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爷罩着你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94章 爷罩着你

    “谢谢!”白果儿感激地笑了笑,眸子里似流淌泪光。

    曲沉江开了门,率先走进去:“你爸妈怎么说?”

    “我爸妈没脸带我回去。”白果儿低头轻声说,“我爸昨天一见我,就要和我断绝关系。”

    曲沉江摇摇头:“行,我知道了。既然找上我,从今天开始就住下来。”

    白果儿静默着跟了进去。

    曲沉江顺手给大狼狗添加点狗粮,加了点水,随之反手锁好门。

    来到客厅,曲沉江扯掉领带,随手扔上沙发,慵懒地躺倒在沙发上,朝白果儿招招手:“过来。”

    “嗯。”白果儿应着,坐到曲沉江身边。

    输卵管手术让她看上去比平时脆弱,明明风情万种的时尚女性,偏偏成了一朵墙头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的蔷薇花。

    眯眼打量着白果儿好一会,曲沉江洋洋笑了:“这两天我实在忙,又知道你爸妈在照顾你,也就没去医院看你。你不会记恨我吧?”

    “我知道你忙。”白果儿说。

    “真是越来越懂事了。”曲沉江咧嘴一笑,多了几分得意洋洋的痞气,“果然不愧是我曲沉江千挑万选才看中的女人。行,既然你下定决心跟定我,我也不会亏待你。”

    “谢谢!”白果儿轻轻吐出一口气,“幸亏还有你肯收留我。”

    张扬地拍拍白果儿的肩头,曲沉江满足得神采奕奕:“从明天开始,你就好好在家做曲三少奶奶,我会请个人过来侍候你。有什么事你只要吩咐一声就好。说不定哪天时机到了,我会和奶奶提婚事……”

    白果儿蓦地抬头:“婚事?”

    “是啊,婚事。”曲沉江洋洋一笑,“现在全世界都急着想让我曲三少成家立业,我当然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再说,娶你白果儿,某种程度就成了曲一鸿的连襟。我倒相当期待,当我成为他的连襟时,他是不是还能在我面前摆臭脸。”

    “是吗?”白果儿略显苍白的脸正对着曲沉江,“你怕曲一鸿在你面前摆臭脸吗?我觉得你压根就不用怕他。”

    “哈哈,你倒是给我长志气。”曲沉江满意地看白果儿。

    果然是个聪明剔透的女人。

    “你有才华有情商,怕他做什么?”白果儿缓缓靠进曲沉江怀中,凝着天花板,“只要你肯用心,肯努力,总有一天将曲一鸿从总裁之位踢下来。到时曲家就是你一个人的,所有人都会乖乖过来臣服你。”

    “真会说话。”曲沉江听得兴起,手舞足蹈地一拍大腿,“原来果儿才是伯乐,可惜我就是没有一个信得过的助手,否则曲一鸿给我提鞋都不配……”

    “我可以给你当助手啊。”白果儿立即激动地说,“我有经验。”

    “你?”曲沉江摸摸胡子茬,摇摇头,“你不行。”

    “为什么不行?”白果儿双手搂住曲沉江的脖子,“难道你害怕曲一鸿不批准?还是觉得我不可以信任。”

    曲沉江不悦地斜睨白果儿一眼:“不是信任不信任的事……”

    “有信任就够了呀。”白果儿撒娇地靠上曲沉江胸口,“你让我一个人在家,我也待不住。”

    曲沉江摸摸下巴,沉吟不语。

    白果儿粘得紧紧的,白净的小手摆弄着曲沉江领口:“就算你看不上我的业务能力,你哪怕把我带在身边当花瓶呢。你想想,曲一鸿成天带着个童瞳上下班,故意秀恩爱招人嫌。你也把我带在身边,我相信太煌所有职员艳羡的是我们这一对。”

    “这话倒说到点子上了。”曲沉江哈哈大笑,“行,明天跟我一起去上班。爷罩着你!”

    “嗯。”白果儿漂亮的眸子掠过道亮光,小鸟依人地倚在曲沉江胸口,“曲三少再不罩着我,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怀中的温香软玉让曲沉江心旌神摇。

    他倏地一伸手,原本坐在他膝盖上的白果儿,瞬间变成玉体横陈。

    他眸中喷火地压上她:“脸色差点,可一点也不影响这火辣辣的身材。果儿,我果然栽进你的温柔乡,舍不得出来了。想不到我曲沉江风流半生,最终还能找到你这个人间尤物……”

    白果儿含羞带笑地挡住曲沉江:“医生说了,我最少一个月内不能那个。对不起啊!”

    曲沉江洋洋笑着压上去:“爷今天教你一种不用那里的男欢女爱。乖,躺好,好好享受爷对你的恩宠……”

    。

    和华居。

    被曲一鸿扛进浴室的童瞳,再度被曲一鸿摁进浴缸,只留伤了膝盖的左腿搁在浴缸边沿。

    曲一鸿连贯的温柔动作,依旧无法转移童瞳的注意力。

    “我应该问问老妈。”童瞳碎碎念,“问下果儿到底去哪了。”

    “不管她去哪了,她以后都和你没有交集。”曲一鸿挑挑眉,轻手轻脚地解开她柔软的休闲服,“就算不小心对面见到,你也可以当做不认识。她的把柄在我们手里,我相信她若有点智商,以后都不敢主动招惹我们。”

    童瞳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点点头:“也对。”

    话音未落,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自足踝处散开,让她悄然涌上异样的感觉,不由自主想贴近他一点。

    童瞳这才集中精神,眼中的余光一下瞥上曲一鸿。

    他正弯腰,唇畔噙着那能醉死所有女人的坏笑,伸着他那令人艳羡得流口水的修长指尖,轻轻按摩着她足踝一侧。

    一副十分虔诚亦十分享受的模样。

    “喂,你干什么?”童瞳吃惊地瞪圆眸子,凝着曲一鸿带笑的模样,“痒!”

    “不是痒。”曲一鸿含笑朝她眨眨眸子,“你再感受下。”

    “呃?”童瞳一愣。

    眸子瞪着他,一颗心不知不觉被他牵着走,不由自主悄悄感受。

    刚刚还是酥酥麻麻的感觉,现在多了点刺痒和空空的需求感。涓涓热浪从足踝底一直往上涌,直奔小腹。

    心不在焉的童瞳情不自禁陷入旖旎情思,渴望某种原始的交融。

    “二维码——”童瞳面红耳赤地发出声尖叫,“给我老实交待,都从哪学的坏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