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不可能丢下淘淘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76章 不可能丢下淘淘

    目送宾利消失在拥挤的车流之中,童瞳默默抱紧包包。

    刚刚不给面子地离开洛婉,也不好意思回头找林盼雪——再说,林盼雪说方洪轩出差一周,可她今晚明明看到方洪轩有参加洛婉的生日宴,说明方洪轩提早归来,林盼雪亦不再需要她的陪伴……

    她似乎无处可去。

    忽然间有种天大地大何处是我家的无奈。

    她忽然想回洛城了。洛城才是她最熟悉的地方,那里有疼爱她的爸妈,爱逗她的左邻右舍。

    可是她不能回洛城,淘淘还在这里。

    她不可能丢下淘淘独自离开……

    深呼吸,童瞳慢慢吐出一口气,抬头挺胸。

    她决定了,她现在就去租个公寓住下去,然争取能找份好工伤,先想办法落住脚。

    没办法,和她扯上孽缘的是曲一鸿,一般人都不敢惹的太煌总裁,她乐观的童瞳,现在也开始不乐观了。

    童瞳正准备往前走,忽然觉得如芒在背。

    她倏地转身,可惜满街都是闪烁的霓虹灯,匆匆的行人,穿梭的车辆,她无法锁定目标。

    童瞳的眸子不经意掠过对面败落的家和医院,她心中一动,忽然转身折回太煌医院。

    “总裁夫人?”太煌医院的科室主任正要下班,见到童瞳,不由停下了。

    童瞳扯开个浅浅的笑容:“那个王医生最近怎样?”

    “王医生啊!”主任严肃起来,“她的情况从来就没好过,一直那样子。不过依我看来,她这样躺着也许更好……”

    “呃?”童瞳投以疑惑的目光。

    “总裁夫人,家和医院的涉事人员已全部被抓。”主任婉惜地摇摇头,“几个有实力的医生也不例外。王医生已被警方锁定为要犯。她若醒来,估计只能在监狱度过余生。我认为她宁愿是现在这个样子,起码躺着要比劳改舒服……”

    童瞳走出太煌医院大门时,脑海里还响着主任的话。

    她痛恨王医生。如果不是因为王医王一己之私,她现在一对双胞胎都会在身边,就不会有离家出走之事,就不会有李弯弯之事。

    她期盼王医生能早日醒来,承受她本应受到的惩罚……

    童瞳正胡思乱想着,一辆小轿车擦身而过。她慌忙往旁边让,那小轿车却停下来了。

    “上车吧!”车窗下滑小半,露出方博文的笑脸,“瞳瞳,我大伯母就知道你会落单,所以特意让我接你过去。”

    “林阿姨?”童瞳小嘴微张,惊愕地侧身,诧异地瞪着方博文。

    她忽然想哭。

    林盼雪真有心。

    那么高高在上、兰心蕙质的贵太太,年过知命,慧眼如炬,想当然早看穿她和曲一鸿之间闹了不小的矛盾,不放心她,才会派方博文出来找她吧……

    “别那样傻呆呆地站着不动。”车后门开了,方紫心倨傲地斜睨童瞳,“我真不明白,这么傻的女人,曲一鸿居然看得上,他眼睛一定瞎了……”

    “紫心,别胡说!”温厚斯文的方博文立即喝止住堂妹,“这是大伯母的贵宾。”

    方紫心懒懒撇嘴:“她若不是曲家二少奶奶,太煌总裁夫人,何来之贵?”

    “……”忽然之间,童瞳竟无言以对。

    她在花城的地位,还真如方紫心所言。

    舍弃和曲家有关的那层华丽外衣,她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小女子。

    见方紫心越说越不像话,方博文敏捷地下了车,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瞳瞳,紫心说话向来不走心,你听听就算,别把她当一回事。来,你坐这里,大伯母已经在等你了。”

    童瞳乖乖坐进副驾驶,疑惑的眸子投向方博文:“林阿姨现在在哪?”

    “大伯母还在给洛婉庆祝完生日。”方博文笑了,“大伯母让我送你去太煌酒楼。”

    童瞳闻言一震:“还在太煌酒楼啊?”

    太煌酒楼离太煌医院并不远,没几分钟便到了。

    童瞳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408包厢时,远远就听到包厢内传来的笑声。

    令人诧异的是,那居然是夏来鑫的笑声。

    想不到夏来鑫那个老古董,居然也会来给洛婉庆祝生日。

    童瞳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408包厢的房门开了,走出优雅知性的林盼雪。

    “瞳瞳——”见到童瞳,林盼雪眼睛一亮,加快脚步,大步过来握住童瞳的小手,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来,和阿姨说说知心话。”

    被林盼雪一路拉着来到僻静的消防通道,林盼雪掩好门,转身凝着童瞳:“告诉阿姨,你和一鸿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童瞳默默垂下小脑袋,眼睛瞅着脚趾头。

    “瞳瞳,我是真心想帮你。”林盼雪语气温柔,隐含焦灼,“你婆婆是我多年的闺蜜,我拿一鸿当自己孩子看。而且我看到你就觉得投缘,隐隐有种看到失散多年的闺女的亲切感。我希望你们好好的。如果曲一鸿欺负你,你告诉阿姨,阿姨给你治服一鸿。”

    童瞳听得鼻子发酸,忍不住泪盈于睫,泪珠似乎随时会掉落下来。

    可不知为什么,面对林盼雪,她纷乱的心忽然安定不少。

    “快说呀!”林盼雪又心疼又焦灼,“瞳瞳,这里没有别人。”

    迎上林盼雪期盼而又知心的眸光,童瞳一颗心不知不觉软下来,情不自禁供出李弯弯的事。

    情绪激动之余,童瞳还是留了心眼,隐瞒掉曲二宝那根导火线。

    “果然不出我所料。”林盼雪沉吟着,“我猜就是这种事,才能让你这么豁达的孩子心塞。”

    童瞳愕然瞪着林盼雪。

    她还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好呢,结果林盼雪居然早就看出来了。

    这个林盼雪果然有一双犀利慧眼,不愧走在上流社会的金字塔尖。

    静默数秒,林盼雪忽然一笑,她捏捏童瞳的粉嫩小脸:“这点子小事,你纠结什么呀!很好处理的。瞳瞳呀,你就是太年轻,才会遇上这种事就自乱阵脚,其实没什么的。你以后就会发现,现在纯属就是自寻烦恼。”

    “啊?”童瞳呆住了。

    她哪有自寻烦恼?

    “阿姨支持你。”林盼雪慈爱地笑着,“伴侣间忠诚最重要。凡是这方面的事,都要趁刚起火星的时候掐灭。”

    “……”童瞳惊愕之余,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林盼雪想了想,含笑问:“你真想找份工作啊?”

    “嗯。”童瞳用力点头。

    年过知命的林盼雪,居然萌萌哒地做了个“ok”的手势:“这事包在我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