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夺妻之恨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15章 夺妻之恨

    夜阑人静。

    明天开始即进入深秋,今晚已经凉了。

    斜倚在躺椅上的曲白,终于缓缓坐起,怔怔地看了和华居好一会,看着那灯火次第熄灭。

    他的心就如这天气,越近深秋越凉。

    他没料到,曲一鸿比他预料中更在乎瞳瞳。曲一鸿奉子成婚的传言,如今看来,也仅仅只是个传言。

    没有新娘的婚礼,曲一鸿以一己之力独自完成,还给花城留下一段痴情男神的佳话。

    曲白正神思飘渺,黑夜中楼下似乎传来椅子倒地的声音。

    “谁?”曲白微微一震,慢慢拾起枕头,起身向室内走去。

    竖起耳朵听了听,似乎又没了声音。静默数秒,曲白推开房门,来到长廊,身子往外一探。

    一楼漆黑一片,静悄悄的,连只蚊子嗡嗡的声音都没有。

    看来他多虑了。

    他的和乐居是半山园最简陋的住处,小偷都看不中他这里。

    曲白转身进了浴室,胡乱冲洗了下,围了条薄薄的浴巾,推开浴室门。

    他尚未站稳,一个柔软的身子便主动贴了上来:“曲大哥,我想死你了……”

    “果儿?”曲白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惊诧地推开白果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太诡异了!

    关键还穿着漂亮的浅粉色薄裙,袅袅婷婷,在暖色灯光中格外温柔美丽。

    这不像个逃亡中的女人,而像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柔媚美女……

    白果儿再度死死楼住曲白:“曲大哥,你救我一救。你再不救我,我就无路可逃了。”

    曲白静默数秒,终是推开白果儿:“你我情分已尽,如今只剩下怨恨。”

    “怎么会?”白果儿压抑地哭了,“曲白,我和瞳瞳都跟着你一起长大,但我比瞳瞳更爱你。曲白,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你,我白果儿不会。”

    “可是……”曲白缓缓从白果儿身边走过,“到昨天为止,你于我而言,只剩下夺妻之恨。”

    白果儿一呆:“什么夺妻之恨?”

    曲白闷声不语,将被子摊开,准备入睡。

    白果儿急了,疾奔过去,伸手扯住曲白的被子:“曲大哥,夺走瞳瞳的是曲一鸿,他才是你该恨的人。我只是太爱你。”

    “是,曲一鸿夺走了瞳瞳。”曲白疏离而冷淡地斜睨白果儿,“他是主犯之二。而你,是主犯之一。”

    “我……我……”白果儿着急之余,脑子不好用了。

    “走吧!”曲白语气不再温和,“在我改变主意报警之前,你最好走快点,以免后悔。”

    他动作优雅,姿态高傲,不慌不忙地将被子铺好,将枕头放好。

    “我要睡了。”曲白缓缓转身。

    转身的瞬间,曲白化作石膏,一动不动地瞪着面前的白果儿,喃喃低语:“你想干嘛?”

    白果儿身上的浅粉薄裙,此刻有如蝉翼般蜕落地上。

    浑身肌夫透着粉嫩的光晕,散发迷人的青春色彩,和强烈得让人心跳的弹力……

    这是一个散发着雌性激素的女人。

    在夜的熏染中格外强烈……

    “曲大哥,我爱你。”白果儿话音未落,眼泪婆娑得蜿蜒而下,滚落心口,楚楚可怜得让人我见犹怜。

    她轻轻拾起曲白的手,拉着压往自己纯白如玉的心口,低低地恳求:“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好吗?”

    曲白震惊地瞪着面容迷惘而举止豪放的白果儿,一时呆了。

    “我爱的只有你。”白果儿喃喃着。

    她缓缓垂首,双臂从曲白腋下穿过,紧紧抱住曲白,脸紧紧贴上曲白的心口:“我只想成为你的女人。”

    “……”曲白连声音都找不到了。

    “你就不能主动一点吗?”白果儿的眼泪抹上曲白的心口。

    见曲白有如僵尸,白果儿踮起脚尖,吻上曲白的唇畔:“我比童瞳漂亮,我比童瞳有女人味,我甚至比童瞳会打扮,我还比童瞳会撒娇。为什么你就不懂得欣赏我的美……”

    白果儿忽然一喜:“曲白,你瞧,你的身体有反应了,你心里是喜欢我的。你对我有生理上的喜欢,这说明你不像你表面说的排斥我——”

    她欢喜地去拉他的浴巾。

    白果儿的小手被曲白的大掌抓住了:“别闹!”

    “你到底想怎样啊?”白果儿急得快哭了,“难道我爱你也是种错误?”

    曲白缓缓推开怀中活色活香的身子,眸光掠过窗外:“是,我有生理上的回应,但这只表示一个男人的生理反应,不能代表我的心。”

    他转过身,背对白果儿:“我不想要怎样,我现在就是不想再见到你。”

    白果儿怔怔地瞪着曲白挺拔而疏离的背影:“可是……我想你。”

    她忽然大哭:“哪怕拿走我的第一次,我也死也无悔。就一次,好吗?”

    “不能。”曲白漠然,“果儿,是你毁掉我一生的幸福。哪怕你自比西施貂蝉,在我眼里甚于毒蛇猛虎。我没办法改变我的看法。你走吧,趁我报警之前。”

    白果儿泪眼婆娑地蹲下,拾起自己的裙子,慢慢穿了回去。

    “我恨你。”她说,“曲白,我恨死你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颤抖着将裙子穿好,白果儿抹一把眼泪,转身向外走去。

    从今天起,她要开始恨曲白。

    不,还有童瞳,还有曲一鸿……

    白果儿下了楼,茫然走向门口,拉开门走进院子。

    她下意识地听了听四周的动静。可惜除了她自己的呼吸声,就只有风声。

    她是安全的。

    回顾一眼和乐居,她曾住过的地方,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似乎还能隐隐闻到月季花香……

    白果儿从包包里掏出和乐居的钥匙,恨恨地扔进花从。

    她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大门一步,白果儿还来不及站稳,只觉耳边似有风声,她下意识地一躲,整个人却被一截有力的胳膊给搂进一个胸膛。

    白果儿一声惊呼:“你是谁?”

    “哈哈——”笑声在夜色中低低响起,“我还以为今晚得蹲到天亮呢,结果这么快就出来了。看来,曲白没有喂饱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