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有本事扯个横幅署名道歉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85章 有本事扯个横幅署名道歉

    曲一鸿冷冷斜睨着尹少帆,那张倾国倾城的俊脸黑了又黑,整个人濒临爆发的边缘。

    战青眼尖地看到,曲一鸿手腕上青筋暴跳。

    战青怜悯地瞅了眼尹少帆,似乎真的有点担心曲一鸿会把尹少帆放在路边,让他走着去公司。

    他不动声色地发动劳斯莱斯,迅速提速。

    这地方适合高官贵族住,轻易打不到出租车。若真放尹少帆路边,只有步行的法子。

    瞥一眼战青,曲一鸿冷冷一哼。

    挺团结的嘛!

    狂风暴雨来临之前,尹少帆硬着头皮扭转乾坤:“由此可见,二少得加大马力追回童助理。最好把童助理扛回和华居,以绝后患。”

    薄唇轻颤了下,曲一鸿终是咽下所有训斥。

    他云淡风清地转移话题:“李司机这两天有没有消息?”

    “没有。”战青说。

    尹少帆亦摇头:“我猜他是躲起来了。二少,我觉得吧,最好让李司机带着他侄女来,要不然这事没得完。”

    曲一鸿拧眉吩咐:“李司机三天内没来,尹助理再提醒他。”

    “收到。”尹少帆赶紧严肃地接住任务。

    事情再拖下去,只会更糟糕。童瞳那牛脾气上来,谁都没奈何。

    他早想联系李司机,已纠结好几天。确实该让李司机带他侄女来处理事情了……

    战青这才提及另外的事:“二少,今天能到帐。”

    曲一鸿颔首,表示听到。

    战青和尹少帆相视一眼,相约松了口气——比起昨天,今天曲二少情绪似乎高涨多了。

    来到太煌大厦时,时间已然有点晚。

    开进太煌大厦外面的电动门,战青忽然减速,浓眉拧起。

    “怎么了?”见战青异常,尹少帆也探出头往前看。

    战青僵着脸:“迟到的不止我们。”

    “确实。”尹少帆喃喃着,“二少,看来曲三少自信满满,不把你放在眼中。我真想知道,他哪来的底气?”

    曲一鸿似老僧入定,压根没听到下属的议论。

    尹少帆心里不平,却乖乖闭了嘴。

    劳斯莱斯停稳时,曲一鸿才瞥了眼大门口——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尹少帆碎碎念地下了车:“二少只管想法把童助理绑回来,别担心三少。他个王八羔子过不了几天好日子了……”

    。

    太煌大厦二十七楼的曲沉江,惊天动地地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白果儿手忙脚乱地递纸巾过来,“这几天是不是压力太大,超出负荷,身体扛不住了?”

    “我曲沉江会感冒?”曲沉江冷冷一哼,不服气地在白果儿面前秀了回肌肉,“我倒觉得,是童瞳那个女人在咒我。”

    “她咒你?”白果儿笑了,“她都离开曲家好几天了。”

    曲沉江面色不悦:“全天下敢咒我的,只有童瞳那个女人。”

    白果儿悄悄垂下眸子,敛住眸间复杂的情感。

    她看不起童瞳,却又不由自主地羡慕童瞳。在她记忆里,童瞳从小到大马大哈一枚,不时还拉拉风,暴力单纯。

    可就是这么傻呼呼的童瞳,让曲一鸿珍惜,让曲白至今念念不忘,让曲沉江这样机关算尽的人心有余悸。

    白果儿心里有些受伤——论性格论才情论交际手腕,她样样强过童瞳。

    可现在童瞳有人心疼,而她白果儿四面楚歌。

    “在想什么?”曲沉江怜惜的声音在白果儿耳边响起,“提到童瞳,你心里不好过?”

    白果儿挤出个笑容:“你知道我和童瞳之间一切的前因后果。”

    曲沉江低低笑了:“我知道,你最讨厌最憎恨的就是童瞳。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注定一路走到底。”

    白果儿垂首不语——曲沉江纯属自作聪明。

    她现在最讨厌的,已经不是童瞳……

    曲沉江将一个牛皮袋塞进白果儿怀中:“走吧,搞定借款的事,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曲一鸿会后悔的!”

    白果儿依言抱紧牛皮袋,绽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论才智,谁能比过你呀!”

    “我就喜欢你这张嘴!”曲沉江畅怀大笑,肆意咬了咬白果儿的嘴,“真甜!”

    。

    童瞳的心情在慢慢好转,这得益于林盼雪的好性格,让她没机会烦燥。

    下午会去学校找淘淘联络母子感情,等战青开着兰博基尼过来接淘淘,她就用时避开。

    淘淘似乎也适应了这种相处方式,不再追着让她回和华居。

    连滔滔都乖乖约下午见。

    几天过去,童瞳也没琢磨出要拿曲一鸿怎样?

    现在,她就坐在黄玫瑰面前。

    双眸无精打采地瞪着黄玫瑰,脑袋昏沉地胡思乱想。

    她等着黄玫瑰凋谢好撕花瓣,结果黄玫瑰第二天刚焉了些,新的黄玫瑰又到了。

    “他想干啥呀?”童瞳双手托腮,喃喃着,“以为我没见过黄玫瑰吗?几朵黄玫瑰就想收买我,他想得还真美。”

    还给林盼雪传达意思,说他清白得像冰梅,两人之间只是夫妻间闹闹小别扭。

    结果就拿出这么点行动,诚意呢?

    “噗!”林盼雪低低的笑声从童瞳背后传来,“童瞳这是想通了吗?相信一鸿的清白了吗?”

    就说要晾一晾,冷静了就好解决了。

    “才没有。”童瞳失神地瞅着黄玫瑰,“他就是做贼心虚,所以只敢这么偷偷摸摸地送花。他若清白,逮着李弯弯一起来解释给我听啊!逮不到李弯弯,有本事扯个横幅署名道歉啊!他要是敢拿出这些行动,那我就相信他的清白。”

    童瞳说一句,林盼雪笑意深一点。

    笑得童瞳尴尬不已,讪讪地伸手掐玫瑰,撕花瓣。

    好吧,她尽想好事,被林盼雪笑。

    童瞳终是起身:“林阿姨,我回房去补习下法语。”

    随时要去夏氏帮忙呢,可最近她堕落得不行,肚子里那点水货快流失完了。

    再不给自己充充电,估计会被夏老爷子嫌弃。

    “我听说曲家所有人最近都忙。”林盼雪凝着半山园方向,“曲沉江在暗暗蓄势待发,想一举拿掉曲一鸿。”

    “啊?”童瞳应声站住,瞪圆眸子。

    林盼雪不动声色地将童瞳的反应收入眸中,轻柔地笑了:“瞳瞳,你反正正想整下一鸿。这下他被曲沉江整,也算间接替你出气。”

    童瞳呆了呆,忽然冲向林盼雪,一把抓住林盼雪的柔弱胳膊。

    她咬牙挥舞着小拳头:“曲沉江那个王八蛋想整人,有经过本姑娘的同意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