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神对手,猪队友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13章 神对手,猪队友

    看着曲一鸿,方紫心悄悄后退一步,拉了拉方三少的衣袖。

    方三少轻轻拍开方紫心的手,含笑握住曲一鸿的手:“原来是曲二少,久闻大名。”

    “不客气。”曲一鸿斜睨一眼旁边别扭的童瞳,“看来我的家人不小心伤到了你。如有需要,我派人送你去医院检查。”

    “没那么脆弱。”方三少也客气起来,“不过是屁股痛了点,睡一觉就没事了。妹子年轻嘛,活力四射的年纪,鲁莽点也情有可原……”

    童瞳在旁听着,小脸慢慢胀红。

    得,她可听出来了,这方三少真会打官腔,句句让人听着舒服。

    童瞳还站在那里神游太空,周围渐渐安静下来。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身边已只剩下曲一鸿。

    她冲口而出:“喂——”

    她有好多话要问他。

    童瞳正要说下去,只见原本淡定的曲一鸿,就着黯淡的灯光,正若有所思地将她从头打量到脚趾头。

    “看什么?”童瞳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小步。

    “我就想知道,你穿着这双鞋,怎么把方三少放倒的?”曲一鸿似笑非笑地凝着她。

    他记得两人来之前,她还不敢穿着高跟鞋下楼梯。结果没两小时,她已经能穿着三寸高跟鞋使出扫堂腿。

    “……”童瞳牙咬咬地瞅着抬头望天,“还要多久才能回去?”

    她心里憋着事,不说出来实在难受。可这地方显然不是讨论自家事的地方,只能暂时忍了。

    凝着童瞳,曲一鸿星眸一闪,他缓缓锁住她的眸子:“现在就可以回去。”

    童瞳松了口气。

    两人离开树下,穿过人群,来到方洪轩和林盼雪面前告辞。

    “这么快就要走了?”林盼雪匆匆起身,上前握住童瞳的小手,“我还想着我等会闲了,留你一起喝喝茶什么的。”

    “下次吧!”方洪轩洋洋一笑,“盼雪,人家年轻夫妻,晚上的时间最珍贵。”

    “……”童瞳这回脑细胞特别活跃,一下子就听出方洪轩的意思,闹了个大红脸,讪讪地瞪了眼曲一鸿。

    “方老真是人老心不老,比起我们还青春。”曲一鸿揶揄着。

    方洪轩笑了。

    童瞳面向林盼雪,绽开浅浅的笑容:“我现在认得路了,阿姨想一起喝茶,随时一个电话就可以。”

    “嗯嗯。”林盼雪柔声应着,浑身散发的书卷味让她看起来十分特别。

    曲一鸿气定神闲地挽住童瞳:“再见!”

    两人找到李司机,一起向外走去。

    目送曲一鸿等三人离去,方洪轩深邃的眸光瞥了眼还在募捐现场流连的曲沉江,然后和林盼雪相视一眼。

    “这个曲三少长得也不差,就是看起来有点流氓气。”林盼雪沉吟着,“我总觉得,曲老太太这是留了个祸害给一鸿。君华若是痊愈了,也该回来看看才对。”

    “别。”方洪轩摇摇头,“君华抑郁五年,当时那么严重,都以为无无药可救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起色,让她多休养点时间,多多巩固下心态更好。若她回来,看见半山园还住着那么多私生子,还会想起曲大少曾经夭折的幼女,谁也不能保证君华的抑郁症不会复发。”

    林盼雪颔首:“道理大家都知道,就是有点不放心曲老太太那个老糊涂。一鸿还是年轻了点。”

    “曲老太太不糊涂,她是精明过头了。”方洪轩摇头笑了笑,“她牵制着整个曲家,力道恰恰好。既让一鸿守住了太煌,又让那些私生子成全了她大家族的梦想。她最怕的就是君华回来打破这个局面。”

    “那当然了。”林盼雪若有所思地瞅着曲沉江,“君华对太煌的影响力,曲老太太永远没办法憾动。

    从林盼雪的脸上读出担忧,方洪轩含笑安抚:“我瞧一鸿这一对都挺好,不用担心。”

    “童瞳这孩子没心眼。”林盼雪优雅地轻抿一口茶,“我有点担心。”

    林盼雪话音未落,方洪轩先笑了:“担心什么?你没听紫心刚刚跑来告状,说老三家那牛高马大的大男人,轻易就被这个没心眼的妹子给放倒在地。你以为一鸿挑贤内助真那么草草了事?我看着这妹子只是没害人之心,防卫之心还是可以。”

    “啊?”林盼雪愕然,“就是瞳瞳把他摔倒的?”

    怎么可能?

    方洪轩笑而不语,指指外面:“我们得过去看看哥儿几个搞得怎样了……”

    。

    兰博基尼在飞驰着。

    李司机兴致高昂:“二少,今晚有好多人跑我这里来打探二少的消息。”

    “哦?”曲一鸿挑挑眉,充满疑问的眸光瞥向李司机。

    “还不止二少的消息。”李司机说,“还有人和我打探太煌的发展动向。二少可要小心了,人红是非多。估计太煌以后的对手会越来越多。”

    “不碍事。”曲一鸿气定神闲地扯扯唇角,“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曲一鸿这么一说,李司机脸上的喜气渐渐淡去:“二少你家那个猪队友,募捐的事和他全无关系。他整个晚上都带着白果儿认识各种人物。我看他是别有用心。”

    曲一鸿颔首:“暂时由他。”

    曲沉江一整晚都特别活跃,他当然全看在眼中。不地在他看来,那并不重要。

    今天参加募捐会的主要是各个领域的富商,一个以利益为重的人群,经过多少大风大浪。

    这样的人群,怎么可能对没有实权的曲沉江付出真心。

    他一点也不担心。

    和李司机谈完,曲一鸿这才意识到童瞳今天格外安静。他星眸一瞥,正看见童瞳正双手支腮,呆呆地瞅着车窗外面的星空,陷入深度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略一沉吟,曲一鸿伸出长臂,指尖轻轻压了压童瞳的鼻子:“怎么了?”

    童瞳一把抓住曲一鸿的指尖,小小忧伤地瞅了好一会。

    看起来还是很像艺术家的手指,可她看着心塞。

    她推开他的手:“回去再说。”

    看来真有事了……曲一鸿似笑非笑地锁紧她雾蒙蒙的眸子:“在生我的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