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孩子若没了,我让你陪葬!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64章 孩子若没了,我让你陪葬!

    凝着曲沉江的背影,童瞳喃喃着:“战青,你把车开出来。”

    “马上。”战青了然,大步如飞地向和华居车库走去。

    童瞳亦紧紧跟上,她走进大厅,飞快上二楼拿了包包,扬声吩咐:“王叔叔,我和战青有事出外。淘淘还在足球场,你赶紧过去看住他们。”

    “好咧——”王叔叔赶紧拿了钥匙,往外走。

    童瞳走出去,战青正好将车开到门口,她利落地上车:“我们先去半山园大门外等。”

    。

    曲沉江大步如飞。

    “别挡着门口。”曲沉江焦灼地一声断喝,“去别的地方玩。”

    越过滔滔,曲沉江打开车门,将白果儿放进后座。

    滔滔默默地缩了缩肚子,悄悄靠紧门。扁扁小嘴,有点委屈,泪光闪闪的。

    淘淘仰着小脑袋左顾右盼,悄悄拉了拉滔滔的衣袖:“我妈咪和战叔叔都不见了,我不踢足球了。”

    滔滔咬着牙没动,眼泪快掉下来了。嘴一咧,就要哭出声来。

    “不许哭!”淘淘赶紧喝住,“再哭我就不带你玩啦。”

    滔滔应声赶紧闭紧小嘴,一脸委屈地瞅着淘淘。

    “去我家玩儿。”淘淘拉住滔滔就走,“我们找老王下象棋去。”

    滔滔默默瞅着和云居里面:“我现在不想下象棋……”

    “那就画画。”不由分说,淘淘霸道地拉着滔滔就走,“还可以唱歌。我大伯给我买了个钢琴,要不我们去学弹琴。没老师不要紧啦,我们一定能把它弹出声音来。”

    “……”滔滔瞅了瞅院子里面,委屈地跟着淘淘向外走去。

    没走两步,王叔叔正大步走来,见两人好好的,这才松了口气,一手拉了一个。

    “淘淘,你妈咪说,今天你们就归我管了。”王叔叔笑眯眯地说,“和老王说说,你们想玩什么呢?”

    。

    曲沉江将车开往半山园时,战青已开着兰博基尼,带着童瞳在门口等着。

    见曲沉江出来,兰博基尼便咬紧了跟上去。

    白果儿在车内折腾得厉害。

    哪怕腹间剧痛,她也不肯安静下来:“曲沉江,我们去医院,正好把孩子做掉。”

    她是真心不想留下这个胚胎,哪怕多流点血,让自己多陷入危险一分,也不想把孩子救回来。

    “闭嘴!”曲沉江眼神阴鸷。

    紧紧捂住腹间,凝着紫红长裙上慢慢溢开的血渍,白果儿默默合上眸子:“就算我留下这个孩子,曲一鸿和童瞳也不会放过我。还有,我不想去太煌医院……”

    “你必须去太煌医院。”曲沉江说粗鲁地打断白果儿的话。

    十分钟后,曲沉江匆匆忙忙将车停在太煌医院大门口。

    他抱着白果儿匆匆向里奔去:“医生——”

    童瞳和战青几乎和曲沉江同时到达太煌医院。下了车,童瞳大步跟上曲沉江。

    战青自然不放心,担心童瞳有风险,亦步亦趋地跟着。

    一阵井然有序的忙乱中,白果儿被推进妇科诊室。

    童瞳来到诊室外面时,诊室的门紧紧关着。曲沉江正焦躁地走来走去。

    看见童瞳,曲沉江缓缓收住脚步,黑瞳充血,瞪着她:“如果果儿和孩子出了什么事,别想我放过你。”

    战青不动声色地拨开曲沉江:“曲三少,该谁放过谁,可不是你说的算。”

    “战青你给我滚开!”曲沉江暴跳如雷,指着战青,“你算什么东西,我们曲家的事,轮得到你这个外人插手吗?”

    战青的僵尸脸冷冷的:“二少的事,就是我的事。”

    凝着战青冷凝的脸,慑人的眼神,曲沉江原本指着战青脸的手,慢慢弯了下去。

    童瞳浅浅绽开个笑容。

    果然只要留下战青,曲一鸿压根就不用担心她的安全。

    “你还笑!”曲沉江声色俱厉,“童瞳,别以为曲一鸿护着你,你就能逃开老太太那一关。”

    伤害曲家任何一个后代,老太太都会狠击对方。

    “曲沉江,我懒得和你谈。等曲大总裁回来,一切自有公断。”童瞳撇撇嘴,悠然走开。

    她安心地坐在医院长廊的椅子上,双手托腮,瞅着天花板,有点小小忧伤。

    曲三宝才失去不久,她知道那种身心俱伤的滋味。但不知白果儿心里现在感受怎样?

    白果儿一心要流产,但若真的流产了,她心里真的没有遗憾吗……

    想到洛城的姨父姨妈,童瞳幽幽叹了口气。

    咳,她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姨妈……

    “童瞳!”曲沉江铁青着脸,“如果胎儿保不住,看我怎么收拾你!”

    “请便!”童瞳的小手悄然抚上粉嫩小脸。

    悲催的她刚刚一心要跟紧曲沉江,忘了给自己的小脸擦点药,还在隐隐作痛。要是被闲人看见自己脸上的五指印,估计她很快就成了八卦头条新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曲沉江在旁已趋近暴躁,几乎随时就要爆发,诊室门终于开了。

    曲沉江大步奔过去:“医生,情况怎样?”

    摘下口罩,医生还来不及坐下,被曲沉江硬生生拽得晃了几晃,差点没直接坐地上去。

    “快说!”曲沉江瞄瞄连着的手术室,“胎儿要是有任何闪失,你就麻烦了。”

    童瞳随后跟进,紧张地抓着门框,看了看手术室。

    里面没有动静。

    这么安静的空间,让她心头掠过不好的预感。

    “你先放开医生。”童瞳说,“你这样吓唬她,对果儿没有一点好处。”

    狠狠瞪了童瞳一眼,曲沉江倒是平静了一点:“快说!”

    面对着凶神恶煞的曲沉江,医生显然被震慑住了,双手哆哆嗦嗉地扶住椅子,身子有点抖。

    童瞳悄悄叹了口气——医生这举动这神情,已经说明了结果。

    曲沉江也不笨,顿时看出来了,瞬间眼睛充血:“你是不敢说了,是不?”

    他微微侧身,血腥地瞪着童瞳:“孩子若没了,我让你陪葬!”

    童瞳应声缩了缩脖子。

    真看不出来,曲沉江原来这么爱宝宝。

    “孩子是没了。”医生终于哆哆嗦嗦地坐下,声音有如蚊子嗡嗡,“但是你怎怪得上二少奶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