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跪求和解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91章 跪求和解

    顿时,所有目光都锁紧白果儿。

    曲一鸿缓缓起身:“岳母,你替我送送贵客。多谢岳母!”

    “……”童慧云尴尬地坐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

    瞧瞧,曲一鸿到现在为止,至少口头上还把童家这边的亲戚当“贵宾”。

    可白果儿的态度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她都不好意思替白家争取和解的机会了。

    曲一鸿抬步往楼梯间走。

    见曲一鸿真要离开,白果儿这才慌了,大步走过来,拦住曲一鸿的去路。嘴唇动了动,说不出话来。

    “不用勉强。”曲一鸿挑挑眉,神色淡淡,语气微凉,“再说,你就算拿出十分诚心来道歉,我也未必接受你的道歉。”

    白果儿应声脸色一变,最后一点红晕也倏忽散去,只留一片苍白。

    曲一鸿转身准备离开。

    “对不起!”白果儿赶紧再次挡住曲一鸿的去路,“我……我道歉。”

    曲一鸿星眸间噙着淡淡的冷笑:“白果儿,这件事,一句道歉就行了吗?你当初一步错造成的后果,让我和童瞳得承受整个余生。这种道歉本身就毫无意义。”

    白果儿原本希望姨妈童慧云能替自己解决这个麻烦事,原本心存侥幸。现在见曲一鸿的态度,才真正感受到自己世界末日的到来。

    她总算明白,这世上有些人的底线,完全不可以挑战。根本就不能心存侥幸哒。

    曲一鸿就是这种人。

    “果儿。”白子松在旁看着情况不好,悄悄提醒白果儿。

    童慧云也看出曲一鸿的态度了,她不再多言。

    童慧玲这才慌了,看看四周,再看看冷心冷面的曲一鸿,心知大势已去。

    可无论如何,白果儿不能真扯上刑事犯罪呀……想到这里,童慧玲心头一颤。

    她忽然大步上前,对着曲一鸿就跪了下去:“一鸿,这事是果儿错得离谱,请你一定原谅我们果儿。”

    没料到童慧玲会来这么一曲,曲一鸿迅速移开两步,避开童慧玲的正面。

    他脸色冷凝,语气寒凉:“身为长辈,你要是这样,请直接出去。”

    他一扬首:“战青——”

    战青应声进来,见此情景一目了然,大步过来。

    眼见情况朝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童慧云赶在战青过来“招待”童慧玲之前,慌乱过去扯起童慧玲:“慧玲,你怎么这样啊?你让人家晚辈怎么办?要跪也得果儿跪,她才是那个该跪该道歉的人。”

    童慧玲不肯起,生生被童慧云给提起。

    童慧云将她送到白子松身边,低低吩咐:“看紧她。”

    “是我错了。”白果儿终是哭了,“都是我的错,要打要骂奔我来,我自己承担一切后果,不要为难我爸妈……”

    话音未落,只听“扑通”一声,大理石地板似有重物落地。

    曲一鸿星眸一扫,冷眼看着泪如泉涌的白果儿,跪在他脚边,身子瑟瑟发抖。

    这样的白果儿,倒确实和平时的白果儿不一样……

    大厅内有瞬间静默。

    看了看曲一鸿的神情,战青缓缓退了出去。

    终于,曲一鸿直视着跪下的白果儿:“你是真心来道歉的?不是被迫的?”

    “……”白果儿嘴唇颤抖着,“是。”

    见此情景,童慧云赶紧朝白子松使了个眼色。

    白子松还算是个明白人,赶紧扶着童慧玲说:“一鸿,我们果儿留下来任你处置。不管你怎么处置,果儿她都是该的,我们绝无怨言。”

    童慧玲闻言落泪。

    在童慧玲回应之前,白子松几乎强拉着童慧玲大步走向门口。

    “一鸿,我送送他们。”童慧云随即跟上去。

    客厅里只剩下曲一鸿和白果儿。

    淡淡扫了眼跪着的白果儿,曲一鸿回头坐上沙发,端起茶杯,轻抿了两口茶。

    然后,他懒懒靠上沙发,斜睨着白果儿:“你走吧!看得出来,你是被白家二老逼来的。你和瞳瞳一样年轻,身上处处是棱角,我理解你的傲气。我亦不想多说,你回去休养,一切都按正常司法程序走。”

    白果儿缓缓抬头,咬牙瞅着曲一鸿好一会。

    然后,她默默垂首:“不,我爸妈从来不能逼我做什么。我来,是想道歉,是希望有一条退路。我不想坐牢。”

    “是吗?”曲一鸿挑挑眉,“恕我没有看到,你有意识到自己加在瞳瞳身上的伤害。”

    白果儿紧紧咬着唇。

    好一会,她终于说:“从小到大,我讨厌瞳瞳。她是领养回来的,可凭什么大家都更喜欢她。连女同学都只和她玩,不和我玩。明明我比她漂亮可爱,明明我才应该是最受瞩目的那个人。”

    曲一鸿懒懒扫了白果儿一眼:“这么说来,我家瞳瞳打小就缺心眼儿。”

    居然一直就没发现白果儿这些小心思。

    “上学一起,家里玩也一起,我想避开童瞳都不行。”白果儿声音微微沙哑,“如果不是童瞳打小一门心思要给曲白当新娘,也许我压根就不会正眼看曲白。”

    曲一鸿挑挑眉。

    是吗?依白果儿对曲白这些年所有的心思,这话实在不可信。

    “我还没懂事时,我爸妈就给我灌输门当户对的观念。”白果儿吸吸鼻子,“曲白那时还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孤儿。穿的百家衣,吃的百家饭。我怎么看得上他。可是曲白太疼瞳瞳了,我看不过,我想方设法破坏他和瞳瞳两人的感情。结果……”

    “结果你反而因此爱上曲白了?”曲一鸿挑眉问。

    白果儿缓缓点头:“是。”

    “然后你开始一系列的算计。”曲一鸿语气淡淡,“然后,就成了现在的局面。”

    白果儿的头几乎垂到胸口:“我是伤害到了你们,可是我同样害了我自己。”

    “你真意识到你伤害到了瞳瞳?”曲一鸿语气中明显不相信。

    “是。”白果儿泪珠滚落,“当我知道自己失去一侧输卵管,我就意识到了。也许,这个时候我才领悟到真正的母性。可惜已经晚了。”

    曲一鸿不再多说,他拧眉斜睨着白果儿,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白果儿缓缓抬头:“我是真心来道歉的。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条生路,让我爸妈不至于绝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