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追求者送花上门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82章 追求者送花上门

    “什么让人高兴的事呀?”白果儿妩媚地趴上曲沉江心口,指尖轻轻戳着他的肌肉。

    “哈哈。”曲沉江痛快得不行,“老二原来也有今天。”

    “说来听听。”白果儿媚声说,“让我也高兴高兴。”

    曲沉江长臂一用力,搂紧白果儿,几乎嵌进骨子里去:“想高兴还不容易,爷有一万种办法让你高兴。来,爷一定满足你,让你做最满足的女人……”

    话音未落,曲沉江翻身而上,晃动的床沐浴着斜射进来的阳光,颇有味道,动感无限。

    白果儿默默抓紧床单,眸间泛起嫌弃的目光,酸涩的泪意。

    她一定要强迫自己留在曲沉江身边,直到亲眼目睹曲沉江坠入深渊。

    如果没有曲沉江,她和曲白还是有希望。

    可现在,她此生不会再有爱情……

    两人起来的时候,已是八点。

    “今天要迟到了。”白果儿匆匆起来,一甩长长的大波浪卷发,遮住红紫的欢爱痕迹,“希望不要被曲一鸿碰到,要不然真不知道怎么解释。现在你可正在敏感时期,不能开罪他。”

    “怕什么!”曲沉江不悦极了,“第三方已经和我承诺,我需要的钱,今天会全部到账。等处理好那个合同,他能耐我何?”

    “也对。”白果儿笑着说,“不过他是太煌总裁,实力在手。他要说我们,我们也只能听着。”

    曲沉江冷冷一哼,神色不悦,却不再说什么。

    白果儿说的话让他刺心,却无从反驳。

    若非实权在曲一鸿手里,他今天怎么可能这么安分。

    哪怕实权还留在曲老太太手里,他都有办法坑死曲一鸿,让自己脱颖而出。

    “只要我曲沉江还在太煌,老二总有一天被我掐死。”曲沉江黑瞳一暗,伸手至半空,缓缓握紧拳头,在白果儿面前晃了晃,“你是个有野心的女人。行,你就安心等着当太煌总裁夫人的那一天。”

    “真的吗?”白果儿眼睛一亮,“太好了!”

    “给点耐心,相信不会等太久。”曲沉江眸间掠过志在必得的意味,走向浴室,“爷就是你的希望,你的依靠。”

    “谢谢。”白果儿妩媚轻笑间,抛给曲沉江一个风情万种的飞吻。

    浴室门一关,白果儿美丽的脸儿便垮了下去。

    白果儿觉得,再这么下去,她真的可以去当演员了,而且会比科班出身的更能耐。

    她失神地看向和乐居,默默握紧拳头,指尖深深掐入掌心。

    时间流逝得越久,越觉得曲白的可贵。她对曲白的执念越深。她似乎已经有点疲于应付曲沉江。

    如果杀人不用偿命,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曲沉江魂归西天……

    白果儿还在浮想联翩间,浴室门开了,曲沉江吹着口哨出来:“果儿加快速度,我们得去看看老太太。”

    “啊?”白果儿吃惊地瞪着曲沉江,“已经迟到了,你还跑老太太那里去做什么?”

    曲沉江皮笑肉不笑地向楼下走去:“听到让人开心的新闻,当然要和老太太一起欣赏……”

    。

    方家。

    童瞳总算有了事做——帮林盼雪磨墨。

    也许真是出身书香门第的缘故,林盼雪用的不是市场上常用的墨,而是古老的笔墨纸砚。

    此刻,她就拿出二十三年来最淑女优雅的姿态,小手慢悠悠地磨墨,眼睛瞅着林盼雪手底下的画。

    无怪乎林盼雪气质卓然。

    童瞳此刻觉得,空气间浓浓的墨香,不仅仅是她手下面砚台散发出来,林盼雪骨子里也散发着墨香。

    “童瞳,你瞧我这画好看不?”林盼雪收住笔,含笑凝着面前墨迹未干的国画。

    偌大的作画台面上,摆了四副国画。

    “好看。”童瞳神往地点头,雾蒙蒙的眸子满含倾慕之色,“林阿姨真厉害。依我看,这画和名家的画没两样。”

    “噗!”林盼雪顿时乐了,嗔了童瞳一眼,“阿姨是盼着你夸夸我,给阿姨涨点信心。可是,阿姨没盼着瞳瞳帮我吹牛啊!”

    “才不是吹牛!”童瞳严肃脸,“真的好看。 ”

    “是吗?”林盼雪温婉地笑着,指了指台面第一副画,“瞳瞳,你说这是什么?”

    “……”童瞳瞬间被问住了。

    这是最朴素的国画,着色单调。上面只有黑色和红色。

    看了半晌,见林盼雪还在等自己回答,童瞳只得硬着头皮说:“阿姨,这个就是桃花嘛!红色的桃花真好看。”

    林盼雪忍不住又是一笑。

    童瞳一见那笑容,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不过斗志昂扬的她,只要林盼雪不说破,她绝不主动认错。

    “噗!”林盼雪捏捏童瞳的小鼻子,“还说阿姨画得漂亮,结果梅花被你看成桃花。都不是一个品种了,就会哄我。瞧瞧,这四副画是梅兰松竹啊!”

    “……”童瞳顿时尴尬得小脸胀得通红。

    郁闷,她居然把梅花看成桃花,简直笨死了,这下怎么圆回来。

    想了想,童瞳眨眨眸子,昂首挺胸,脸不红心不跳地辩解:“阿姨,我是外行啊,当然不会看门道,看的是热闹。我说的就是实心话,画儿真好看。”

    童瞳说一句,林盼雪笑意深一点:“你这孩子就是可爱。”

    童瞳顿时有点泄气——听多了可爱,她现在深深感觉,“可爱”就是“笨”的同义词,贬义十足。

    “还不肯服气对吧?”林盼雪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梅花开花时无叶,桃花有嫩叶;梅花枝粗糙,桃花枝光滑。两种花的气场就不一样。这么说吧,我把梅花的神韵画成了桃花,童瞳才会认错。”

    “……”童瞳十二万分汗颜,想说好话,可圆不回来了。

    她果然只是个武夫啊,竟不知道这些文邹邹的学问。

    见童瞳尴尬,林盼雪正要给童瞳解围,方家的厨娘揍着束黄玫瑰过来了:“太太,外面有男子送花。”

    林盼雪和童瞳相约回眸,看向那束盛开的黄玫瑰。

    童瞳心里咯噔了下。想了想,她甩掉脑海里的想法,说:“林阿姨魅力长大,追求者送花上门了。”

    林盼雪看到黄玫瑰,顿时心知肚明,她故意问:“这花谁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