惊无险……

    “二少,我们开车绕湖一圈。”尹少帆心思剔透,“二少凭直觉,看能不能大致判定他们会是在哪里。”

    这个可以有。

    曲一鸿不假思索地颔首,和尹少帆上了视野比较好的兰博基尼。

    打开全景天窗,车速放慢,绕湖区而行。

    这比一家一家的排查有大局观多了。美中不足的是,湖区沿岸并非每个地方都有马路达到。

    偶尔,两人需要停车步行,拉慢了行程。

    车程愈远,曲一鸿眉心拧得更紧,心情愈重。

    “二少别急。”尹少帆只能安抚曲一鸿,也权当同时安抚下自己。

    半下午时,开到湖区其中一角,两人下来步行。

    尹少帆深思着:“这里比较偏僻,可能性比较大,二少你能不能感觉到童助理他们的存在?”

    曲一鸿拧眉不语——实话他毫无感觉。

    瞄瞄曲一鸿的神情,尹少帆挠挠头:“没关系,我们再找。”

    说话间,曲一鸿手机响了。

    曲一鸿斜睨了眼号码,接了:“哪位?”

    “二少你在哪?”王叔叔仓促地问,因为焦灼不安,声音微微失真,“老太太带着曲沉江在银行。老太太要转账给绑匪,我劝不住她。二少快打电话给老太太,阻止她现在转账。”

    “现在转帐?”曲一鸿脸色一黑,“糊涂!”

    就算他们没救人,曲老太太也该先报警,再拖延时间和警方要配合取证才对。

    曲老太太这么匆匆忙忙地转账给绑匪,等于掐灭警方追踪的线索。

    同时,加速绑匪为了毁灭证据而撕票的进程。

    老太太这是急昏头了,才会糊里糊涂这么做。花城撕票的事例好几例摆在那里,她老人家居然给忘了。

    曲一鸿匆匆拨电话给曲老太太。

    “你人呢?”没料到曲老太太破口大骂,“这么重要的事,你们居然一个个跑得人都不见。你们不要你家淘淘,我还要我家滔滔。算了,反正我已经转完账,我会尽快把所有事情处理好。老二,你太让我失望了……”

    话音未落,曲老太太已经然挂了电话。

    尹少帆在旁听着,无奈极了:“二少,别管老太太了。老太太的钱,曲家谁也不能控制她。现在曲沉江在老太太身边,你说什么老太太都不会听的。如果你现在回去阻止她,也已经来不及。依我之见,希望对方更贪心一点。这样曲老太太临时调不来那么多资金,也能拖延时间……”

    曲一鸿转而打电话给了王叔叔。

    得知对方的要求是十亿,尹少帆在旁瞠目结舌:“他疯了!”

    曲一鸿冷冷道:“他没有疯。他只是破釜沉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就算上午他想用童瞳威胁我。现在也已改变想法——他已经不再打算拿赎金去还高利贷,而是远走高飞。”

    “啊!”尹少帆一声惊呼。

    沉吟数秒,尹少帆面色一白,匆匆加快脚步,“二少这么说,他肯定会撕票。”

    撕了票,这起绑架可能就石沉大海。童瞳他们就会变成失踪人员。

    曲沉江当然不会留着童瞳做证人。

    。

    幕色渐沉,北风渐凉。

    童瞳在别墅里慢悠悠绕完十余圈,回到凉亭时,淘淘和滔滔两个还趴在桌上熟睡。

    滔滔这个单纯的娃,完全没有危机感,真以为绑匪收了钱就会放了他们。把恐怖的绑架当成了度假,吃完酱板鸭就呼呼大睡。

    淘淘其实十分焦灼。

    但小家伙聪明,知道大白天的肯定跑不掉,便一心一意休息好,保存体力晚上再来。

    童瞳一坐,淘淘便似乎有心灵感应,立即醒了。

    他迷糊地揉揉眼睛:“妈咪,现在怎样了?”

    瞄瞄天色,瞄瞄外面,童瞳压低声音:“别抬头,接着睡。等他们吃完饭,有了倦意,我们再行动。”

    童瞳话音未落,外面已传来饭香。

    童瞳眸子一冷:“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