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我送你去医院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73章 我送你去医院

    “oh—my—god!”童瞳只来得及一声惊呼,和看见一个单薄的身子冲向曲一鸿。

    童瞳敢打包票——一般人都躲不开这个天外飞来的拳头。

    可曲一鸿不是一般人,他的敏锐力及行动力和国际刑警出身的战青有得一拼。他凭本能往旁边一闪,便让对方拳头落空。

    不过这样一来,他自然被迫松开对童瞳的禁锢。

    童瞳一得自由,赶紧往旁闪了两米远,这才回头。

    “曲白?”童瞳一震。

    曲一鸿自然也发现来的是曲白。他俊脸一沉,强大的气场立现:“滚开!”

    曲白面相斯文,行动秀雅,压根不是打架的体质,这一下没打到曲一鸿,全身重心失控,差点没直接撞上童瞳。

    “曲大哥小心!”童瞳脱口而出,赶紧让开位置,随手拉住俯冲过来的曲白。

    曲白总算安全停下,心事重重地看着童瞳:“没事吧?”

    “没事。”童瞳瞄了眼四周偷看好戏的众人,帮作轻松地挤出个笑容,“我能有什么事啊!”

    她一再和曲一鸿说要让大家都上头条,可那都是故意威胁曲一鸿,并非真心话。

    她心里才不希望大家都成为本城茶余饭后的八卦主题。

    “没事就好。”曲白缓缓吐出一口气,凝着童瞳略显惆怅的小脸,忍不住加问一句,“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童瞳扯开个爽朗的笑容,“你看我像有事吗?”

    她的小拳头在空中晃了晃,全身上下居然流露小小霸气。

    曲白欲说还休,最终轻声说:“如果真没事,怎么会离开曲家,跑去方家住。瞳瞳,你真没必要骗我。其实……”

    曲白顿了顿,声音柔和几分:“其实瞳瞳,你从来都骗不了我。”

    曲白这饱含情愫的话语,让童瞳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发酸,同时想起和曲白曾经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青春岁月。

    他说得对,她在曲白面前基本上都说不了谎。在洛城时,她就是不说谎的好孩子。

    不过曲白怎会知道她这两天跑曲家了呢……

    “我也没骗过你啊。”童瞳说。

    她话音未落,握成小拳头的小手,忽然间再度被人握住。

    握得那么紧,让猛然间没设防的童瞳忍不住痛呼失声:“哎哟!”

    “该走了。”微凉的声音从童瞳头顶洒落,“这不是叙旧的地方。”

    任谁都能听出来,曲一鸿语气间满满都是不悦和疏离,以及若有若无的醋意。

    童瞳却没听出来,一心只想离开:“你走你的,我自己会走。”

    不由分说,曲一鸿拉着童瞳就走。

    “我不走。”童瞳拼命后退,“二维码,放开我。”

    他的手握着她的手腕,比刚刚握得更紧,她的手腕自然也比刚刚更痛,痛得她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曲白隐忍地瞪着曲一鸿,犹豫不决,温和的黑瞳间隐含痛苦和纠结。

    任谁都看得出来,曲白对曲一鸿有敬重,亦有畏惧。

    眼见曲一鸿就要强拉着童瞳出太煌酒楼大门,曲白似乎终于拿定主意,大步追上去:“二哥,放开瞳瞳——”

    曲一鸿似乎没听到,拉着瞳瞳出去,直接走向停车处。

    童瞳挥舞着小拳头砸向曲一鸿:“放开我!”

    以为自己这回又是白费口水,孰料让童瞳意外不已的是,曲一鸿竟真的放开她的小手。

    童瞳心里不由窃喜。

    她还没窃喜完毕,就发现大事不好。

    曲白跟上来了不说,居然甩掉敬畏的包袱,扑上曲一鸿,两人格斗起来。

    “曲一鸿,放开曲白——”童瞳在旁吼着。

    这里是停车场,是整个太煌最安静的地方,光线也最不好的地方。

    可童瞳看得清清楚楚,斯文秀气的曲白可以在商界大亨面前落落大方,侃侃而谈。但论拳脚工夫,那完全没入门。

    曲白扛上曲一鸿,等于白白送死。

    “瞳瞳,我抱着他,你先离开。”曲白紧紧抱住曲一鸿的腰,咬紧牙关说,“快点。我坚持不了多久。”

    童瞳呆了呆,转身猛跑几步,又再度跑回来。

    果然如她所料,曲白压根就不是动手的料。曲一鸿淡色淡淡间似乎什么也没发生,曲白已是一身狼狈。

    “曲一鸿,你住手,放开曲白,他不会打架。”童瞳吼。

    曲一鸿冷冷一哼:“看清楚,是谁不肯放手。”

    曲一鸿俊脸上隐隐有着嫌弃的意味。他似乎不想应付曲白,却又恼怒曲白的搏命纠缠。

    童瞳瞅了瞅现场,小脸不由一白。

    她看清楚了,不肯放手的绝对不是曲一鸿,而是曲白。

    曲白确实不会格斗,但他有笨办法,那就是誓死抱住曲一鸿的腰,无论曲一鸿用什么办法甩开他,曲白都硬拼着不松手。

    此刻曲白身上已挂彩,俊美的五官上都不同程度地沾上鼻血。

    童瞳泪光一闪。在这瞬间,她想起曲白从小到大对自己的庇护。打从她记忆中开始,曲白就是这么不遗余力地保护她。

    “瞳瞳,快走。你怎么不走?”曲白既急且慌,“再不走,我就帮不上你了。”

    童瞳咬牙瞪着面前血拼的情形,她不但不走,还脸色坚决地走向两人。

    曲一鸿和曲白两人都没料到童瞳会加入正扭打的阵营,匆促之间手肘不经意撞上童瞳胸口。

    童瞳发出声细微的受痛声,不退反进,冒着被拳头砸中的风险扶起曲白。

    曲一鸿缓缓收手,高深莫测地凝着行动反常的童瞳。

    或许因为曲白在爱情上的反复无常,童瞳终是无望到极点,最近越来越疏离曲白,让他无比放心。

    可今天这一架,似乎驱赶掉两人之间的疏离,再度回到他们曾经两小无猜的青春岁月……

    “你把他打得全身是血。”童瞳瞅着曲白,鼻子一酸,“曲一鸿,明明是我们自己的事,你为什么要伤及无辜?曲白只是个弱书生,你凭什么拿他当拳击手对付?”

    她只是控诉,似乎并不希望曲一鸿回答自己。

    曲白抹了把鼻血:“瞳瞳,我没事。”

    她扶起曲白,吸吸鼻子,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曲大哥,我送你去医院。”

    半扛着曲白,童瞳一步一步走出停车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