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24章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挖墙角?”童瞳呆了呆,大脑有瞬间停滞,“挖什么墙角?”

    淘淘小家伙知道挖墙角的意思咩?

    向来机灵的淘淘,愣是被亲亲老妈给气得不轻:“妈咪,人家想从你这里挖走老爸啊!”

    “……咳。”童瞳连连咳嗽,好一会都没说上话来。

    儿子会不会太老成了点儿?

    小家伙现在应该天真烂漫地唱着儿歌玩儿才对,结果却替她操这份心……

    “妈咪,你要不要早点回来?”淘淘严肃地追问,“还有,你都不关心是谁要挖墙角吗?”

    “是谁?”童瞳顺口问。

    淘淘绷紧小脸,想了想,勉为其难地吐出三个字:“李老师。”

    “原来是她。”童瞳撇撇嘴,心里不知不觉有点不是滋味。

    nnd这个李弯弯到底在和华居都干了神马,让淘淘都沉不住气了。

    淘淘扁扁小嘴:“老爸是李都的偶像。”

    童瞳听着,微微有点心塞。

    想了想,她小手一挥,气贯长虹:“原来是她,不要紧的。你老爸连洛阿姨那样的真气质美女都不动心,冒牌的气质美女就更不可能动心了。淘淘要是不相信,我们赌一包辣条肿么样?”

    “妈咪你,我才不吃辣条。”淘淘皱着小脸,“妈咪真的不回来吗?”

    童瞳绽开笑容:“妈咪在这里等你呢,周末一到,你就过来接妈咪。乖喔,拜拜!”

    话音未落,童瞳飞快挂掉电话。

    她眸子瞪着电话机,几乎喷出火来:“曲一鸿你个王八蛋!难怪我离家一天都没人不知道,原来忙着和人玩暧昧,还让淘淘看到。我掐死你!”

    她气咻咻地捋了捋衣袖,却又意识到自己长臂最多伸出几十厘米,压根就无法掐到远在花城的曲一鸿。

    “切,曲一鸿你个大爷!”她牙咬咬地往楼下走去。

    童慧云匆匆追到楼梯口:“瞳瞳,马上吃晚饭了——”

    “我吃零食吃饱了。”童瞳早已下了一楼,走向外面,“我去广场上散步……哎哟云大哥你怎么还没回家?”

    云海天正从外面进来,被童瞳莽撞地一冲,差点撞个满怀。

    “还是我们那个鲁莽的瞳瞳。”云海天揉揉被童瞳撞痛的肋骨,忍着痛,哭笑不得地扶住童瞳摇摇晃晃的纤细身子,“我刚刚去拿订制的器具,现在就回家。”

    “哦。”童瞳表示明白了,不再停留,向广场那边走去。

    “一起走。”云海天放下东西,尾随上去。

    两人经过曲白以前住过的地方,童瞳忍不住仰首四十五度,瞥了一眼上面。

    云海天精确地捕捉到童瞳的眸光,轻声说:“曲白经常回来。”

    “啊?”童瞳一愕。

    她怎么不知道?

    她只知道,曲白明明依然住在半山园,依然在太煌大厦上班,最近却几乎没有曲白任何动静。

    当然了,曲白本来就是个文静书生……

    “曲白好像瘦了许多。”云海天感慨着,“瞳瞳,他回曲家当豪门少爷,看上去远比以前当孤儿憔悴。你这个豪门少奶奶,没有任何靠山,岂非更不好混?瞳瞳,你在花城半年,有人欺负你吗?”

    “……”童瞳自动略过云海天后面的话,关注力停留在前半句,“曲白回来这里做什么?”

    她太久没看到曲白了,无法想象曲白憔悴的样子。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云海天刚刚这么说曲白,她心里隐隐有些难过,心头涌动着无以言喻的惆怅。

    童瞳竟然有点感觉——曲白现在恨她。

    说不定曲白更恨白果儿……

    曲白的人生,可谓一个传奇,可惜……

    云海天深深凝着童瞳,最后笑了笑:“他在这里长大的,自然有许多难以忘怀的人和事。”

    “哦。”童瞳含糊地应着。

    广场上灯光大亮,但在深沉的秋夜里,看上去有些黯淡。

    云海天忽然停下脚步,指向广场一角:“瞳瞳,曲白又回来了,他在小河边。”

    顺着云海天手指的方向,童瞳转开九十度,果然看到曲白略显单调的身影,正呈现在灯光下。

    此时天气阴凉,秋风习习。曲白似乎没有意识到秋意,席地而坐。一袭白衣随风而动,看上去有些飘逸孤独之感。

    他背影僵硬,看上去似在缅怀什么……

    童瞳瞅着好一会,忽然匆匆转身,原路走向童星武馆:“云大哥,我忽然饿了,我要回去吃晚饭。”

    云海天错愕地看向童瞳时,只看到童瞳长发飘飘地远去……

    。

    花城。和华居。

    淘淘拉开门栓,来到长廊,双手扶住白玉栏杆,小脑袋朝下面看了看。

    战青他们还在忙着清理古董室。

    想了想,淘淘一溜小跑向书房,怦怦地敲门。

    “谁呀?”尹少帆明明早就听到淘淘的脚板声,偏偏故意问。

    “老爸,我们谈一点男人的事!”淘淘清脆而坚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很重要。”

    “噗——”尹少帆忍不住乐呵,“小毛孩谈什么男人的事!”

    说是这么说,尹少帆脚底下一点也不含糊,早大步走向门边,打开书房门。

    门口,淘淘昂首挺胸地站着,有如一颗小松柏:“尹叔叔,请你回避一下。谢谢尹叔叔!”

    “哎哟,居然命令起我来了!”尹少帆笑嘻嘻地抱怨着,倒是配合地站到一边。

    曲一鸿推开手提,星眸锁住走向自己的淘淘。

    离曲一鸿一米开外,淘淘站住了:“老爸,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曲一鸿无语地瞪着小家伙,“随便说。”

    这小家伙总是自以为聪明,可惜再聪明的娃,在他曲一鸿眼里都是小儿科。

    被亲爹冷落的淘淘傲娇地扬起小脑袋:“好消息是我帮老爸忙了,给妈咪透露了点家里的动态,希望妈咪早点回家。”

    原本懒洋洋斜倚着椅背,星眸斜睨天花板,勾着二郎腿的曲一鸿,闻言缓缓坐正。

    他星眸锁紧淘淘:“然后呢?”

    “然后就是坏消息了。”淘淘鄙夷地斜睨着亲爹,“我和妈咪说,有女人要挖走老爸。”

    曲一鸿屏住呼吸:“你妈咪怎么说?”

    淘淘漂亮的眸子掠过丝狡黠:“妈咪说,谁想要老爸,随时可以领走。老爸你看,你再不赶紧把妈咪接回来,妈咪估计会忘了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