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男人的眼泪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66章 男人的眼泪

    童瞳茫然间转过身来。

    只见曲沉江正握紧拳头,咬牙瞪着手术室的方向。

    感受到童瞳的注视,曲沉江的目光扫视过来,狠狠锁住童瞳的脸。

    “看着我干什么?”曲沉江咬牙切齿地说,“是不是心里在想,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是不是认为白果儿宫外孕,这是老天给你报仇?是不是我的我态破灭,老天在惩罚我?”

    “……”童瞳张了张小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她现在纯粹只担心姨父姨妈受不住打击,连白果儿的手术都没多想。

    不过为毛曲沉江说的话,她听着居然有点顺溜,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虽然她听着心里还有点复杂……

    “滚!”曲沉江咬牙指着外面,“别用看戏的眼光来看我……”

    曲沉江的声音越来越大。

    “你确定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在这里嚷嚷?”童瞳瞪着曲沉江,握了握拳头,“你在干扰医生的手术。”

    战青将童瞳隔开,脸对着曲沉江:“曲三少再吼下去,不用我出手,医院保安也会把你请出去。”

    “……”曲沉江瞪着战青,“关你屁事!”

    可迎上战青幽冷的黑瞳,曲沉江的声气渐渐小了。他忽然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目送曲沉江的背影,童瞳悄悄松了口气。

    她心思涌动,有些复杂。曲沉江是众所周知的花从浪子,向来不为任何一个女人负责任。他刚刚的表现,多少有点珍惜白果儿。这真是让她困惑的事儿……

    战青转向童瞳,一板一眼:“童助理可以先回去,我让尹助理打电话安排下医院,白秘书会被安排好。”

    “我得在这里等我姨父姨妈过来。”童瞳走过战青,默默拉过诊室里的椅子坐下。

    她双手支腮,亦瞪着手术室的方向。

    太煌医院是本市最好的私家医院,基本上所有科室的仪器和医生配套,都已达到国际水平。一个输卵管手术,她自然不担心有风险。但也要以防万一……

    见童瞳做了决定,战青也不再多言,默默退出诊室。

    曲沉江不在外面,不知去了哪里。

    战青倒松了口气,他来到楼梯口,打电话给李司机:“半山园出了点事,你的假期提前结束。和华居现在只有王叔叔,你最好现在直接回来……”

    。

    “唉!”童瞳趴在诊室里,脸紧紧贴着医生的办公桌面,眼睛瞪着手术室的大门。

    不知道这个手术需要多久时间。

    可只要姨父姨妈没到,她就不可能擅自离开。

    虽然相信太煌医院,但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事关白果儿的生命,她现在又是白果儿在这里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为了姨父姨妈,她也得留下来。

    童瞳正胡思乱想着,诊室外面传来咚咚的脚步声。

    童瞳倏地起身,瞪着诊室墙壁上的挂钟——距她刚刚打电话的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姨父姨妈不会这么快就到来吧?

    除非他们坐直升飞机来的……

    童瞳刚要冲出去看情况,战青先一步进来:“老太太来了。”

    “啊?”童瞳一愕,秀气的眉不由自主皱起,“老太太来干什么?”

    战青比童瞳冷静:“估计是曲沉江搬的救兵。”

    “啥?”童瞳怒了,牙咬咬地坐回椅上,“如果真是这么回事,我还真小看了他的脸皮!”

    想当然也知道,曲沉江能主动曲老太太,无非是拿曲家子孙那一套让曲老太太上勾。

    可白果儿是宫外孕,就算她童瞳今天没和白果儿照面,那也永远不可能真的长成胎儿,白果儿迟早还是做输卵管切除手术。

    童瞳正腹诽着,脚步声已从外面进来,就停在她身后一米开外。

    “老太太,就在这里了。”乔玉华的声音,“瞧二少奶奶就在你面前。”

    童瞳朝天花板甩了个大白眼——明显她躲不过了。

    深呼吸,童瞳转过身来,扯出个笑容:“原来是老太太来了……”

    “童瞳,给我说清楚!”曲老太太不怒自威,用老人独有的那种看透一切的眸光锁紧童瞳的小脸,“我曲家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居然敢对我曲家子孙下狠手。”

    战青上前一步:“老太太看来搞错了……”

    “闭嘴!”曲老太太重重喝住战青,“我曲家的事儿,有我老太太在,还轮不到外姓人来指挥我!”

    战青不卑不亢地迎上曲老太太犀利的眼神:“这件事,我是证人……”

    “战青,你先出去。”童瞳抚额起身,无力地迎上曲老太太,“老太太说吧,我对你哪个孙子下手了?”

    “就是……就是……”曲老太太气呼呼地说了半天,生生忘了白果儿的名字,只得指着手术室大门,“就是正在里面动手术的女人。童瞳,是你害她失了我曲家一个好孙子。”

    “是啊!”

    抚额再抚额,童瞳努力深呼吸,好不容易压下心底的怒火。

    揉揉心口,童瞳指着手术室大门:“老太太,我们先不说那孕囊是孙子还是孙女。我只想说,老太太真认为,宫外孕也能给你一个孙子吗?”

    “啊?”曲老太太一呆,“宫外孕?”

    “……”童瞳懒得多说。

    战青在旁没温度地提醒:“老太太可以找曲三少问清楚。”

    “老太太,这事不太对劲啊!”乔玉华扶着曲老太太,“老三再怎么鲁莽,也不会犯这种小错误吧!男儿有泪不轻弹,他都哭了,应该不会有假。”

    曲老太太咬咬牙,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过去:“老三,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曲沉江在那边说了什么,曲老太太黑着脸一下挂了电话。

    “老三怎么说?”乔玉华赶紧追问。

    放下话筒,曲老太太不知不觉有点小尴尬,老脸有点挂不住面子:“老三这孩子真是,话都不说清楚。”

    听曲老太太这么一说,乔玉华悄悄缩到曲老太太背后,变乖了。

    童瞳指指椅子:“老太太关心果儿的手术,坐着等吧。”

    “我……”曲老太太抬脚往外走,“我就随便过来看看。没事我就先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