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单身狗家的奇怪事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17章 单身狗家的奇怪事

    “可是,我们才是淘淘的爸爸妈妈。”童瞳气呼呼地转向曲一鸿。

    曲一鸿颔首:“那当然。”

    “人家宝宝第一天上幼儿园都有爸妈送。”童瞳严肃脸,“要是就我家淘淘让王叔叔送,淘淘会觉得有没有爸都一样。他估计觉得他会和滔滔一样悲催了。”

    “……胡说八道。”曲一鸿黑了脸。

    童瞳转而一笑:“所以我们得一起送淘淘去,得早点起来……”

    “那也不是现在。”搂回童瞳,曲一鸿眯眼凝着她,“乖乖给我躺着。”

    凝着曲一鸿认真的样子,童瞳扑哧一笑:“好,我乖乖躺着。”

    她果然正儿八经地躺下,身子暧昧地趴在他心口,小手像小猫一样不安分地这里抓抓,那里挠挠。

    感受到他身体不知不觉变得僵硬,她小脸一红。

    转而,她格格笑了,眸光媚媚地瞅着他:“是不是有些难受?”

    “还挠?”曲一鸿冷冷一哼,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人家难受得很,你还故意捣乱,就不怕以后性福不再。”

    童瞳眨眨眸子,抿唇轻笑,在他耳边低语一句。

    “……”曲一鸿原本模样慵懒,瞬间浓眉拧成山,牙咬咬地瞪着她,“请放马过来!”

    然后,他虚张声势地拉被子,去揭她睡袍。

    慌得童瞳笑着赶紧往旁边闪:“谁说给菊花你用啦!人家明明在开玩笑。”

    “菊花?哪里有菊花?”门口传来稚嫩而好奇的声音,“是黄色的菊花吗?小苏苏,你们把菊花藏在被窝里吗?”

    “婷婷?”曲一鸿倏地坐正,哭笑不得地瞪着门口迷惘的小萝莉。

    童瞳也呆住了,悄悄捏了曲一鸿一把。

    她压低声音:“切!nnd你个二维码,睡觉居然不锁门。”

    幸亏她现在正在养身体,要是像以往一样,大清早真枪实弹地玩暧昧,此时就在小萝莉面前曝光了。

    “菊花呢?”婷婷眨巴着眸子,“小苏苏快给我看菊花。”

    童瞳讪讪地解释:“不是菊花,婷婷听错了哈。”

    “没有菊花。”曲一鸿严肃脸。

    婷婷眨眨眸子,一会看看曲一鸿,一会瞅瞅童瞳,最后果断小跑着进来:“我不相信,我要自己看。”

    “……”瞳瞳目瞪口呆地瞅着婷婷。

    小萝莉甩着变形的小辫子跑过来,七手八脚地爬到童瞳和曲一鸿之间,小手还往里面摸了摸:“菊花呢?小苏苏,黄色的菊花呢?”

    “……”瞪着热切地找菊花的小丫头,童瞳连笑的力气都没了。

    她悄悄躺下了,准备装要睡觉。

    斜睨着精力充沛的小萝莉,曲一鸿含笑摸摸婷婷的小脑袋,靠枕假寐。

    “小苏苏没有菊花。”婷婷鼓着腮帮,“你们都骗我,不好玩。”

    转身一看曲一鸿和童瞳,婷婷扁扁小嘴:“我也困了,我也睡。”

    二话不说,婷婷手忙脚乱地将曲一鸿和童瞳往两边推了推,趴出个足够自己躺下的空位置,这才笑嘻嘻地躺下:“小苏苏,我好久没有和你睡啦!小苏苏晚安!小婶婶你过去一点儿,我和小苏苏不够睡。”

    童瞳哭笑不得地瞅着睡成大字的婷婷。

    她有片刻怀疑,小萝莉从进门到现在,找菊花都只是一个幌子,重点在于想抢她的床,抢曲一鸿的注意力。

    这小丫头心心念念随时随地都想护卫自己的地盘,当真是个小怪胎。

    “还真睡了?”曲一鸿错愕地俯身,捏捏婷婷的小鼻子,“这么快。”

    凝着曲一鸿难得暖暖的语气,童瞳抿唇一笑:“要是淘淘看你对婷婷这么好,他一定会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扯谈!”曲一鸿下了地,长身而立,“咱和淘淘可是做过亲子鉴定的。”

    童瞳意味深长地朝曲一鸿眨眨眸子:“可是你对婷婷明显比淘淘好。”

    曲一鸿斜睨她一眼:“我从小对三妹比对大哥好。”

    “这也能类比吗?”童瞳忍不住甩出个大白眼,“二维码,你要不要真带婷婷去做个亲子鉴定,说不定婷婷就是我们家曲二宝。要不然真没办法解释你们叔侄能这么亲。”

    “瞎扯!”曲一鸿拿起衬衫往身上套,“我大哥大嫂千辛万苦才如愿得了个女儿。小蓉要听你这么怀疑,估计会飞回来和你拼命。”

    见曲一鸿那严肃的样儿,童瞳忍不住笑了:“这么说来,是我胡思乱想了。”

    她笑着爬起来。

    “小心!”曲一鸿伸手扶住她,又微微埋怨着,“起这么早干嘛!”

    童瞳心里一暖,扬眉浅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所以想多看看你。要不你去露台健身,我去晒点太阳?”

    曲一鸿颔首:“这个可以有。”

    两人果真去了露台。

    曲一鸿健身,童瞳则懒洋洋地靠在藤椅上,静静地淋浴着温暖的旭日。

    不愧是曲二少的住所,这和华居比起别的地方视野开阔不少。偶尔一抬头,半山园几处美丽的小楼悉数映入眼帘。

    和华居东南方是曲白的和乐居,东北方是曲沉江的和云居。

    眸光掠过和乐居,童瞳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值得么?”曲一鸿恰好看到了,“你和你爸妈给予十二万信任的那个好人,在毁掉你的婚礼,让你流产之后,他不仅在恢复自由的第一时间回了公司,还接受了我派给他的新美女秘书。”

    童瞳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是有点奇怪……”

    曲白不是沉不住气的人,非得婚礼当天把果儿逼到她面前,本来就不合常理。

    如果再说曲白无辜,似乎太过牵强。

    脑袋似乎又有些痛,她双手扶住小脑袋:“我不想了,想得头痛。”

    曲一鸿倏地大步来到她身边,双手揉着她太阳穴,严肃地凝着她:“头痛需要看医生。”

    她默默瞅着他,忽然展颜一笑,小手轻轻盖住他的手背,刚要说什么,她却忽然推开曲一鸿。

    “没良心的女人!”曲一鸿俊脸一黑。

    他一点都舍不得她,她却总能不假思索地推开他。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你看那里——”童瞳小手指向一方,“你不奇怪么,曲沉江一个单身狗,家里居然晒女人的内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