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你死定了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7章 你死定了

    终是被老妈拉着来到白果儿病房门口,童瞳的粉嫩小脸,已不知不觉间皱成苦瓜脸。

    这孝顺女真不是人当的,她要抗议呜呜……

    病房门虚掩着,童瞳耳尖地听到里面隐约传出谈话声。

    童瞳一把抓住老妈,闪到一边,压低声音:“妈,你瞧,我们来得不是时候。要不我们回头再来。你看他们一家三口在里面谈心呢!”

    “是吗?”童慧云皱皱眉,放轻脚步,挨到门口,手轻轻压上门把。

    里面确实在聊天。

    童慧云听了两句,面色凝重。

    见向来豪情万丈的老妈一仍凝重,童瞳忍不住悄悄上前,竖起耳朵,听里面的谈话。

    确实是一家三口谈话。不,明确地说,是一家三口在争吵。

    纵使白家三口刻意压低声音,可争吵声依然清晰地从里面传出。

    “果儿,我求你了。”童慧玲声音哽咽,“你先和瞳瞳道个歉,我再求求你姨妈,说不定曲一鸿看在你姨妈的面子上,这件事就过去了。你要是真判刑,这一辈子就毁了呀!”

    白果儿语气幽幽:“事情都因曲白而起,不应该让曲白去道歉吗?”

    “你怎么还把曲白扯进来?你还好意思提曲白!曲白也被你毁了。”白子松急得一声吼,“童瞳是命好,恰巧遇上的是曲二少。要是她当初走错的房间里住着个流氓地痞,童瞳这辈子就被你毁了,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你怎么还没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伤瞳瞳?你爸妈都没脸见你姨了……”

    “你少说两句。”童慧玲息事宁人地扯了扯白子松的衣袖。

    “你看看她的态度。”白子松急红了眼,“要不是她至今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不会伤了童瞳,又害了自己。”

    “爸,我没想伤害谁!”白果儿声音大了起来,“我是想挽救啊,曲白带着我三伏天地找王医生,我也去了。谁知道她那么快又怀孕了,我真不是故意伤了那个曲三宝。我就是倒霉。”

    “唉!”白子松重重叹息着,恨铁不成钢,“你不是故意伤害童瞳,那你跑什么跑?你一跑了之,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就算了,还让自己住进医院……等等,那个曲沉江呢?他把你害成这个样子,影子都没一个。”

    “曲沉江……”白果儿喃喃着。

    她忽然扬高声音:“对,人呢?nnd他要是敢出现在我面前,我非要他的命不可。”

    病房里静默了会。

    白子松和童慧玲面面相觑,相约叹了口气:“你惹谁不好,非得惹上他。现在好了,你吃了哑巴亏,我们都找不到他算账。我们可不是你姨妈他们,能带着一个武馆的人去闹曲家。”

    白果儿静默了。

    不知不觉,她眸间的泪珠滚落。

    “怎么哭了?”童慧玲慌慌张张地抱住白果儿,“你得好好休养,别哭啊!”

    “我被骗了。”白果儿喃喃着,泪珠如雨,“我被曲沉江骗了,我一直就被他牵着鼻子走。是他把我害成这样。妈,这一切都是他的预谋。肯定是的,一定是的,我成了他的棋子……”

    门外的童瞳闻言怔了怔,不由自主将自家老妈拉开一点,自己更贴近门边。

    “棋子?”白子松有丝犹豫,“是吗?”

    “他一直垂诞我,想占我便宜。”白果儿哽咽了,“但我爱的是曲白啊!一直拼死不给他机会。直到我和曲白实在没办法了,我才私下里找他帮忙。可是……”

    “可是什么?”白子松摒住气息,因为激动,声音微微发颤,“果儿,快点说清楚。如果你只是曲家内斗的棋子,或许曲一鸿和童瞳会谅解。”

    “这是一个局。”白果儿咬牙切齿地说,“他专门设给我的局。他明明早就知道曲二宝是谁,也知道曲二宝在哪里,却偏偏当作不知道,还假意帮我,让我最终只信任他一个,投靠他,还傻呼呼地将自己交给他。从一开始,我就是他设计好的棋子。”

    童慧玲默默搂住女儿。

    “瞳瞳举办婚礼那天,曲白最终不甘心,找了个借口跑去找童瞳。”白果儿哽咽着,“本来事情到这个时候还在可控之内,可是曲沉江悄悄给童瞳发了个信息,将事情揭露出来。最终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原来真是曲沉江搞的事……”白子松喃喃着。

    “我才想明白。”白果儿无力地靠上童慧玲胸口,“妈,我们一个个全天下地找曲二宝时,却都不知道,他早就知道婷婷是曲二宝。本来就是他和乔爱晴串通好将婷婷替换了曲大少夭折的早产儿,却一直不告诉我。直到乔爱晴来找他,直到乔爱晴死了,他才告诉我这件事……”

    白果儿正说着,门忽然开了。白家三口不约而同瞪向门口。

    看到童瞳,三人不约而同倒吸一口气:“瞳瞳?”

    童瞳定定地盯着白果儿,原本清纯可爱的粉嫩小脸,此刻弥漫着看不透的高深莫测。

    病房内安静如冬夜的湖。

    “你说的是真的?”童瞳声音轻轻的,“果儿,你给我发誓,说你说的全是真的。”

    这么安静而冷静的童瞳,让白果儿心里腾起股寒气。

    她往后紧紧靠住童慧玲,似乎在寻求靠山和支援,亦似乎在寻求某个平衡,以求得和童瞳较真的勇气。

    “快说呀!”童慧玲悄悄催促着,“瞳瞳在给你机会辩白。”

    “快说。”童瞳一字一顿地催促着。

    白果儿缓缓松开童慧玲,坐正了:“我发誓,我说的全是真的。我想了整整一天,终于想明白了,我才是最悲催的那颗棋子。我比乔爱晴还不如。”

    “婷婷是二宝?”童瞳盯着白果儿。

    “我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了。”白果儿咬牙说,“她就是二宝。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乔爱晴死了,曲一鸿他们一点也没感觉,曲沉江也没一点伤心?因为乔爱晴对于曲家上下来说,已没有存在的意义。”

    童瞳静默无声,眸中却透露出凌厉的锋芒。

    她懂了!

    nnd你个二维码,你急着送婷婷离开,原来就是因为不希望她认婷婷回来。

    你个二维码死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